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5章 磨刀石
    第585章磨刀石

    轰隆!

    当那黑王的巨大魔爪拍在隋戈头顶上的时候,发出了一声上山崩地裂的轰鸣声。 飞速中文网

    这是虞计都和黑王联手一击,的确有崩山、裂地之威。

    何况,隋戈不是仙佛之体,而只是血肉之躯!

    虞计都和黑王的脸上都显现出狰狞之『色』,这一人一灵都觉得隋戈必死无疑了。

    在如此恐怖的毁灭『性』力量镇压之下,必然已经被拍成了一团血肉。

    但是,很快虞计都脸上的笑容就僵硬住了。

    黑王,更是惊得目瞪口呆!

    只是,它的一只独眼惊呆的神情,显得十分吓人。

    “怎么可能!”

    虞计都不甘心地怒吼一声。

    没有了木皇罡气护体,隋戈怎么可能挡住他和黑王全力一击而毫发无损?

    难道这小子的境界不止是阴阳境不成?

    “爬虫!你这不死的爬虫,你彻底激怒了本尊!”

    黑狱王鼎的空间里面,传来了黑王暴怒的咆哮声。它的确是愤怒了,而且是暴怒,它和虞计都努力了这么久了,好不容易将这“爬虫”的护体罡气攻破,本以为可以将其拍成肉泥炼化,谁知道隋戈这厮的肉身,竟然比罡气还硬,这如果不让黑王暴怒。

    “爬虫?”

    这时候,隋戈仍然未睁开眼睛,语气极其平淡地说道,“不过是一个丑陋的器灵而已,连人形都没成,你又算得了什么,不过是浊物罢了!”

    “我一定要杀了你这爬虫!”黑王听见隋戈称它为“浊物”,更加恼羞成怒,它彻底愤怒的时候,整个空间似乎都在颤抖。

    “杀!”

    怒吼之中,黑王的魔爪又一次拍在了隋戈身上。

    但是,隋戈依然岿然不动,他的血肉之躯,似乎比任何护体罡气都强横。

    “怎么可能!”

    连虞计都也觉得不可思议。

    同时,虞计都明显感觉到因为黑王的暴走,黑狱王鼎消耗的元气量陡然增加,竟然让他感觉有些吃力了,无奈之下,他只能在加快催动金丹吸纳四周天地灵气的同时开始吞入丹『药』补充元气。

    不过,隋戈越是顽强,虞计都杀他的心就越是强烈,因为他知道即便是天才、皇者都是需要成长的时间和空间的,对付真正的天才或者皇者,最好的办法,就是直接将他们扼杀在“摇篮”之中!

    “杀!”

    虞计都也是一声冷喝,浑身杀气腾腾。

    轰!轰!轰!轰!轰!

    黑王不住地用魔爪拍打着隋戈的身躯,每一击都用上了全力,在它的眼中,隋戈只是一个渺小的存在,一直爬虫,似乎轻易就可以将其碾碎,但是偏偏这一只爬虫却是不死小强,任凭它如何愤怒和狂暴,隋戈却岿然不动,仿佛真是“他强由他强,清风拂山冈。他横任他横,明月照大江”。

    此时的隋戈,似乎将虞计都和黑王的攻击当成是清风拂面了。

    但是,黑王每一次狂暴攻击一下,隋戈身上的青『色』木纹便清晰一分,只是,因为黑狱王鼎的空间里面太暗,加上虞计都太过自信,所以并未察觉到这个细微的变化。

    过了好一阵,虞计都感觉到隋戈的气息似乎增在逐渐增强,于是惊呼道:“黑王!住手!这厮在利用你淬炼他的木皇甲胄!与之彻底融合!狡猾的畜生!”

    “没错!虞计都你反应过来了。可惜,晚了点!”

    隋戈的声音在黑狱王鼎的空间里面响起。这声音充满了浩然、正气的感觉,并且自然而然地带着一种威严和自信。

    随着他的声音响起,隋戈霍地站了起来,周身上下发出一阵“啪啪啪啪啪啪”的声响,黑狱王鼎中的阵法之力,竟然无法禁锢住他了。

    站起的瞬间,隋戈猛地睁开眼睛!

    双目之中精光爆闪,投向黑王。

    关公不睁眼,睁眼要杀人!

    黑王虽然比隋戈高大威猛太多了,但是被隋戈双目忽然一瞪,却不禁心生寒意。

    “该我动手了!”

    就在此时,隋戈忽地动了。

    脚下的鸿蒙石紫光大盛,隋戈挣开黑狱王鼎的阵法束缚,向着黑王的脑袋一拳轰去!

    因为隋戈对这黑狱王鼎中的阵法一窍不通,也没有时间来研究弄懂这些阵法,要彻底摆脱这些阵法的束缚,唯一的办法就是灭杀或者重创这黑狱王鼎的器灵,到了那时候,这黑狱王鼎的威力自然就渐弱了。

    “爬虫!你赤手空拳也想跟我拼么!”黑王驱散心中的寒意,挥动魔爪向隋戈当胸拍去。

    但是,让黑王不可理解的是,隋戈竟然根本不理会它轰向其胸膛的魔爪,拳头继续轰向黑王的脑袋。这黑王被隋戈认出藐视的行为彻底激怒,也不闪避,全力轰向隋戈胸膛,要来一个硬碰硬!

    轰!轰!

    双方几乎同一时间击中了对方。

    黑王巨大的身躯竟然被隋戈一拳头给抡飞了,然后重重地撞在黑狱王鼎的内壁上,整个黑狱王鼎在虞计都手中剧烈地晃动着。

    而隋戈却只是微微晃动了一下身躯,似乎黑王的魔爪对他已经毫无威胁!

