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8章 预言
    居然有厉害的魔物过来了!

    隋戈心头微微一惊,但是却并不慌乱,草木兵阵形成了一个阵网,此时他的精神力,也形成了一道无形的精神之网,任何从涡旋中出来的心魔,一举一动,都在他的精神力感应之中。这一头厉害的魔物,自然也在隋戈的感应之中。

    不过,那魔物也算是了得,当隋戈的精神力锁定它的时候,它也立即感应到了隋戈的存在,并且从涡旋中出来的瞬间,立即展开逃遁。

    这魔物显然是一个狠辣角色,它从涡旋出来的时候,立即一拳轰向隋戈,但是出拳的瞬间,它的身体却在猛退,只是从它的拳头处释放出了数千上万的心魔,向着隋戈扑了过去。这些心魔虽然也是无形心魔,但是比其它无形的心魔更强,似乎是这魔头所豢养过的,因此比普通心魔更强。

    魔头的打算倒也简单明了,就是用这些无形的心魔拖延住隋戈,若是能够影响隋戈的心神,它便乘机出手要了隋戈的命,若是这些无形心魔只能稍微阻延隋戈,那么它也可以趁机逃遁,远走千里。

    只是,这魔头的如意算盘固然不错,但是要对付隋戈却还是嫩了点。

    隋戈早就已经在这出口处布下了草木兵阵,阵法浑然一体,牢不可破,除非这魔头击败或者击碎鸿蒙树,否则的话,就算它变成一只苍蝇,也是休想脱离这草木兵阵的范围。

    所以,纵然这魔头狡诈,却也不过是瓮中之鳖而已。

    轰!

    一声巨响传来,却是那魔头逃遁的时候,居然还想乘机捞几只妖草走,只是不料这些妖草都在阵法之力的防御之下,阵法不破,这些妖草自然便受到阵法的保护,这魔头的魔头被生生地弹了回来。

    魔头还要动手,却忽地发现自己的身法都开始凝滞了,它这才意识到情况不妙。

    “你是何人?”那魔头向隋戈喝道,“挡我卫恒魔王的去路,找死么——”

    可惜的是,这魔头的话还未说完,隋戈已经一拳轰向了它。

    这魔头能够自己修炼成身体,天赋和力量自然是非常强横了,虽然只是元婴中期的修为,但若是让它进入世俗界,也是一个能够翻起滔天大浪的角色。只是,这货急于过来,却不想碰上了隋戈,活该它倒霉了,隋戈的这一拳轰向魔头,似乎将整个阵法的力量都凝聚在一拳之上,拳头一出,就已经罩定了魔头,强大的力量笼着之下,这魔头连动弹的能耐都没有,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隋戈的拳头轰在了它的身上。

    隋戈的这一拳威势看起来并不厉害,就如同是春风化雨一样,但是在他的拳头击中魔头的瞬间,那魔头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因为它的身体,直接被鸿蒙树的枝叶给洞穿了,更让它感到恐怖的是,鸿蒙树的枝叶竟然禁锢了它 的元婴,其中一根树枝深深地扎入了魔头的元婴之中。

    “不要杀我!”那魔头终于不敢在隋戈面前狂妄了。

    只是,对于这些魔头,隋戈已经没有太多的时间去**了。更何况,它需要这魔头的精神力来提升自己的修为,加速鸿蒙树的生长。

    “你……居然敢杀我……我可是……”

    这魔头似乎还想抬出什么后台来震慑隋戈,可惜的是,这只会让它死得更快。如今,隋戈跟这些魔物已经是势不两立了,而且杀死、俘获的魔物已经是千千万万了,再杀一个又何妨?

    很快,鸿蒙树就将这魔头的身体和元婴全部给炼化掉了,就如同洛清涟当日用金蒲剑草炼化对手的情况类似。不同的是,隋戈用这草木兵阵来炼化目标,更加稳妥,速度也更快。

    直接炼化和吸收了这个元婴中期的魔头之后,鸿蒙树的生长速度果然再次提升,很快便有长出十二根枝头的征兆了,这个变化让隋戈不禁大喜,看来这鸿蒙树吸收和炼化的对手越强,似乎成长速度便越快。这时候,隋戈倒是希望从这涡旋之中多出现几个稍微强一点的魔物。

    可惜的是,从这里出来的魔物却越来越少了。

    这时候,竹问筠关闭了阵法,那个神秘的涡旋通道也立即消失了。

    这一趟通道开启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是隋戈得到的好处却是很大,鸿蒙树已经长出了十一根分枝,并且有长出十二根分枝的征兆了。另外,隋戈顺利突破到了天星心功第八重境界,而且鸿蒙石中还蓄积了大量的精神力,可以供隋戈绘制更多的法则碎片。

