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8章 迷途知返
    第438章『迷』途知返

    樊丝洁可是被她哥哥这一巴掌给打懵了。 飞速中文网她父亲去世得早,长兄如父,樊丝洁一直都深受其兄的照顾,所以也渐渐养成了嚣张跋扈的个『性』。因为没什么本事,她干不了正当生意,倒是做起了非法传销的勾当,不过凭借其兄的关系,倒也捞了不少钱。

    谁知道,她今天走了背运,居然间接惹上了隋戈,这就注定了她要倒霉了。

    只是,这个女人却不知道进退,被他哥哥扇了一巴掌之后,她大约是觉得心里不服气,亦或者觉得就算她要倒霉了,好歹也要拖着别人下水。

    于是,樊丝洁叫嚷道:“他们在学校里面搞非法传销,我是带警察来抓他们的!”

    听了这话,樊副局长简直要崩溃了。

    贼喊捉贼不是不可以,但是你得分清楚是什么时候啊。

    在这样的情况下,樊丝洁不知道收敛,居然还想将问题扩大化,这不是找死么!

    果然,郭鸣风的脸『色』又变了变,然后说道:“隋戈先生,他旗下的华生『药』业公司可是正规公司,是我们东江市的纳税大户,也是军方制定的『药』品采购商,怎么可能是非法传销?对于隋先生这样,在学校就开始创业的同学,无论是学校还是『政府』,都应该给予充分鼓励和扶持的。这样的人才,简直就是东大学子的成功典范,只值得学习的榜样,怎么可能非法传销?真是一派胡言,连我都听不下去了!蔡局长,我看,这位泼『妇』一样的女士,才应该好好查查,看看她凭什么可以指挥你旗下的警力!”

    蔡明远看着樊副局长,脸上泛出了冷笑,心道:“本来看在党国的份上,我是想保你一下的,谁知道你竟然有这么一个不识进退的妹妹,那也只能怪你倒霉了。”

    樊副局长面如死灰,本来他以为之前的一巴掌可以将自己这个妹妹打明白点,让她赶紧闭嘴,免得将他拖下水,谁知道这女人竟然愚不可及,现在将他也给拖下水了。

    在这种情况下,警察的侦破效率出奇地高,很快就将事情原委弄清楚了。

    樊丝洁,非法传销、殴打伤害学生,直接被缉拿。

    樊副局长,纵容包庇亲属违法犯罪,被郭凤鸣就地免职,等待进一步处理。

    随后,蔡明远代表全体警员,向学生们表达了“诚挚地歉意”。

    而后面的这些过程,隋戈并未参与,而是将高峰和江涛两人带回寝室去疗伤了。

    这两人本来也就是受了点皮外伤,加上隋戈的手段高明,自然是很快就痊愈了。

    其实,今天之所以搞出了这么大的动静,隋戈也清楚郭鸣风的意图。

    这个郭鸣风,无非就是向隋戈摆明他的立场和姿态,当然是低姿态。郭鸣风是通过这种方式,向隋戈表明他的心迹,表明他再也不会无端跟隋戈作对,并且在职权范围内,只要隋戈有用得着的地方,他都很乐意施以援手的。

    而隋戈,也没有拒绝郭鸣风的好意。

    一来是因为宁蓓的关系,二来隋戈跟郭鸣风本来就没什么深仇大恨。其实,之前隋戈已经向郭鸣风抛了橄榄枝,只是这家伙没有端正他的位置,居然在隋戈面前摆谱装『逼』,结果才会被弄得下不了台。结果,好好的橄榄枝没有拉上,反而要低三下四地看隋戈脸『色』,这不成了犯贱么。

    不过,官场中人,卑躬屈膝乃是平常之事,犯贱又算得了什么。

    只要隋戈不继续整他,郭鸣风就心满意足了。

    而隋戈,也乐得在东江市得到一些政策上的便利。

    轻易治愈了高峰和江涛的皮外伤之后,隋戈打算返回『药』业公司,督促第一批“美丽祸水”的生产,确保情人节之夜的限量装发布会万无一失。

    这段时间,华生『药』业公司上下“哀鸿一片”,因为媒体上的疯狂攻势,直接导致了华生『药』业公司的『药』品销售额降到了谷底,『药』品积压非常厉害,以至于生产线上的工人都放假了。现在,传闻四起,很多人都认为华生『药』业公司支撑不住了,多半是要破产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隋戈也没有现身出来辟谣,他的大部分精力都用在了“美丽祸水”的研制和生产上面了。因为这“美丽祸水”,就是他解决这一场危机的杀手锏,也许在很多人看来,“美丽祸水”不过是隋戈临时兴起搞出来的东西,而且跟中『药』根本不搭边,根本不可能化解华生『药』业公司的危机。

    不过,就是因为这件事情看似跟华生『药』业公司的危机不怎么搭调,才有可能解决危机。

    花雪雁说得不错,四两拨千斤。

    而隋戈要的这四两劲,就是这“美丽祸水”。

    一石激起千层浪。

    如今的“美丽祸水”,只是刚刚出现的一粒小石子而已,但是隋戈相信,一旦这一粒小石头被投入中『药』界之后,便会掀起千层大浪。

    不过,隋戈没想到刚出校门口,就碰上了宁蓓。

    “上车吧。”宁蓓打开车窗说道,“占用你几分钟时间,不介意吧?”

