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7章 市长和校长
    第367章市长和校长

    隋戈上前,冲着招手的那人说道:“杨校长,宁夫人,你们在这里接人么?”

    “叫宁姐。 飞速中文网”宁蓓微微嗔怒道。

    尽管是十多年前的东大校花,但是现在的宁蓓,风韵犹存,倒也有一种回眸一笑百媚生的感觉。

    盛情难却,隋戈也不好拂了人家的好意,说道:“宁姐,我叫你宁姐没关系,但是杨校长可再这里,我是不是还是称呼你校长夫人显得更尊敬一些呢?”

    “小隋,你客气了,这又不是在学校。”杨振声冲着隋戈笑了笑。杨振声的笑,那是发自内心的笑,而不是皮笑肉不笑,因为隋戈对杨振声,可说是有“再造之恩”。

    嗯,怎么解释一下这再造之恩呢。

    对于男人来说,尤其是杨振声这样的事业有成的男人来说,最渴望的是什么?

    他最渴望的是男人雄风。

    正所谓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这是每个男人的理想状态。

    当权力和金钱都有了之后,尤其是有了这么一个尤物娇妻之后,杨振声就更希望焕发第二春。而隋戈的出现,无疑就给杨振声和宁蓓带来了福音。

    体验到做真男人的好处之后,杨振声又怎么能不感激隋戈呢。

    更何况,杨振声知道,宁蓓一直都希望通过隋戈发财呢。

    “隋戈,等会儿我接到人,一起吃饭吧。”宁蓓说道。

    “这个……不太好吧,大过年的。”隋戈说道。

    “就这么定了。”宁蓓说,“你好歹也给我这个校长夫人一点面子行不行?”

    隋戈正在犹豫,这时候却看到宁蓓冲着一个女子招手呼道:“姐,这里呢。”

    一个抱着婴孩的女子走到了宁蓓面前,然后将目光落在隋戈身上:“宁蓓……你们认识?”

    人生呐,就是这么巧。

    隋戈也没想到,在火车上偶然出手帮了一下的这个女子,竟然是宁蓓的姐姐。

    不过,仔细一看,这两姐妹还真是有些挂像。不过,相对于宁蓓的花枝招展、风韵犹存,宁蓓的姐姐就显得要憔悴和苍老几分,这大概是因为有了孩子的缘故吧。

    经过介绍,隋戈才知道这女子叫宁妍,她的女儿跟着母亲姓,名字叫宁丫,小名叫糖糖。

    宁蓓问及姐姐跟隋戈是如何认识的,而宁妍就向宁蓓说了当时的情况。

    随后,宁妍向杨振声说道:“你们东大就是人才辈出啊,能够培养出隋兄弟这样的人才。”

    “这个啊,我可不敢居功。”杨振声道,“小隋人家这是中医世家、祖传的本事,我可没这么大能耐。说起来,咱们学校中医学院的一个教授,还是小隋的手下败将呢。”

    “是吗,原来隋兄弟这么强啊。”宁妍说道。

    “我看——就别在这里说了,隋戈去我们家吃饭吧,边吃边聊。”宁蓓说,“你看看,这就是缘分呢。多亏了隋戈,怎么也得感谢感谢。”

    到了这份上,再推辞就显得矫情了。

    于是,隋戈点了点头,让宋文轩开车,一同前往杨振声家。

    杨振声在东江市有几处房产,他跟宁蓓经常住的地方在城中心的世纪银座花园。

    不过,杨振声跟沈君菱并不是一栋楼,并且也不是顶层最豪华的大洋房。

    但饶是如此,对于东江市的人来手,住在世纪银座,本来就是身份的象征之一。

    今天也不知道是什么好日子,两辆车刚到地下车库的时候,一辆『政府』牌照的黑『色』轿车也驶了进来。

    车刚停稳,上面的司机便急忙奔跑过来,替车上那人拉开了车门。

    车门打开之后,里面走出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穿着名牌西装,身宽体胖,带着一种贵气。

