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7章 暗夜偷袭
    “好!”

    隋戈忍不住赞了一声,然后向竹问筠说,“那么,你先留在这里,将这天虞山内外的阵法重新布置一下,以后这地方就可以用来我们练兵了。”

    竹问筠点头应了下来,然后向隋戈说:“只是这天虞山,如今看来似乎随时都可能崩塌。”

    “这个你放心,这天虞山崩塌不了。”隋戈笑着说道,脚下已经将从鸿蒙石中汲取的草木元气源源不绝地注入到天虞山的山体之中,然后被天虞山的草木所吸收。得到庞大的草木元气滋养,天虞山的这些草木又开始疯狂地生长了,但是这一次却不是破坏性地生长,而是用它们的根茎紧紧地抓住天虞山的山石,然后彼此连接在一起,如此一来,原本可能崩塌的天虞山,又因为这山体上的草木而牢固地结合在一起了。

    大概是隋戈觉得还不够,于是又飞身到了半空之中,然后开启鸿蒙石中的八荒**大阵,将灵气形成的**纷纷扬扬地从半空之中倾洒下来,得到了灵雨滋养,天虞山上的这些草木长得更加粗壮了,以至于整座天虞山好像一下子变成了太古的森林一样,充满了蛮荒的气息。

    下方,许多人也享受了一下灵雨的滋润,尤其是那些筑基期的修士,慌忙运功吸纳四周的灵雨,用来洗涤自身的杂质,提升修为。

    纷纷扬扬地灵雨降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才结束。

    吸收了如此多的灵雨,就算是天虞山上的普通草木,也是受益匪浅,长得异常地茂盛、粗壮,整个天虞山已经完全被这些草木连接成了一个整体,只怕是比之前还要坚固。

    为何?

    因为这些草木单个的坚韧度也许远远不如山石,但是彼此紧密联系在一起之后,却是牢不可破。尤其是,草木拥有山石永远无法拥有的复原、重生能力,即便是那一个地方的草木根茎被斩断了,很快又会有新生的草木代替,只要隋戈不想让这天虞山垮塌,它只怕还真是垮不了。

    隋戈“施云布雨”完毕之后,自然又得到了众人的仰慕。

    如今,在茗剑山的这些人眼中,隋戈已经说如同神灵一样的存在了,茗剑山上下,忠心耿耿,已经是无可动摇了。

    随后,隋戈留下了竹问筠、影蜂等人,让竹问筠布置好了这里的阵法之后再回茗剑山。

    至于影蜂,则是隋戈留下保护竹问筠的。

    另外,影蜂毕竟也是女人,两个女人彼此也可以交流交流,竹问筠实在太冷清了,有时候连隋戈都不知道该如何跟她说话。

    ※※※

    隋戈终于再度返回了东江市。

    从安羽彤那里得到消息,蓝兰已经去了帝京市。

    听见这个消息,隋戈微微有些失落。

    不过,让隋戈微微惊喜的是,蓝兰和安羽彤两人居然双双突破了先天期,这足以显示出两女的修行天赋还算不错,当然,隋戈的丹药和指导也是功不可没的。

    安羽彤给隋戈冲了一杯绿茶,然后蜷缩着身躯斜躺在沙发上,依靠在隋戈宽实的胸膛上,轻声问道:“怎么,是不是想表姐了?”

    “嘿……说什么呢。”隋戈淡淡一笑。

    “别以为我不知道。”安羽彤哼了一声,“你那心思,我还不了解么,你可不是什么从一而终的人,也不用在我面前装啦,我是不会介意的。”

    “不介意?”隋戈呵呵一笑,用手抚摸着安羽彤柔顺的长发,“那我怎么闻到了醋味呢?”

    “哼!吃醋是女人的本能之一,任何女人都不会例外,除非是圣女!”安羽彤哼了一声,不过却并未真的生气,继续说,“我看表姐对你也有意思。你要是真有这想法的话,就付诸行动吧,你如果要霸王硬上弓的话,反正表姐也肯定抵挡不住的。”

    “什么霸王硬上弓,我隋戈需要用那么下作的手段么。”隋戈伸手轻轻在安羽彤的翘臀上拍打了一下,引得安羽彤一声尖叫,这尖叫之中却又带着少许的呻吟之音,已经在修行界中禁欲许久的隋戈,哪里还经得住这般挑逗,翻过身来,将安羽彤压在了身下,还不忘勾动指头,将房间里面的窗帘隔空给拉了下来。此时虽然是白天,但是欲.火焚身的两人,哪还管什么白天黑夜,很快在一阵急促的喘息和猛烈的激吻中,两人深深地结合在了一起。

    良久,良久。

    保守折腾的床终于停止了呻.吟。

    床上的一对人儿,终于停止了折腾,如同八爪鱼一样彼此交缠在一起。

    安羽彤光滑如缎子一般的皮肤上布满了一层细微的汗珠,她有些幽怨地向隋戈说:“我总算知道你为什么要鼓动我习武修行了,我看你是担心我们伺候不了你,提升修为之后,才能满足你的需要,是不是啊?”

