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5章 性情凉薄
    第205章『性』情凉薄

    从沈泰崇的话中,华夏医『药』行会这个组织,逐渐被揭开了神秘的面纱。 飞速中文网

    加入这个组织的成员,全都是有先天高手坐镇的古老世家、门派。但凡没有先天高手的,都会被取缔资格。这个组织的存在,并非单单是为了掌控华夏神州的医『药』,也并非只是为了向华夏的『药』商们收取“保护费”这么简单。他们,更『操』控着灵草和灵『药』的交易,这也是许多家族加入这个行会的原因之一。

    天下攘攘,皆为利来。

    对于如今的修行者来说,灵草和灵『药』的吸引力,实在无人可挡。

    另外,这个神秘的行会还遵循着一条古老的铁则:不可将灵草、灵草用在普通人身上。但有违反者,格杀勿论!

    听见还有这么一条古怪的规则,隋戈心下凛然,因为他就将灵『药』用在了普通人身上。但是,这个鬼行会遵循这么一条规则,究竟是为什么呢?

    于是,隋戈向沈泰崇说出了心头的疑问。

    “这个规则很难理解么?”沈泰崇反问道,觉得这是一个理所当然的规矩,“灵草、灵『药』都是天地间的珍宝,修行之人服用,可以提升修为,延年益寿,甚至还能炼制成法宝,了道成仙;而普通人,服用灵草、灵『药』,不过是能够治病,多活几年,根本无法发挥出灵草、灵『药』的真正功效,这不是暴殄天物么?不过,这个规则其实已经没什么意思了,如今灵草、灵『药』都是稀缺之物,谁愿意将这些东西施以普通人身上。”

    很显然,作为修行世家的继承人,沈泰崇自然是以修行者自居的。并且,他也很“古董”地认为,灵草、灵『药』就应该为修行者所用。普通人,那是没有资格享用的!

    连沈泰崇都如此认为,可想而知,这个华夏医『药』行会的其余人是什么想法了。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猪狗。

    而在修行者眼中,普通人连猪狗都不如,不过都是蝼蚁而已。

    但是,这天地间的灵草,难道都只是为了修行者而生的么?

    这个问题的答案,隋戈无从得知,但是他却知道,正是因为许多修行者的过度采伐,如今天地间的灵草才遭遇了灭顶之灾,几乎已经绝迹了。

    许多修行者,讲究“天地万物为我修行所用”,只要是能够提升修为的,都不惜一切地去做。甚至,为了一株灵草,一件法宝,就可以将别的修行者毫不犹豫地斩杀,更不要说是普通人了。

    不讲究仁慈,无所谓天理。

    在修行者的眼中,实力决定了一切。

    实力,就是永恒的真理。

    所以,隋戈觉得很难以理解的事情,在沈泰崇看来居然是很正常的事情。

    普通人,那就是猪狗,是蝼蚁,所以不配享用灵草、灵『药』。

    这就是那个华夏医『药』行会的游戏规则。也是自古就有的规则。

    正因为如此,普通人——“凡人”根本不知道世间还有灵草、灵『药』的存在。

    听到这个规则,隋戈心头莫由来地一颤。他跟沈泰崇不一样,隋戈是从普通人成为修行者的,而且因为他爷爷的缘故,所以他更加深切体会到生老病死给普通人带来的痛苦和折磨。所以,隋戈很希望有朝一日可以将灵『药』发扬光大,让更多人能够从病痛的折磨中解脱出来,让更多家庭可以多一些笑声。比如林小雨、卓花等,隋戈很乐意看到这些善良的人都有一个快乐平安的人生。

    谁知道,在隋戈看来很好的事情,却是不为这个行会所容。

    甚至,这个行会根本就不想让普通人知道灵草、灵『药』的存在。

    格杀勿论!

    这就是他们行事的风格。

    隋戈心头有些悲哀,也有些侥幸。

    幸亏之前用帝玉膏去试水了,否则的话,如果让培元膏、固元丸之类的东西大量上市,隋戈肯定也会遭遇“格杀勿论”的局面。

    尽管如此,隋戈的想法却不会改变的。

    隋戈的灵草、灵『药』,都是他种植、配制得来的,所以他想给谁就给谁,这就是他的想法,他的规则。虽然现在无法实现,但隋戈相信有一天,他一定可以做到的。

    沈泰崇见隋戈默然不语,说道:“小隋,这个公会行事作风虽然霸道,但绝对不是我们能够抗衡的。所以,如无必要,你最好遵行这个行会的规矩行事。况且,就连我们沈家做医『药』生意,也得向行会交纳一成的利润。所以,你也不要觉得有什么难以接受。等到你修为突破先天期,或者更上一层楼的话,你就有更多的话语权,那时候对这个行会,你会了解更多的。”