    “师父,阵法已经趋于稳定了,短期之内,是不用担心这阵法出什么问题了。”竹问筠说,“恭喜师父,你的修为境界似乎又提升了。”

    “修为提升了,但境界却并未提升。”隋戈说,“我的境界,依然停留在结丹初期。”

    对于这一点,隋戈也有些无可奈何。古武修仙者的功法,虽然将古武和修仙结合,让修行者拥有了多颗金丹,但是要提升境界,却是千难万难,这大概是上天对古武修行者逆天的一种惩罚吧。或者说,也是一种天地法则的平衡,毕竟古武修仙者太强了,完全可以越级击杀对手。但正因为如此,古武修仙者却也极难突破境界,甚至每一次要新结成一枚金丹,需要的元气都要足足大过以前一倍甚至数倍,如此巨大的元气消耗,对于许多古武修行者来说,都是难以承受的。甚至,到后来基本上都成了一种负担。

    不过,对于隋戈来说,巨大的元气消耗却算不上什么负担,因为他拥有鸿蒙石。倒是境界提升方面受到了限制,虽然隋戈很快就可以结成十一丹了,但是距离三百六十的金丹数量仍然有很遥远的距离,这主要是受限于鸿蒙树的生长速度。

    “但以师父的修为,却已经可以横扫元婴期的修士了。”竹问筠的语气有些小羡慕。

    “但是,纵然可以横扫元婴期,依然是不够的。”隋戈神情严峻地说,“如今道消魔长,似乎要成了群魔乱舞的局面,魔物之中,只怕是有超越了元婴期的存在。另外,远古宗门的人一直没现身,但是他们的态度也让人觉得扑朔迷离,谁知道这些人在打什么主意呢。所以,我们必须想办法提升神草宗的实力,提升自己的实力,才能在危机四伏的局面中屹立不倒。”

    “原来师父让神草宗的人进入如梦水谷历练,都是为了未雨绸缪,应付即将到来的危机啊。”

    竹问筠此时方才明白隋戈让神草宗和龙腾的人进入如梦水谷历练的深刻用意。

    “没错。”隋戈说,“从当前的形势来看,危机来临已经是不可避免的事情了。”

    “师父这么说,我倒是想起了一些事情。”竹问筠说,“当日师父踏平天虞山的时候,我修复了天虞山的阵法,却也发现了一些令我疑惑不解的东西,我在天虞山的废墟之中,看到了一些类似巫术预言之类的壁画,其中似乎记载了关于魔物入侵的事情。”

    “噢,说来听听。”隋戈不禁有些诧异。

    “因为那些壁画大部分已经碎裂了,所以只能看到一些大致的东西。”竹问筠说,“其中似乎提到每隔五千年,天地就会大变。”

    “天地大变,相隔五千年。”隋戈似乎隐约把握到了一些什么,“究竟是怎样的天地大变?”

    “巫术预言,往往都是闪闪烁烁的,跟道家的推算截然不同,不如推算之法清楚。只是,道家的推算之法,往往在于推算过去,对于未来,推算就不清楚也难以准确了,因为未来总是不断变化的。因为大部分的壁画已经残缺,所以我也无法知道预言的具体内容,但是大致猜测到一些东西,上面似乎提及到了地府之门、天洞什么的——”

    “地府之门,天洞?什么东西?”就算隋戈是修行界,也对这两个词语感到很陌生。

    “这就是巫术预言的局限性了,预言本身总是含含糊糊的。不过,地府之门应该不难猜测,应该就是通向冥界的大门吧。”竹问筠说,“师父是修行者,难道还不知道冥界的存在么?”

    “我当然知道,但是冥界本是虚无飘渺的世界,就如同仙界一样,根本难以抵达。更不要说,有什么地府之门,可以直接通向冥界的。”

    “师父,难道真的不能贯通冥界么?”竹问筠好奇地问。

    “除非有媲美仙人的手段。”隋戈说,“若是能够轻易开启冥界之门的话,那么天地轮回都会被干涉,就算是修行者,也终究逃不过生老病死。如果修行者能够进入冥界的话,岂非可以干涉人之生死轮回了?以我看来,要打开冥界的通道,不亚于打通仙界的通道。”

    “那所谓的地府之门究竟是什么?”竹问筠说,“天虞山的人,似乎很在意这些预言,所以他们应该认为这些预言有些可信度吧——对了,其中好像还提及到了东江市,似乎这里跟天地大变有些关联。”

    “那你怎么不早说?”隋戈的语气有些惊讶,又带有少许的责备。

    看无广告,全文字无错首发小说 , 飞速中文网 -  ,您的最佳选择!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