    “安安,你这话可好没有良心啊,什么满足我的需要,难道你不需要了?”隋戈故意板着脸说,“刚才那会儿,不知道是谁翻在我身上,狠狠地向我索取呢,还说是要将我榨干——”

    “你讨厌……唔……”

    安羽彤话还未说完,却又被隋戈给封住了嘴巴,然后他那不安分的舌头又开始挑逗起来。

    片刻之后,两人再次陷入意乱情迷之中,隋戈正要进一步动作,却被安羽彤给阻止了:“死人,你真是要弄死人么……唔……不行了,算我错了,你还是祸害其他人吧。”

    见安羽彤连连告饶,隋戈也不好继续“进军”了,虽然感觉体内还有许多的精力未能释放出来。见到隋戈没有进一步动作,安羽彤如蒙大赦说:“唉,你真的不是人呢!”

    “呃……这算是赞美还是贬低啊?”

    “你觉得呢?”

    “我觉得算是赞美。”隋戈一挥手,隔空拉起了窗帘,微微诧异说,“咦,怎么月亮都出来了?”

    “你还好意思问!”安羽彤白了隋戈一眼,“你折腾了人家大半天了,还不知足!”

    “傻丫头,这些事情永远都不会知足的。”隋戈呵呵一笑,“就像你之前所说,一味索取是不行的。要不然,我们再来一次,我保证只是‘给予’,而不索取如何?”

    “得了吧,任凭你口灿莲花,今夜本姑娘也不会被你给骗了。”安羽彤似乎不肯“上当”。

    可惜的是,再狡猾的狐狸也逃不出高明猎手的手掌,安羽彤这话刚说完,忽地便发现下身一紧,然后她的口中身不由己地发出一声呻.吟之声,很显然她已经被隋戈“偷袭”得手了。

    “你真是无耻,居然对我来霸王硬上弓!”安羽彤娇媚地横了隋戈一眼。

    “这不是霸王硬上弓,这应该算是霸王回马枪才贴切呢。”

    “讨厌!”安羽彤口中说着讨厌,但是身体却没有半点讨厌隋戈 的意思。

    “好啦。”隋戈这时候忽地变得严肃起来,“刚才我不说说过了么,我这一次只是给予,而不索取了,其实这也算是一种修行,只是以前你的修为还不够,无法体验到其中的好处。今夜,我就牺牲一下色相,让你尝尝这正宗的泥水丹法是何等的神妙。”

    “行了,反正已经上了你的贼床,你要怎么摆弄也由得你了。”安羽彤说。

    “你只要稳定心神即可。”隋戈向安羽彤说,然后展开了天星心功,之前隋戈也跟安羽彤一起修行过天星心功,但那时候安羽彤修为还未达到先天期,尤其是远远未达到锁魂境界,因为根本无法体验到天星心功的个中妙处,而此时安羽彤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先天中期。隋戈此时和她一起修行天星心功,除了是满足隋戈自身的欲.望之外,也是为了帮助安羽彤尽快突破到锁魂境界。

    毕竟这锁魂境界,可不是单单靠丹药就能够突破的,毕竟这已经涉及到了精神层面的修行。而精神层面的修行功法,天星心功无疑是隋戈认为最精妙的功法了。

    安羽彤自认为上了贼床,便只能任凭隋戈摆布了,她本以为身体又要遭遇一番暴风骤雨的“摧残”,但是却没想到隋戈竟然如此冷静而郑重,甚至还有些庄严的味道在其中。

    “难道,我真是误会了这个色狼?”安羽彤在心里面想到。

    “没错,你就是误会了我。”隋戈的声音在安羽彤耳边响起,很轻柔地对她说,“不过,我的确是色狼。”

    “你……你居然知道我的想法!”安羽彤骇然地说。

    “有一句古话怎么说来着,那啥是通向女人心灵的通道。”隋戈一本正经地说。

    “讨厌!”安羽彤白了隋戈一眼,然后又说,“你知道我现在想什么?”

    “你在想,我接下来会干什么。”隋戈果然又猜出了安羽彤的想法。

    “这个……怎么可能?”安羽彤很是不解。

    “没什么不可能的。”隋戈说,“我们不仅身体连通了,我们的心灵也联通在一起。只是,你还未体会到这一点罢了。”

    “你是说,我们两人的心灵已经连通了?那我应该能够感应到你的想法才对啊。”安羽彤说。

    “是啊,你本可以感应到我心中的想法。”隋戈说。

    “怎么去感应啊?”安羽彤问。

    “用你的身体。”

    “……”

    看无广告,全文字无错首发小说 , 飞速中文网 -  ,您的最佳选择!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