    从沈泰崇的语气当中,似乎可以感觉到他对这个行会其实也不爽,但是却也只能遵循这个行会制定的规则。因为沈泰崇就是一个修行者,遵循着“以力为尊”的古老规则,所以觉得这个行会比他强大,那么就只能遵循其规矩。

    “嗯,谢谢沈爷爷你告诉我这些。”隋戈平静地说道。

    华夏医『药』行会。

    果然越是了解这个组织,便越是觉得其可怕。

    不仅是这个组织的实力可怕,而且他们的规则也是这样可怕,冷血而毫无人情。

    到了此时,隋戈只感觉意兴索然,于是便借故下山了。

    下了山之后,隋戈便准备返回东江市了。

    沈君菱的母亲萧卿筠挽留无果,于是强行将她给『毛』脚女婿炖的汤强行塞在沈君菱车上。

    上了车之后,隋戈默然不语。

    以前,隋戈一直觉得“修行者”这个身份感觉挺荣光的,但现如今,隋戈却以之为耻。如今的修行者,似乎也只是一群自私自利,丧心病狂且毫无人『性』的家伙。

    “衰衰,你怎么了?”一旁的沈君菱察觉到隋戈的异常,柔声问道。

    “没什么。”隋戈淡淡一笑,问道“有一天,你如果突破先天期,是否也会看淡世情呢?就像别的修行者那样不近人情,无论天理呢?”

    “才不会呢。”沈君菱道,“我才不喜欢那种整天都是修行再修行的‘尼姑’日子呢。而且,我也不喜欢跟那些毫无人情的修行者打交道,就跟石头人一样。所以,我根本不喜欢宋家的那个什么宋立豪,也不喜欢宋家的人,甚至连沈家的一些人我都不喜欢。而且,我觉得爷爷说的也不对,如果我有很多灵『药』的话,我偏偏不卖给那些只知道打打杀杀的修行者,我就‘浪费’在那些善良的普通人身上,起码这些人不是石头人,会有喜怒哀乐、七情六欲,反正我宁愿生活在这些所谓的凡人当中。不过,真要让我喜欢修行的话,除非让姐姐我一个人霸占了你,让你天天伺候着姐姐玩双修!直到把你活活榨干!”

    “停车——”

    隋戈忽道。

    沈君菱有些诧异,却还是一个急刹,将车子停在了路旁。

    沈君菱正要开口询问,腾地隋戈一下子扭头过来,双手捧着她精致无暇的脸庞,然后“狠狠”地吻住了她那娇艳欲滴、微微上翘的红唇,感动而热烈滴吻着她。

    沈君菱没有推开隋戈,全心地沉浸在这个只有爱和感动,而没有**的热吻当中。

    良久,隋戈终于放开了沈君菱,说道:“菱儿,谢谢你。”

    “菱儿?”沈君菱郁闷道,“你这个称呼让我觉得作呕,还是叫我‘沈姐姐’吧。”

    隋戈尴尬地笑了笑,“我以为这样显得更柔情似水一点呢。”

    “似水你个头!”沈君菱道,“姐姐也是看你可怜,刚才这个吻算是施舍给你了。”

    “那么,再施舍一个行么?”隋戈同学的『色』心又开始蠢蠢欲动。刚才一时兴起,热吻了沈君菱的嘴唇,但是却还未来得及仔细品尝,只是隐约觉得很柔很温暖,还有一种淡淡的香甜。

    “不行!”沈君菱道,“刚才这个吻,你可以告诉我,你为什么如此激动?如此感动呢?瞧你那样子,好像刚才都快掉泪水了呢。”

    “掉泪,我至于么,你也太夸张了吧。”隋戈说道,神情变得严肃,“不过,我真的很担心你也会变成那种『性』情凉薄的修行者。幸好,你不会!”

    “原来你就是为了这个么?”沈君菱恍然道,心头有些暖意,“我真的这么重要?”

    “对于我来说,你真的重要。”隋戈肯定地说道。

    之前那一刻,隋戈真的很担心,沈君菱有朝一日也会变成一个凉薄的修行者。那样的沈君菱,隋戈绝对不会对她有爱的。

    “吻我!”沈君菱向隋戈说道,然后又忽然说道,“算了!”

    隋戈心头这个郁闷,正要蠢蠢欲动,谁知道沈君菱居然又改口了,而且发动了车子。

    “为什么?”隋戈嫉妒郁闷道。

    “你想当着你未来岳母的面跟我热吻么?”沈君菱问道,用手指了指那边山头。

    隋戈极目望去,那山顶上果然站着一个纤美的身影,似乎在往这边眺望,依稀就是沈君菱的母亲。

    隋戈汗然,问道:“隔这么远,你怎么知道是你母亲?”

    www.778.com 飞速中文网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