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3章 开始演习
    第563章开始演习

    四个人一起冲击罡气境,何其壮观!

    此时,距离茗剑山百里开外的一座山峰上,数百人同时向着茗剑山的方向看去,神情极是凝重。 飞速中文网

    “罡气境……这可是冲击罡气境的异象啊!”

    山峰顶上,老者喃喃道,“茗剑山上,究竟有多少筑基期以上的强者?方鉴道友,你怎么看?”

    另外一个老者沉声道:“的确是冲击罡气境无疑。而且,看这架势,应该是能够突破成功。茗剑山宋家,不过是一个不入流的修行世家,怎么忽然间会出现了四名筑基期的强者?而且马上就晋升为筑基中期了,一旦凝气成罡,便可以一当十。情况,怎么会变成这样?林道友,你怎么看?”

    “这不对劲啊。宋家,不可能有这么强的实力,肯定是隋戈那小子打算力保宋家了。哼,本以为我们如此声势浩大去讨伐宋家,隋戈那小子应该避其锋芒才对,不会蠢得为了区区一个宋家跟我们作对。谁知道,他居然敢跟我们较劲!”那位姓林的修行者咬牙切齿道,此人名为林栗,『药』材生意是他们在世俗界的主要业务,所以对隋戈尤其怀恨在心。

    “或者,这就是一个陷阱!”另外一个中年人模样的修士说道,此人名为苏泽游,看起来不过四十五岁,但却已经有两百余岁了,所以思维显得很老辣,“想必,诸位道友跟我都是一样的想法,先前都认为干掉茗剑山的宋家,不过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吧?”

    “苏道友,你是否察觉到了什么?”方鉴沉声道。

    “诸位道友,我们换个地方说话。”苏泽游说道,御剑冲天而起。

    方鉴、林栗等几个罡气境的修行者紧随其后。

    片刻之后,这九个人已经到了云海深处。

    “苏道友,现在你可以直说了吧。”方鉴说道。

    苏泽游道:“各位道友,此事关系重大,所以我才不得不小心行事。不过,这事关乎我们这些修行世家的生死存亡,所以不得不小心谨慎!各位想过没有,为何今天虞计都没有亲来?”

    “兴许是虞公子认为我们此次征讨宋家,乃是易如反掌的事情吧。”林栗说道。

    “易如反掌么?”苏泽游冷笑了一笑,“看到没有,对方现在已经有了四个罡气境的修行者!如果之前你觉得是易如反掌的话,那么现在恐怕你不会真的这么认为了吧?四个罡气境修行者,你以为我们可以毫发无伤地将茗剑山夷为平地?如果虞计都肯出手的话,或者能够,但是他似乎根本不打算参与。还有,南宫、西门、春申、秦家,这些家族,为什么没有参与?如果是耀武扬威的事情,来『露』『露』脸,锦上添花有何不可?”

    其余八个人一阵沉默。

    苏泽游继续道:“大家看一看,然后想一想,这一次究竟是什么人参与了征讨——全都是‘行会’的普通成员。”

    “我们是‘核心成员’。”方鉴嘀咕了一句。

    “核心个屁!”

    苏泽游闷哼了一声,“方道友你莫要见怪,什么核心成员,听起来好听,这些年来,我们从‘行会’捞到过什么好处?就算是有灵草、灵『药』交易,那也是‘行会’暗中『操』控着,我们就算能够购买到,价格便宜么?好吧,就算‘行会’真的在照顾我们,那么如今我们遇到了麻烦,‘行会’的那些元老们呢?他们会替我们出头么?如今遇到这样的事情,虞计都却要我们自己摆平,他却不肯出手。嘿,我最初还以为他的确给我们出了一个好主意,没想到,却是如此一个歹毒伎俩!”

    其余八个人也不是笨蛋,听苏泽游这么一说,顿时有一种上当的感觉,似乎真的被“行会”当枪使了。苏泽游说得没错,“行会”的大佬们没有给他们提供任何的实质『性』援助,但是却指挥着他们做这做那,显然是完全将他们视为棋子了。

    几个人互相对望一眼,然后一起微微点头,已经认同了苏泽游的观点。

    “虞计都……好狠!”另外一个中年人恨声道,此人名为谢隆恭,昨夜他站出来跟虞计都理论,却被虞计都释放气势给震伤了腑脏,虽然服用了灵『药』,但是到现在都还未完全恢复过来。此时听了苏泽游的话,更感觉旧仇新恨一起上来了。

    没有人愿意白白给人当枪使,也没有人甘愿当别人的棋子,尤其是弃子。

    但是听了苏泽游的话,其余的人都有了这种给人当枪使的感觉。

    苏泽游见其他几个人已经明白,也就不多说“行会”的不是了,然后又道:“各位,目前这局面,你们打算如何处理?很显然,茗剑山上现在至少有四位罡气境的修行者了,如果我们硬攻的话,只怕是要付出沉重代价的,而且不少人会因此而陨落。”