    隋戈看了看此人,一下子就认出了他的来历:东江市市长郭鸣风。

    毕竟,这位可是经常出现在东江市的电视台和报纸上的,所以隋戈就是不想认识都不行。

    但郭鸣风显然不认识隋戈,并且他显然也没有想要认识隋戈的打算,只是笑着向杨振声说道:“杨老师,青春快乐啊,学生今天来给你拜个晚年。宁夫人,我还是叫你宁夫人吧,看来是不能叫你师妹了。”

    “郭大市长,你这张嘴啊。”宁蓓笑了笑,“看来今天都是赶巧了,我们家注定是要高朋满座了。”

    “那就一起上去吃个便饭吧。”杨振声笑道。

    “那就打扰老师了。”郭鸣风风度不凡地笑道,的确很有大人物的派头了。

    见郭鸣风要上楼,他的司机立即健步如飞地走向电梯,然后按下了键。

    这位司机的身手还挺灵活的,虽然手中拧着两瓶茅台,但是行动倒是轻盈。

    叮!

    电梯到了,司机一直按着电梯按钮,以避免电梯门合上。

    郭鸣风请杨振声和宁蓓先进去。

    毕竟,杨振声可是郭鸣风的老师,级别上也比郭鸣风高一个等级,谦让是应该的。

    随后,按照官场上的排场,郭鸣风就应该当仁不让地进入电梯了。

    而其余人等,包括郭鸣风的司机,自然就只能等下一部电梯了。

    没想到隋戈却不懂这些官场规矩,而且他也根本不想懂这些规矩,所以他也没有多想,立即就向电梯走了进去。隋戈的速度很快,所以一下子就走到了郭凤鸣前面,就要先一步进入电梯。

    这时候,郭鸣风就皱了皱眉头。他心说这个学生模样的小子怎么一点不懂规矩呢,我好歹也是堂堂的市长,你就不能让我先进电梯么。

    郭鸣风这么一皱眉头,他的司机察言观『色』,立即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于是,当隋戈往电梯里面走的时候,那司机也就向电梯口靠近了,并且司机的肩膀已经倾斜,尽管动作很细微,在隋戈、宋文轩和牛延铮的眼中,那意图就太明显了:这司机是想用肩膀将隋戈定到一旁,这样就可以让郭鸣风先进电梯。

    对于这个小动作,隋戈虽然看在眼里,但是却没有任何动作。

    因为他根本不需要任何动作,别说这个司机用肩膀来撞隋戈,他就算是开一辆卡车来撞,也休想将隋戈撞动半分。

    不过,隋戈没有动作,但是却不代表宋文轩没有动作。

    宋文轩这老家伙正在考虑着如何跟牛延铮“争宠”的事情,这会儿就让他看到了一个机会,于是宋文轩施展先天真气,隔空一个巴掌扇了过去。

    啪!

    郭鸣风的司机还没有搞清楚状况,就狠狠地挨了一巴掌,并且这一巴掌可不轻,直接将司机扇了一个踉跄,脸上还留下了一个清晰的巴掌印。

    而隋戈,依然不动声『色』,走进了电梯当中,然后冲宁妍说道:“快进来,等会儿电梯要上去了。”

    宁妍进去之后,隋戈又向郭鸣风道:“郭市长,赶紧进来啊,这电梯位置还挺多呢,难道你还要等你的‘专梯’么?”

    郭鸣风笑了笑,走进了电梯,但是笑容却稍稍有些不自然。

    这些个官员,越是身居高位,便越是讲究各种各样的规矩,也越是容不得眼睛里面有半点沙子。这种陋习,还是从古时候流传下来的。古代的官员,无论官服、座驾,上朝的位次,甚至包括娶几房老婆,都是很讲究的,一旦弄错了,那就是大罪。