    隋戈没有回答,直接上车了。

    毕竟这是学校门口,隋戈可不想跟校长夫人闹出什么绯闻来。

    虽然很多男人都喜欢绯闻,但是勾搭有夫之『妇』的绯闻还是算了吧。

    “蓓姐,你说吧。”车子缓缓发动之后,隋戈说道,“往华生『药』业公司开,顺便送我一程。”

    宁蓓点了点头,一边开车,一边神情有些寂然地说道:“隋戈,那‘美丽祸水’是你搞出来的吧?”

    “嗯。”隋戈点了点头。

    “我就知道,只有你才有这样的本事!~”宁蓓叹道,“不过,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吧。要说赚钱的话,这才是赚钱的生意啊,居然也不让我入伙。”

    “呵呵。”隋戈笑了笑,“以后这‘美丽祸水’的『药』材原材料,可都是通过那些新建的那些温室棚来供给呢。所以,这‘美丽祸水’赚钱了,我们投资的那些温室棚,还能不赚钱?”

    隋戈说得很直接了,以后这“美丽祸水”的原材料,大部分都是采用发疯校区的附近的那些温室棚中种植的『药』材。因为这些『药』材,基本上不会用化肥和农『药』来催生,是真正的绿『色』、无公害『药』材。『药』材的毒『性』少了,『药』效才能提升上去。

    古人常说“是『药』三分毒”,就是说但凡是『药』物都要三分毒『性』。不过,言下之意,就是说还有七分的『药』『性』;而现在很多『药』材,被农『药』、化肥这么一搞,变成了“七分毒三分『药』”,治病的效果自然就很差了。

    而美容养颜产品,自然要求更高,因而使用的『药』材等级也需要更高。

    发疯校区新建的这些个温室棚,应该很快就可以派上用场了。

    宁蓓是个聪明人,所以明白了隋戈这话的意思,随后笑了笑道:“原来你早就考虑到了,早知道我就多投……唉,总之,你是一个能人,真是年轻有为啊。”

    宁蓓这会儿又觉得有些可惜了,本来她可以投入更多钱进去的,结果杨振声这老家伙心疼钱,担心隋戈搞的这计划行不通,所以投资减半了。现在一想,真是划不来呢。

    而且,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宁蓓察觉到杨振声这老家伙之所以心疼钱,其实就是想多弄点钱傍身,因为这老家伙还有别的事情瞒着她呢。

    “蓓姐,你可不是专门来称赞我的吧?”隋戈说,“时间宝贵,你可得把握好了。”

    “没错。”宁蓓道,“其实,之前我去学校,就是打算找你的。你那‘美丽祸水’如今被炒得沸沸扬扬,神乎其神的,我想找你拿点‘试用装’呢。”

    “我就猜到多半是这事了。”隋戈说道,从兜里面『摸』出了一小瓶给宁蓓,“内服、外用都可以。保管你用了之后,绝对不会后悔。不过,下一次可得收钱了哦。”

    宁蓓将这小瓶“美丽祸水”拿了过去,紧紧地捏在掌心中,然后叹道:“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拽紧你们这些男人们的心。唉,男人啊,怎么都是喜新厌旧的动物……”

    “怎么一回事?”隋戈问道。

    想要让女人停止报怨的话,唯一的办法就是让她先吐出心头的苦水。

    果然,宁蓓说道:“杨振声这个老东西,你说他老都老了吧,结果他还真的以为自己焕发了第二春,竟然跟东大的一个辅导员女老师玩起了暧昧来。这个老东西,实在太可恶了!”

    “呃……看来杨校长的身体真是好了呢。”隋戈笑道,“说起来,这还是我的错呢。”

    宁蓓知道隋戈话中的意思,脸上微微一红,接着道,“都是那老家伙自甘堕落。哼,不就是那丫头水嫩一点嘛,单单是身材和容貌,跟老娘可是没法比……算了,跟你报怨这些干嘛,只是,希望这‘美丽祸水’真的有用,能够让那老家伙『迷』途知返。”

    “放心吧。”隋戈笑道,“我百分之一百地肯定,杨校长肯定会『迷』途知返的。要不然的话,我这‘美丽祸水’以后还卖给谁呢?”

    “好,今天回去就用用。”宁蓓说道,神情稍微轻松起来。

    当夜,在“美丽祸水,是福还是祸”的帖子里面,出现了一个回复帖,有一个名为“十年前姐也是校花”的网友发帖声称,她的老公是一个喜欢拈花惹草的老『色』鬼,最近跟一个年轻的女教师玩上了暧昧,她感到非常地彷徨、非常地无助、非常地绝望,幸好经朋友介绍,她弄到了一瓶“美丽祸水”的试用装,使用过“祸水”之后的她,感觉一下子回到了十年前,重新变成了当年的那年青、漂亮、自信、高傲的校花,当她以这样的姿态出现在老公和那“小三”面前的时候,她几乎一句话都没说,但是却让那“小三”自惭形秽地离开了,而她的老公也『迷』途知返,哭着、喊着、跪着乞求她的原谅。

    最后,这位“十年前姐也是校花”的网友评论说“美丽祸水,是秒杀‘小三’的秘密武器!”

    而下面有人回帖问,如果小三也弄到了“美丽祸水”怎么办呢?

    这位“十年前姐也是校花”的网友彪悍地回答道:“那么姐就再教你一招杀手锏——在自己脸上抹‘祸水’的同时,往那小三的脸上泼‘王水’!”

    www.778.com 飞速中文网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