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4章 浴劫而生
    第634章浴劫而生

    君要臣死,不得不死。 飞速中文网

    天要你亡,你就不得不亡。

    若只是比别人多了一波天劫神雷,隋戈同学也还能接受,只能怨他自己点背、人品差。但是,这劫云居然把天雷囚牢都给“憋”了出来,隋戈就感觉这事情不对劲了:

    这他妈分明就是针对他而来的!

    他隋戈又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恶魔,况且就算是恶魔,也不可能在结丹的时候就引发出天雷囚牢啊,顶多是比别人多几道天劫神雷而已。

    这不正常。

    太他m的不正常了!

    但是,隋戈也知道,此时不是怨天尤人的时候。

    阎王让你三更死,就不会留你到五更。

    难道你枉死了,还能到阎王殿去辩解么?

    恐怕下了地府,到了阎王殿,还未开口辩解,直接就被小鬼扔进了油锅当中。

    没有实力,没有地位,你连申辩的权利都没有!

    正是因为如此,自古到今,在阎王殿“申辩”成功的,只有猴子一个。但是,猴子却并非是枉死的。

    所以,在这个时候,根本没有道理可讲的。

    在修行界,拳头就是道理!

    力量大,道理就大!

    但隋戈要想跟天雷囚牢抗衡,唯一的办法就是结丹成功。

    金丹一成,就可以爆发出十倍、数十倍的力量,以隋戈的能耐,提升数十倍的力量,就算是天雷囚牢,也是也可以击破的!

    但是,如何才能更快地结丹呢?

    微秒之差,也许就是生死之别。

    快速结丹。

    对了,丹引!

    隋戈脑子飞速地转动着,霎那间想到了一种可能。

    丹引!丹水!

    丹木的丹水,就是万能的丹引。

    隋戈相信,金丹也是一种丹,否则的话,它就不会以“丹”而命名了。更何况,隋戈全身的元气,都是从草木元气而来的,也就是说,隋戈的精血和全身的元气,本来都可以成为炼丹的材料,而且还是上等的材料。

    既然如此,为何不将金丹也视为“丹『药』”来淬炼呢?

    不得不说,隋戈这个想法是荒唐而大胆的,但是为了争取生机,为了结成金丹,他不得不这么做。

    “丹水,来!”

    鸿蒙石中,一大瓶丹水飞了出来,然后倒入了隋戈的腹中,在被隋戈引入了丹田。

    不成功,便成仁。

    此番冒险若不成功,只怕不用天雷囚牢囚禁,隋戈自己也会自爆的。

    不过,隋戈荒诞的想法居然歪打正着了,那丹水进入了丹田之后,跟正在凝聚的金丹一接触,那金丹就像是找到了牵引一样,迅速开始凝聚、凝实。

    而那些丹水,全部化为精纯的元气,跟金丹完美地契合在了一起。

    那过程,果然就像是淬炼丹『药』一样。

    丹成!

    蓬!

    强烈的金光从隋戈全身『毛』孔激『射』而出,头顶上的金丹虚影骤然变亮,无数的符箓文字出现在金丹虚影的内部。

    而这时候,天雷囚牢也完全现身,那就像是一个由雷电构成的足足有一个房间大小的金『色』光球,从天而降,携带着无边的威势,虽然它的速度并不快,但是却给人一种感觉,它就像是一个最恐怖的囚牢,一旦锁定了你,似乎无论如何都闪避不开。因为这天雷囚牢,是雷神的法宝,代表的是上天、天劫的意志。

    “来吧,天雷囚牢!”

    隋戈金丹大成,心头涌出了无比强大的信心,向着那天雷囚牢一拳打出,“天要囚禁我,我就将这天之牢打破!第三式——草木知威!”

    霎那间,隋戈感觉到丹田之中刚形成的那比鸽子蛋大不多少的金丹猛地爆发出一股庞大无比的力量,顷刻间爆发出来的罡气,竟然比以前强大的数十倍!

    而随着金丹的爆发,隋戈周身的木纹和木纹之间的符箓文字也亮了起来,然后,随着隋戈的拳势击出,一个青『色』的神秘战甲,在青龙虚影的拱卫之下,冉冉升上了天空,那战甲释放着古朴、浩然、霸绝天地的皇者气息。

    这一刻,茗剑山山脉所有的草木,全都不约而同地释放出它们的草木元气,让它们的草木元气去加持着那一个神秘而强大的青帝木皇甲胄,因为那甲胄代表着天地间一草一木的皇者。天有天威,草木也有草木的威严,亵渎了青帝木皇甲胄,就是亵渎天地草木的威严,所以,当隋戈打出这一式“草木知威”的时候,他击出去的不仅仅是力量,还有威严。

    青帝木皇的威严!

    凌驾于天地之上的远古皇者的威严!

    隋戈要以这木皇的威严,击破这天雷囚牢,打破这天劫的威势!

    冉冉上升的青帝木皇甲胄和徐徐下降的天雷囚牢撞在了一起。

    轰隆!

