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2章 老对头
    第232章老对头

    蓝兰这才回过神来,看了看时间,果然距离预定的采访时间很近了。 飞速中文网

    这时候,她又仔细看了一眼隋戈,心道:“没错!这小子看起来,果然是精神多了,其实也有那么一点点帅的。不过,这话可不能给他说,要不然这家伙还不得美死!”

    其实,就算蓝兰不说,隋戈这会儿也已经美死了。

    他在镜子面前照了又照,自恋地说道:“看吧,我就说我挺帅的吧,你总是不信。那都是因为我以前不想显『露』自己帅气的一面,看看现在,稍微这么一打扮,气度、气质一下子全上来了……啧啧,这一次节目专访之后,也不知道要『迷』死多少小姑娘、大姐姐呢……”

    “够了!”蓝兰恨不得用拳头砸平他的鼻子,“别废话了,赶紧上节目去吧。”

    “直播?”隋戈问道。

    “专访,当然是直播了。”蓝兰提醒道,“所以,该克制的时候,适可而止,尤其注意脏话。”

    “明白!”隋戈说道,“你放心,我现在可是天才少年拳师,有涵养的!”

    “那就去吧。”蓝兰说道,将隋戈带去了演播厅。

    到了演播厅的时候,骨科医院的院长孙铁岭,民工兄弟曾铁,还有一位中医名家——

    擦!这位中医名家竟然是罗文渊!

    冤家路窄啊!

    隋戈看到罗文渊的时候,对方也在看他,罗文渊脸上挂着笑容,但是却是一种不怀好意的笑容。

    “蓝姐,怎么你邀请了罗文渊?”隋戈低声问道。

    “这家伙是『毛』遂自荐来的。”蓝兰说道,“他是你们东大中医系的老师,又是东江市名中医,的确也有这个资格了,怎么,他跟你有矛盾?”

    “嗯,大矛盾啊。”隋戈说道。

    “那怎么办?”蓝兰不禁替隋戈有些担心了。

    “没事,他一直把我当对手,但是我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隋戈不以为然道。

    尽管隋戈这么说,蓝兰却是留了心眼。

    直播,很快就开始了。

    这时候,发疯校区的食堂,人山人海,“野草哥”这一次还真是出尽风头。

    唐雨溪和许衡山,也在客厅中观看着这一次节目。唐雨溪看到隋戈以这种造型出镜,眼镜顿时一亮,心道:“看来本姑娘眼光还挺不错的,这小子稍微一打扮,还真是挺上镜的,以后带出去,也挺长脸。”

    “各位观众,这里是为您现场直播的东江视点特别栏目……”

    蓝兰熟练地说完了开场白之后,就将话题聚焦在了前几日的“拆线事件”上面,“一场医疗事故,让东江市骨科医院一夜成名,‘不给钱,就拆线’更成了最近网络的热词,今天我们东江市点特别栏目,便带大家一起了解事情的始末……”

    蓝兰将话题一引,顿时就将骨科医院的院长孙铁岭变成了众矢之的。其实,作为孙铁岭,他本来是很不愿意来参加这个栏目的,因为他知道上了这个节目之后,很可能上街都会被人扔臭鸡蛋的,但是他却不能不来,因为之前接到了市卫生局领导的指示:要么上节目,要么滚下台!

    不过,孙铁岭作为领导和发言人,还是很善于推脱责任和转移矛盾的。只见他“痛心疾首”地说道:“各位观众、各位网民,在我们医院发生了这样恶劣的事件,当真是耻辱啊!我知道,这件事情不仅伤害了病人的心灵,也伤害了到了广大病人患者、许多网民朋友的心灵,作为医院的领导,我感到很痛心,也很抱歉。”

    孙铁岭站起来,深深鞠躬后继续说道:“事情发生之后,我们卫生局领导和医院管理层都相当重视,当天就召开了紧急会议……会议之后,医院自上而下开展了整风运动,希望能够弥补这件事情带来的恶劣负面影响。另外,我想说的是,这件事情,它只代表那位医生的个人品质,并不代表我们医院和医生的整体面貌,而且,这个害群之马已经被我们停职处理。所以,希望广大市民朋友,、网民朋友,请你们在批判的同时,不要将事情扩大化,那样只会伤害到我们广大医务工作者的善心和工作积极『性』。”

    孙铁岭的发言看似谦恭,却不同声『色』地将问题责任推到了医生个人头上。

    只是,孙铁岭想在蓝兰面前打太极,功力却还差了一点。蓝兰平和地说道:“孙院长,我看我们还是听听当事人的看法吧。”

    于是,镜头对准了民工兄弟曾铁。

    曾铁面对蓝兰有些腼腆,说道:“对于医院,我没什么好评论的,就像有些人说的,我们这类人,只是穷鬼而已,生死有命,出了事情,就别想着进医院了。不过,幸好不是所有的人,所有的医生都是这种无情无义的人,至少我就碰到了好人,碰到了一个好医生!”