    比如,你一个小县官纳的妻妾数量比巡抚还多,那么很快就要倒霉了。

    而现如今也差不多。比如,县长的座驾如果比市长还高档的话,那么县长肯定也就到头了,甚至,搞不好还会被双规,一无所有。

    郭鸣风虽然不是一个大贪官,但是对官场的规矩确实很讲究的,这时候被一个学生小子“越位”了,心里面就像是如鲠在喉,总是感觉有些不爽。

    但是以郭鸣风一市之长的涵养,自然轻易不会表『露』出来。

    结果,除了郭鸣风的司机之外,其余的人全都挤到了一个电梯里面。

    郭鸣风的司机这么做,自然是为了突出他对领导的尊敬,但是却没想到这样做让郭鸣风在这一群人当中显得更加突兀。

    还好,宁蓓早些年也算是一名交际花了,对搞活气氛很有一套。

    因此,进入了杨振声的家之后,宁蓓三言两语,就将之前郭鸣风的尴尬气氛化解于无形了。看到这个漂亮的师妹兼师母如此上得厅堂,郭鸣风心里面不禁有些感慨。想当年,郭鸣风年青的时候,曾经也对宁蓓心动过,只是那时候的郭鸣风却没有今天的权势和地位,也没有现如今的这份气质,甚至他连追求宁蓓的胆量都没有。

    如今,郭鸣风虽然有这个本钱和胆量了,但宁蓓转眼一变,却又摇身成为了他的师母。因此,郭鸣风也就彻底死了这个心了。

    虽然杨振声和宁蓓搞的是家宴,但是却不是宁蓓亲自下厨,而是宁蓓花钱请了一个酒店大厨。待到气氛活跃之后,宁蓓就领着她姐姐宁妍和小侄女宁丫去房间里面梳洗去了。

    女人嘛,纵然是做了母亲之后,爱美之心却也还在。这旅途风尘仆仆的,自然是要梳洗一番的。

    这时候,客厅里面就剩杨振声、郭鸣风和隋戈三人了。

    而郭鸣风的司机将礼品送上来之后,就识趣地回到了车上去等。宋文轩和牛延铮两人,却呆在宽阔的阳台上闭目养神,呼吸吐纳天地灵气。

    杨振声不知道牛延铮、宋文轩跟隋戈是什么关系,向隋戈说道:“小隋,要不请那两位老人到客厅来坐吧,阳台上风寒天冷的。”

    “没事。”隋戈说,“他们两个虽然是老人,但是身子骨比年青人都硬朗呢。”

    郭鸣风没怎么说话,但他似乎察觉到杨振声对隋戈的看重,居然超过了他这位市长,则简直就有些不可思议了。

    于是,郭鸣风不『露』声『色』地说道:“这位小兄弟,看样子是学生?”

    杨振声就笑了,说道:“嗯,我们东大的学生。咱们东大能够有这样的学生,我这老脸上都感到有光呢。小隋啊,可是很不错呢,听说开了一个医『药』公司,而且搞得很不错呢。”

    “噢,是吗,那可真是年少有为了。”郭鸣风的话虽然客气,但语气之中并未有多少恭维之意。

    这当然也很正常,在华夏的从政者眼中,商人就算再有钱,也始终是“民”而已,入不了他们的法眼。因此,在郭鸣风看来,杨振声之所以重视隋戈,大概也只是因为年少成名,另外大概可能跟杨振声之间有什么生意合作,让杨振声得了点好处而已。

    弄清楚隋戈的身份之后,郭鸣风心下释然,展开了领导的风范,很快就主导了话题,跟杨振声谈起了国家大事和形势,让隋戈全然没有『插』话的余地。

    谈论国家大事、纵谈国际风云形势,这本来是郭鸣风的强项,并且他觉得隋戈这样的年青人,应该会急于表现自己,多半会找机会『插』入几句,那么郭鸣风就可以指点江山似的指导一下隋戈,他这年青人认识到自己的不足和差距。

    谁知道,隋戈居然一句话也不『插』进去,就像是对郭鸣风的话题毫无兴趣似的。

    而且,杨振声见隋戈没有谈话的兴致,他也逐渐失去了说话的兴致,气氛逐渐显得尴尬起来。

    就在这时候,宁蓓和宁妍终于出来了。

    看到宁蓓和宁妍,郭鸣风和杨振声的眼睛就是一亮:

    真是一对尤物姐妹花啊!

    www.778.com 飞速中文网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