    山真的崩了,地也真的被撕裂了。

    两股强大的力量和威势的交战下,山峰上那些坚固的岩石,脆弱得连豆腐都不如。

    但诡异的是,山峰虽然崩裂,但是却并未崩塌。

    因为隋戈的脚下,无数的草木根须已经延伸到了这里,跟隋戈整个人连成了一体,也将整座山峰连成了一个整体,除非隋戈倒下,否则这山峰即便是碎裂了,也依然不会倒下。

    草木的力量看似温和、渺小,但凝聚起来,却是浩大、坚韧。

    甲胄、囚牢,碰撞的瞬间,天地一片煞白。

    就连韩琨、牛延铮这样的筑基期强者,顷刻间也无法睁开眼睛,只感觉到天地间似乎充斥着两股毁灭『性』的力量,并且力量之中带着强悍无比的威势,让人禁不止想要战栗、下跪。

    不过,胜负也在瞬间注定了。

    是雷神、天劫威势更强,还是青帝木皇更强?

    似乎,已经不需要解释了,因为那天雷囚牢已经被甲胄给破开了一个大洞。

    有了洞,囚牢自然就破了。

    这天雷囚牢的威力,也开始减弱了。

    “鸿蒙紫气!收!”

    隋戈发狠了,收了一些天劫神雷不说,现在要将这天雷囚牢也收入其中。而且,如今这天雷囚牢被木皇甲胄压制住,正是收入鸿蒙石的大好机会。

    一大团紫『色』云气喷了出去,隋戈金丹大成之后,催动鸿蒙石更是无往而不利,鸿蒙紫气卷住了天雷囚牢,顷刻间就将其“吞”了进去。

    青帝木皇甲胄,回到了隋戈的身体当中。

    轰隆!

    劫云之中,传来了炸雷声,就像是那劫云在愤怒一样!

    “劫云,给我散开!草芥人命!”

    隋戈大喝一声,又一拳打了出去,顿时一道罡气形成的巨大青龙,足足有上百丈长,飞入了劫云的涡旋中央处,以飞龙在天之势,洞穿了劫云。

    眼光从劫云的空洞中照了进来,阳光之中,那巨大的青龙还在向天空中飞去,一部分尾巴清晰可见,而隋戈身上的金光还未敛去,身上的青帝木皇甲胄若隐若现,看似威风凛凛的战胜,又像是这天地之间的绝代皇者。

    目睹了这一幕的牛延铮、韩琨等人,激动得无语附加了,似乎全都被震慑得呆住了。

    天雷囚牢居然会出现。尽管这天雷囚牢不是仙器本体,只是由天劫神雷凝聚而成的虚影,但也代表了天地的威严、雷神的愤怒,更拥有惊天撼地的威力,但——

    居然奈何不了隋戈。

    他究竟是怎样的一个恐怖存在啊!

    “虞计都,既然现身了,为何不出手,难道你连偷袭的勇气都没有了么!”

    这时候,隋戈的声音如同惊涛骇浪一样远远地传向四周,比天雷还要充满威严。

    只是,潜藏在暗中的那双眼睛,却犹豫了,只是口中叫嚣道:“隋戈,今日你结丹成功,元气未复,我虞计都若是斩杀了你,也胜之不武无,且让你多活几日!”

    然后猛地一转身,逃走了!

    虞计都,他竟然连跟隋戈正面作战的勇气都没有了!

    “虞计都,今天你若是敢像上次一样跟我正面一战,兴许你还有资格做我的对手。可惜,你这一退,就永远不是我的对手了!”隋戈并不追赶,但是声音却远远地向虞计都逃窜的方向传了过去。

    的确,修行之路就好比是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如今虞计都心志被夺,丧失了信心,冥冥之中他已经在心中种下了失败的种子,这势必会影响到他的修为进境,下一次跟隋戈交手,自然是败多胜少了。

    不过,虞计都不退也不行,因为之前隋戈对抗天劫的时候表现得太威猛了,尤其是最后,他居然连天雷囚牢都给击破了,即便是虞计都,也被吓得心惊胆颤了。试问在这样的情况下,虞计都怎么可能还有勇气和毅力跟隋戈一战呢?

    劫云完全散开。

    天地一片晴朗,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但是,茗剑山脉上出现的万道流泉飞瀑,崩裂的山石,残败的枝叶,都提醒着宋文轩、牛延铮等人之前看到的一切并非幻象。

    而隋戈立身的山峰,脚下的岩石更是已经出现了千百道清晰的裂缝,不过这些裂缝当中,都布满了各种粗大的藤萝和树木的根须,看似柔弱的草木,却以惊人的力量支撑起了这么大的一座山峰。

    牛延铮、韩琨、宋文轩、西门忠等人御剑降落到了隋戈身旁,满眼都是惊骇和敬畏之『色』。

    “几位辛苦了。”隋戈淡淡一笑道,“等不了多久,你们也会迎来这么一天的。”

    牛延铮等人脸上顿时泛出骇然之『色』:

    他们可不想经历今天隋戈所经历的这些东西!因为那实在太恐怖了!

    www.778.com 飞速中文网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