    “您说的好医生,就是这位隋戈先生吗?”蓝兰向曾铁问道。

    曾铁点了点头,说道:“是的,就是隋先生,用针灸给我止血的!”

    “曾兄弟,不知道你是否知道,治愈你的膏『药』,其实也是这位隋戈先生配制的。”就在这时候,作为“特邀专家”的罗文渊忽地开口说道。

    罗文渊一开口,孙铁岭心头忽地一亮,像他这种老成精的人物,自然能够听出罗文渊话中的玄虚。本来,孙铁岭知道罗文渊是一个中医,按道理是不会力挺他们西医医院的。谁知道,罗文渊这一开口,竟然将矛头直指隋戈,这让孙铁岭意识到了什么,他认为也许这是一个转移矛盾的好机会!

    于是,孙铁岭立即向罗文渊投去了一个“暧昧”的目光,表明两人已经达成默契。

    曾铁不知道罗文渊在给他下套,说道:“之前我不知道的。后来,我才听人说,那膏『药』其实也是隋先生配制的。他真是一个好医生!小神医!”

    “小神医?怕是不一定吧。”罗文渊冷笑道,“曾兄弟,你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隋戈,这位小神医,他分明就是故意出现在医院门口,然后伺机推销他的狗皮膏『药』呢。”

    “怎么会这样!”孙铁岭故作惊讶、愤怒状,起身怒斥道,“有关部门一直都在大力打击医托、『药』托,真没想到,现在这些『药』托竟然堂而皇之地出现在医院门口了!真是太可恨了!”

    曾铁先是一愣,然后怒道:“你们……不准你们污蔑隋先生!你们这些人,不给我们这些穷人治病就算了,居然还污蔑好医生,你们真是畜生都不如!”

    “你这么激动干嘛?”罗文渊淡淡地说道,“是不是因为隋先生给了你钱呢?”

    “给我钱?你什么意思?”曾铁问道。

    “意思很简单。”孙铁岭接过了话头,“你根本就是隋戈花钱雇佣来的!”

    “你……你们真是血口喷人!”曾铁气得满面通红,如果他手中有砖头的话,恐怕直接就向孙铁岭和罗文渊两人拍过去了。

    “曾师傅,请您冷静点。”蓝兰示意曾铁不要过于激动,然后将目光投向隋戈,“隋戈同学,请问对于这件事情,你是怎么看的呢?”

    “坦白的说,狗皮膏『药』的确是我制作的。另外,我也的确是打算到医院进行推销的。”隋戈淡淡地说道,“没办法,现在医院、医生才是大爷,我们的『药』要想用于病人治病,还得医院方面点头啊。”

    “恩,的确是这样。”蓝兰接着问道,“但是,这位曾师傅,真是你雇佣的『药』托么?”

    “不是!”隋戈说道,“我去医院推销狗皮膏『药』的时候,因为拒绝向某人给‘好处费’所以被拒绝了。从医院出来的时候,正好碰上这位曾兄弟受伤,于是顺手救了他,也顺便推销了一下我的狗皮膏『药』。”

    说到“某人”的时候,隋戈故意向孙铁岭看了看。就不是含沙『射』影、泼脏水么,隋戈同样还是比较擅长的。而且这个借口,说得是合情合理。

    孙铁岭一听,顿时很恼火,反驳道:“我怎么都觉得,这个农民工,就是你雇佣的呢?对吧,罗教授?”

    “嗯,稍微明眼的人都能够看出来。”罗文渊摆出教授、名医的派头,很装『逼』地说道,“我只要说一点,就可以让隋戈的谎言不攻自破!”

    “请说。”孙铁岭一唱一和。

    “有一句俗话,叫做‘伤筋动骨一百天’,这话相信大多数人都听过的。而这位民工兄弟,据说手掌受伤很重,部分手骨碎裂、手筋断裂,试问这样严重的伤势,怎么可能在一周之内痊愈呢?就算是做手术,至少也要三个月才能愈合,还可能留下后遗症。对吧,孙院长?”罗文渊说道。

    “真没想到,罗教授对西医也这么了解,情况就是这样的。如果这位民工受伤真的很重的话,断然不可能在一周之内痊愈的。”孙铁岭肯定地说道。

    “你……你妈的放屁!”曾铁骂道,“你们自己没本事,还怀疑、污蔑别人,当真是畜生!”

    www.778.com 飞速中文网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