    “苏道友说得没错。”谢隆恭道,“最可怕的是,如果对方根本不止四名罡气境的修行者呢?我们这么兴师动众地讨伐茗剑山,对方怎么可能完全没察觉,但是宋家的人居然没有望风而逃,而且居然在这种时候同时让四位修行者冲击罡气境,这是为了什么?我想,也许我们低估了隋戈那小子的能耐。修行界中传闻,那小子是一个女魔头的面首,我觉得恐怕不单单如此。”

    “谢道友你的意思是?”方鉴皱眉思索道,“你的意思是隋戈的靠山不止是一个女魔头,而是一个——隐世宗门?”

    说到“隐世宗门”的时候,方鉴的语气都有些不淡定了。

    因为这四个字,意味着什么,在座诸人都很了解。

    什么是隐世宗门?

    就是在数千年前就已经威震修行界的超级门派,这些门派后来都销声匿迹了,很少有门人在修行界走动。但是,尽管如此,修行界中依然有关于他们的传说,也没有修行者敢轻视这些隐世门派,哪怕他们已经龟缩了千年不出。

    隐世宗门,才代表着修行界的真正的实力!

    而曾经,这些修行世家,不过是隐世宗门的附庸或者是这些门派弟子开创出来的。

    所以,修行世家,对于这些隐世宗门,都是从心中感到畏惧的。

    如果这些人认定隋戈真是一个隐世宗门的继承者或者关键人物的话,只怕谁都要掂量一下彻底激怒他的后果了。

    “方道友,你可不要危言耸听啊。”林栗想了想说道,“隐世宗门的人,千百年来很少在修行界行走,怎么可能对世俗界的东西感兴趣,你就不要杞人忧天了。”

    “杞人忧天,也好过不明不白地死了。”谢隆恭似乎完全认同了苏泽游的观点,“我认为苏道友说得没错,仔细想一想,这里面恐怕真是一个陷阱。虞计都为什么不亲自前来,而只是让我们来讨伐,为什么‘行会’也没有派遣别的高手来?很显然,他只是拿我们去试探隋戈那小子的底细。虞计都知道我们不甘心利益被人夺走,所以火烧焦油,诱使我们来打头阵。但是无论如何,我谢隆恭绝对不会第一个出手!”

    “哼!谢隆恭,莫非你还想打退堂鼓?”先前一直没吭声的一个老者冷哼了一声,“不过一个黄口小子,居然将我们吓成这样,至于么?更何况,你想打退堂鼓,虞计都会放过你?”

    谢隆恭哼了一声,知道对方说的也是实情,若是他今天抢先退出的话,只怕明天可能就会成为虞计都讨伐的对象了。不过,谢隆恭仍然道:“反正,我是不会去打头阵,哪位道友对自己修为有信心,尽管第一个去出手。”

    谢隆恭将话说到这份上,局面就有些尴尬了。

    如果讨伐宋家只是干掉一两个筑基初期或者先天期的修行者,那么谁都愿意打头阵、出风头,但是如果要打硬仗的话,可没有人愿意抢先,尤其是这种大混战的时候。一不小心,风头出不了,还有可能被人给干掉,百年修行化为泡影,那可就划不来了。

    “嗯……不如这样——”

    方鉴沉『吟』片刻,才说出了心头的想法,“就这么退回去肯定不行,且不说我们老脸往哪里放,单单是虞计都也不可能放过我们的。所以,我们不如先静观其变,同时派人暗中查探茗剑山的真正实力,再做定夺。”

    “小心使得万年船,我赞成方道友的做法。”苏泽游表态道。他这么一说,其余的人也点头了,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

    “那么,谁去查探——什么情况!”

    方鉴的话还未说完,忽然之间,茗剑山所在的方向,又有一道灵气光柱冲天而起,威势更胜之前!

    “天杀的!上当了!那绝对是一个陷阱!”

    谢隆恭恨声说道,他越发肯定了他自己的观点,认定讨伐茗剑山就是一个陷阱,“妈的!幸亏我们没有急着去攻打茗剑山,否则的话,这会儿只怕已经陷入苦战了!就算隋戈那小子背后的女魔头不出手,五名罡气境的修行者,也够我们喝一壶的了!”

    方鉴、林栗等人也是脸『色』大变。

    对方竟然有五个罡气境的强者了?

    而且,为什么这些修行者要选择在这个时候突破罡气境?

    是为了耀武扬威,还是表示对方根本不将他们这些人放在眼中?

    www.778.com 飞速中文网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