    “爬虫!”

    黑王再次怒吼一声,向着隋戈扑了过去。

    “黑王!住手!

    虞计都喝道,此时他已经知道了隋戈的算计,要黑王先停手,再想法收拾隋戈,只要隋戈没有脱困,总是有办法炼化他的。谁知道黑王已经彻底狂暴,竟然完全不听他的指挥了。当然,这也是因为黑狱王鼎并非虞计都的本领法宝,它虽然认虞计都为主人,但并非时时刻刻都会听他这个主人的话。

    轰!轰!轰!轰!

    黑狱王鼎的内部不断地发出爆炸声,整个鼎晃动不已。黑王的狂暴,直接造成了虞计都大量的元气流逝,但是这却无法给隋戈造成任何的损伤,因为他根本就是在借助黑王的攻击来磨砺自己。

    虞计都在决战之前,曾经静思几日,就是为了将全身的战意和元气都蓄积到巅峰状态。而在虞计都看来,隋戈在突破之后,似乎被荣耀冲昏了头脑,直接回到了世俗界中跟女人厮混,根本就是放纵、堕落。此消彼长,虞计都认为他一定可以将隋戈斩杀。

    但是,虞计都并不知道,隋戈跟女人厮混,的确也是一种“修行”。

    并且,隋戈并未被胜利和荣耀冲昏头脑,返回世俗界,只是为了让心态归于平静。返回之后,他便融入了和唐雨溪的日常生活,帮助唐雨溪冲击先天期,他自己却没有急着突飞猛进,甚至想都没想过。因为修行之路漫长而遥远,想要一步走到尽头,那只是痴心妄想。

    高山仰止。隋戈对于仙道,始终怀着敬畏之心。

    因为他知道,自古以来,修行界之中不乏天才,也不乏运气很好的人,但是能够成仙的又有几人?无数的修行天才,都陨落在了漫长的修行岁月当中。所以,在隋戈看来,修行之路的每一步,都必须走得踏实、走得稳当,只有这样,才能走得更远。

    突破了阴阳境,得到了木皇甲胄加身,隋戈没想着献祭玄骨老魔去获取法则碎片,而是想着巩固阴阳境修为,了解木皇甲胄,磨砺木皇罡气。

    宝剑锋从磨砺出。

    虽然隋戈的木皇阴阳罡气是品质最纯正的木属『性』罡气,但是他仍然需要磨砺,需要去了解和运用木皇罡气,了解青帝木皇甲胄。

    如果在没有足够了解的情况下就贸然去冲击结丹期,纵然侥幸成功,根基不稳,日后必然会留下隐患,甚至可能成为日后陨落的原因。

    而虞计都的忽然出现,却给了隋戈磨砺的机会。

    虞计都将隋戈视为对手,隋戈却将其视为磨刀石。

    在黑狱王鼎当中,在九幽冥火的煎熬之下,虞计都和黑王的镇压下,隋戈对阴阳境的领悟更加深刻,并且对青帝木皇甲胄的了解也更为深刻了。

    青帝木皇甲胄,不仅仅是一种象征,更不是为了装.『逼』拉风,它可以成长,可以更加融入隋戈的血肉之中,成为他身体的一部分,为他提供草木元气,为他抵御外来攻击。这青帝木皇甲胄,可不是世俗帝王的黄袍,只是象征皇权威严,而无实际用处。

    所以,虞计都和黑王对隋戈的攻击,都成了隋戈和木皇甲胄融和的动力。每一次击打,对隋戈和木皇甲胄来说,都是一次磨砺,虽然这种过程很痛苦,是一种煎熬,但更是一种磨砺。当他和青帝木皇甲胄彻底融和的时候,黑王对他的狂暴攻击,彻底变成了清风拂面。

    不仅如此,形势开始发生了逆转,虽然这黑狱王鼎内部阵法之力会对隋戈的身法、行动产生影响,虽然黑王可以获取虞计都的法力加持,但是都没有用了,当隋戈起身反击之后,就彻底占据了主动!

    轰!轰!轰!轰!轰!

    隋戈每一拳挥出,都将黑王庞大的身躯砸得倒飞出去,重重地撞在鼎壁上,它完全处于隋戈的力量压制之下,几乎连还击都做不到了。

    而因为黑王被隋戈暴揍得失去了理智、节节败退,黑狱王鼎中的阵法运转也开始变得滞怠,尽管虞计都拼命在催动黑狱王鼎中的阵法,但是因为其器灵的狂暴、失去理智,虞计都也已经无可奈何了。

    而对于隋戈来说,却是脱身的千载良机,他又是一拳,狠狠地轰在了黑王的脑袋上,几乎将这器灵的脑袋都给砸扁了。

    随后,就在这器灵被揍飞的瞬间,隋戈反向黑狱王鼎的底部而去,身上的木纹发出耀眼的青『色』光芒,然后他的手中再次出现了一把锄头,一把青『色』的锄头,向着黑狱王鼎底部的一个阵法斩去。

    “阻止他!”

    虞计都发出一声前所未有的怒吼声,想要让黑王阻止隋戈的行动,因为他知道这小子要干嘛。但是,黑王已经被隋戈打得七荤八素了,哪还能立即抽身阻止。

    轰!

    一道惊雷般的声响在黑狱王鼎的底部炸开。

    无数的丹『药』、『药』草、灵草从底部飞了出来,就好像来了一次井喷。

    而隋戈,也随着这些丹『药』、『药』草等东西一起破鼎而去。

    www.778.com 飞速中文网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