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4章 说踏平就踏平
    竹问筠只用了十几分钟时间,就已经破了外围的阵法。

    随后,一道大石门出现在众人面前。

    隋戈当先走过了石门。

    顿时,天虞山的一方世界出现在隋戈的眼前。

    不得不说,虞天残等人倒是会挑选地方,这天虞山可比南宫世家的地境还宽阔不少。其中良田万倾、山野无数,河流湖泊星罗棋布,中央有一座极其高峻的大山,那便是天虞山了。

    “行会”出现的历史也许不算久远,但是这天虞山却透着一种远古的气息,并且隋戈明显感觉到,这天虞山四周的天地灵气非常地充沛。

    不得不说,虞天残等人挑选了一个好地方,难怪这个“行会”经过了数百年的发展,却已经是颇有规模了。如果不是隋戈“从中作梗”的话,也许这个“行会”的发展还会越来越强,越来越兴盛,可惜的是,在隋戈看来,这个“行会”本来就是一颗毒瘤,也本该被铲除的。

    不过今天,也许是这个“行会”存在的最后一天了。

    “虞天残!滚出来受死吧!”

    白犀作为“先锋官”,此时已经迫不及待地开始挑衅了。这厮本来是一头白犀牛修道而成妖,虽然如今拥有了人的躯体,但是脾性却还是跟牛一样冲动,完全不顾他的修为只是元婴初期,而人家虞天残的修为却是元婴中期。

    “哼!一个披着人皮的妖物而已,居然如此张狂!”

    天虞山上,传来一声闷雷般地声响。这声音,便是虞天残的声音。

    虞天残显然已经看出,白犀不过是妖婴夺舍,身上仍然有些妖气。

    “隋戈,你终于现身了!不过,今天你死定了!”

    另外一个声音响了起来,这声音隋戈并不陌生,甚至还比较熟悉,这是虞计都的声音。

    曾经在虞计都的眼中,隋戈只不过是一个小角色而已,他根本没有将其放在眼中。后来,虞计都结丹成功,却被境界不如他的隋戈挫败,那时候他才将隋戈视为了死敌,一直想要一雪前耻。如今,虞计都为了打败隋戈,一直都在苦苦修行,今日他便想要报仇雪恨了。

    “我死定了?”隋戈哈哈一笑,“就因为你这一句话,今日我必定亲手了结了你们父子!”

    “猖狂!”虞计都喝道,“你不过是结丹初期的修为,而我已经突破到了结丹后期!另外,我手中还有灵器,就算是元婴期修士也有一拼之力,你莫非还以为我是当初的虞计都么!你知道为了虐杀你,我虞计都付出了多少艰辛么!天可怜见,今日终于让你落入了我的手中!”

    虞计都的语气充满了怨毒之意,可见他心里面是何等地怨恨隋戈。不过想想也是,虞计都也算是堂堂的“仙二代”了,论出身有出身,论天赋有天赋,本来风光无限,但是却偏偏受挫于隋戈,而且还是在他金丹大成本该意气风发的时候被隋戈击败。这样的失败,对于虞计都来说可谓是奇耻大辱。所以,后来虞计都几乎用自虐的方式来疯狂提升自己的修为,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将隋戈踩在脚下。

    “虞计都,你真是井底之外,坐井观天!主人修为震古烁今,今日就是你们父子的死期!”

    隋戈的旁边,荆元凤开口向着天虞山的方向唾骂道。

    荆元凤,本来是最忠于虞计都的人,如今却称隋戈为主人,这无疑是更加刺激了虞计都。

    “住口!你这贱人!”

    虞计都大喝了一声,“隋戈,你若是够胆的话,就独自上天虞山来,我必然让你死无葬生之地!”

    “看来你们父子都不过如此。”

    隋戈冷笑着说,“怎么,看到我神草宗兵强马壮的,这么快就开始害怕了?居然想引我一个人去天虞山。不过,我虽然不惧你们父子等人,但是却也不喜欢跟着你们的想法走。所以,我给你三息时间。要么,你们滚出来和我们绝于死战;要么,我们直接杀入进去,踏平天虞山!”

    “三……二……”

    “一!”

    隋戈的声音很高很悠长,就如同是大战即将开始的战鼓一样。

    他当然知道,虞计都父子肯定是不会从天虞山上出来跟他们决战的,因为在天虞山上,他们有护山大阵可以依赖,就等于是占据了主场优势,他们岂会舍弃自身优势来跟隋戈等人以命搏命。

    不过,三息时间,只是隋戈给天虞山上那些想要活命的人一个机会罢了,若是这些人倒戈相向的话,隋戈不介意放他们一条生路,毕竟他也不是杀人狂魔,也不想赶尽杀绝。

    可惜的是,那些人辜负了隋戈的想法。

    或者,是惧怕虞天残的淫威,总之天虞山上,并未有人出来投降。

    隋戈同学感觉到自己的苦心白费了,于是他连耐心也没有了。

    “师父,让我去破阵吧。”竹问筠再次主动请缨。

    “不。”隋戈摇了摇头,他对竹问筠的阵法造诣很清楚,也很有信心,但是隋戈并不想竹问筠去冒险,因为天虞山上除了虞天残之外,必然还有别的元婴期强者,隋戈不想竹问筠在破阵的时候被人所伤。当然,他的修为应该是可以护住竹问筠周全,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隋戈可就这么一个衣钵弟子,自然不想她有什么损伤。

    另外,隋戈觉得要破阵的话,暴力破阵虽然最笨,但却最有威慑力。

    既然隋戈放出了话要踏平天虞山,那么选择暴力破阵的办法,无疑就是最好的!

    天虞山四周,有数百座大阵,阵法发动起来,四周有如一个无形的铜墙铁壁,当真是蚊蝇都难以进入其中。而且,这些阵法彼此衔接,组合形成了一座大阵,阵法中心处,有虞天残等元婴期修士亲自坐镇,威力极强,这也是隋戈为何不让竹问筠出手破阵的原因。

    “隋戈,你这小畜生,我虞天残今日看你如何破阵!且不要被困死在阵中才好呢!”

    虞天残狞笑的声音响了起来,这厮分明是在用言语激隋戈入阵,然后将其困死在阵中。

    “也罢,虞天残、虞计都,今日就让你们看看我隋戈的真正实力!让你们彻底绝望!”

    隋戈一声冷喝,飞身冲上了天际,直接到了天虞山的巅峰上空。

    其余众人,也紧随隋戈身后。

    到了天虞山上方之后,隋戈的口中开始发出吟唱之声,身上的青色木纹、神秘符文都开始显现出来了,并且异常地清晰。众人之中,谁都不知道隋戈在吟唱什么内容,但是却可以感觉到天地四周的变化,也可以感觉隋戈身上气势的变化。

    当隋戈的吟唱声越来越高亢,他周身的气势就越来越强横,青帝木皇甲胄的木纹和符文也就更加清晰,头顶的金丹虚影也更加明亮,而更加惊人的是,方圆千里之内,一草一木似乎这时候都“醒”了过来,他们的枝叶无风自动,竟然也发出了跟隋戈的吟唱声频率相近的声音,似乎在响应隋戈的号召。

    这一刻,天地间的草木似乎形成了一个独立的世界,而隋戈就是这一个世界的皇者,天地草木,皆听从其号令。

    不过,众人看不到的是,鸿蒙石中的草木,依然也在“吟唱”,还有天虞山上所有的草木,也出现了同样的状况。

    天虞山的护山大阵,虽然是密不透风,但是却无法隔绝青帝木皇甲胄和草木之间的感应,在隋戈用“灵草之歌”和青帝木皇甲胄的号召之下,天虞山上的草木,开始疯狂地吸收天地将的灵气,疯狂地生长着,然后它们的根须疯狂地向天虞山的山体之中延伸着。

    虞天残等人也自然也感觉到了天虞山上的这些草木的变化,但是他们要主持阵法,自然不能轻易离开位置,更何况天虞山所有的草木都生出了反应,他们也不知道如何阻止,一时间也无法将天虞山所有的灵草、草木全部都斩草除根。

    另外,虞天残等人也只是觉得这些草木被隋戈的青帝木皇甲胄威势所影响而已,但影响只是影响,应该不至于会出太大的问题,在他们眼中,草木不过只是草木而已,不可能翻起什么大浪。

    可惜的是,这样的想法害了虞天残等人,他们做梦也想不到,草木发威起来,是何其恐怖的场面。

    此时,隋戈已经完成了草木一界这一招的蓄积,这一次虽然时间用得长久了一点,但也正是因为如此,并未对他的身体和鸿蒙树造成什么损伤。当隋戈将气势蓄积到巅峰的时候,忽地身体向下一沉,然后一脚踩向了天虞山的山尖,口中喝道:“我说要踏平天虞山,便是要踏平!”

    轰隆!

    当隋戈的脚掌踏上护山大阵形成的防御圈时,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响声。

    天虞山附近的大地,似乎都因为这一脚而颤抖。

    护山大阵,在隋戈这一脚的践踏下,立即土崩瓦解!

    是真正的土崩瓦解,因为整个天虞山都开始土崩瓦解了!

    看无广告,全文字无错首发小说 , 飞速中文网 -  ,您的最佳选择!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