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7章 教室里面的好戏
    第147章 教室里面的好戏

    隋戈去上课了。 飞速中文网

    唐雨溪就坐在他旁边的位置上,这让他感觉到原来上课也是一件很愉悦的事情。

    尽管,这一堂《农业生态学》的内容,他几乎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一堂课刚上到一半的时候,一个人却闯入了教室,然后迅速走上了讲台,在正在讲课的教授耳边低语了几句。于是,那教授说道:“各位同学,刘主任有重要的事情要给大家宣布一下,请大家安静一下。”

    刘主任?莫非是农学院的院系主任刘忠海?

    隋戈顿时有一种预感,这位刘主任恐怕八成都是冲着他来的。

    一旁的唐雨溪轻轻握了握隋戈的手,低声说道:“不要冲动。”

    唐雨溪有些担心,以隋戈这家伙的『性』格,如果这位刘“猪人”给隋戈难堪的话,恐怕十有**隋戈会立即翻脸的,到那时候,恐怕就不好收场了。

    谁知道,这位刘主任一上台,矛头就直指隋戈:“同学们,很抱歉打扰了大家宝贵的上课时间。但是,我也是迫不得已了,因为有些同学架子太大,犯了错误之后,不仅不主动向老师和院系领导承认错误,而且还对领导的召见置若罔闻。既然他的架子太大,那么我这个当领导的,就屈尊主动来见他吧。并且,我也希望通过今天的事情,让各位同学都意识到校纪校规的重要『性』,更加要意识到对老师、对领导要有起码的尊重!隋戈同学,你请起立——”

    教室里面,所有的目光齐刷刷地落在了彪悍的“野草哥”身上。

    在草叶科学专业同学们的眼中,野草哥可是神秘的存在,神龙见首不见尾。想不到,今天居然有幸看到他出现在教室里面,而且还即将会同学们演出一场好戏。

    野草哥vs农学院系主任,胜算几何?

    众人拭目以待。

    如果这里有赌场的话,只怕很多人立即会开出盘口来。

    当然,肯定都是押隋戈会输。

    隋戈同学果然起立,然后毫不畏惧地走向了讲台,站到了刘忠海旁边。

    既然刘忠海存心让隋戈难堪,那么隋戈决定给他一个机会。

    正如唐雨溪所说,校园生涯当中,总应该留下一些值得回忆的片段。

    现在,隋戈就在缔造这样一个值得回忆的片段。

    “刘主任你好,我是来聆听你的教诲的。”隋戈很淡定地说道。

    刘忠海稍微有些愣了愣,他让隋戈起立,本意是让隋戈站在座位上,却没想到隋戈这厮居然直接走上了讲台,这不是摆明要跟他“打擂台”么?

    不过,开弓没有回头箭,刘忠海早已经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开除隋戈这个“害群之马”!而且必须是当着全专业学生的面开除隋戈。只有这样,他才能重塑院系主任的绝对威严,从“邮件请假门”和“猪人”的不利舆论中走出来。

    “向你这样目无校纪校规、目无领导的学生,我哪还有什么教诲给你!”刘忠海冷嘲热讽道,“发一封电邮,在学校领导没有批假的情况下就出去游山玩水,我从事了一辈子教育工作,像你这样的学生,我还真是头一次见到!更没想到的是,我本着育人救人的态度,希望你回校之后主动来承认错误,然后再给你一次机会。谁想到,你置若罔闻,居然还要等着领导亲自来找你。像你这样的学生,别说再给你一次机会,我看就是十次机会,你也是改不过来了!”

    “刘主任,我最近实在太忙了。”隋戈平静地说道,“等我忙过了,我就会去找你的。我也没想到,你日理万机,竟然还能抽出时间主动来找我,实在是让我很感动。这么看来,我们学校的领导,的确已经做到了以学生为本。”

    听了隋戈这话,教室里面的同学们不禁生出了一种错觉,仿佛隋戈反而成了“领导”似的呢。

    “像你这种不知悔改的学生,我也懒得跟你多费唇舌了!”刘忠海有些恼怒地说道,“关于你的处分决定已经下来了,院系已经决定,对你做出勒令退学的处分!现在,我就向大家宣布这个决定,希望各位同学们能够引以为戒——”

    “你想开除我?”隋戈打断了刘洪海的话。

    “没错,你这种害群之马,是没有资格继续留在校园的!你这种人的存在,只会玷污校园的纯洁,还会给别的同学带来不利的影响!”刘忠海义正言辞地说道。多日来蓄积的愤怒,这时候终于得到了宣泄。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居然敢挑战他院系主任的威严,如果不将这小子撵出学校,日后他刘主任的威严何在呢?

    “你想开除我,我偏偏不走!”隋戈跟这刘忠海卯上了。

    树活一张皮,人活一张脸。

    本来隋戈呆不呆在学校都无所谓,但是如果被刘忠海这么高调地赶出学校,这种当着众人打脸的事情,隋戈自然不会答应的。

    “开除我,就凭你?”隋戈不屑地冷笑道。

    教室当中,一片哗然。

    就连唐雨溪,也不禁傻眼了:这个家伙,似乎有些嚣张过头了呢!

    但隋戈自然有自己的想法,既然这位刘主任都丝毫不给他面子了,他自然也不用给对方面子。

    没错,如果这个刘忠海一定要开除隋戈,许衡山现在也很难使上力,毕竟他已经退休了,没办法直接『插』手学校和院系的决定。但是,杨振声呢?难道堂堂的东大校长都不能左右他刘忠海的决定么?隋戈有十足的把握,杨振声一定会来求他治病的。那么,顺道让杨振声解决了刘忠海的事情,便只是小事一桩了。

    胸有成竹啊,这便是隋戈同学此时的心境。

    “我不行么?”刘忠海也报以冷笑,“我知道你跟许教授认识,但是这没什么用,学校内部的事务,不容外人干涉!开除你的决定已经拟好盖章,现在,我就要当众宣布对你的处分决定。各位同学,希望你们以儆效尤,不要再犯类似的错误!现在,我宣布——”

    “宣布尼玛个头!”

    就在这时候,教室门外冲进来一个头发凌『乱』、裹着一件红『色』长大衣,穿着『毛』茸茸粉红拖鞋的少『妇』,她一个箭步就冲到了刘忠海面前,然后一个巴掌就扇到了刘忠海的脸上,将刘忠海扇了一个踉跄。

    哗~

    如此变故,教室里面先是一静,然后就如同炸开锅了一样。

    这他妈实在太戏剧!太刺激了!

    本来还以为只是唇枪舌战的文斗呢,谁知道立即就上演全武行了。虽然同学们应该抵制暴力,但不得不承认,暴力永远都是调动人激起的重要因素之一。除了暴力,另外一个因素就是情和『色』。

    刘忠海被对方一巴掌打懵了,怒道:“哪里来的疯婆子!你神经病犯了么!”

    “你,你快去叫保安!”刘忠海又对一旁的教授说道。

    这个看似疯狂的少『妇』双手叉腰,冲着刘忠海骂道:“刘忠海你个王八蛋,你居然敢尾随、偷窥姑『奶』『奶』,今天姑『奶』『奶』就是要当作大家的面揭穿你虚伪、丑恶的本来面目!”

    隋戈有些诧异地向这个少『妇』望去,他也不知道这位“路见不平一拳头”的少『妇』究竟是从哪来冒出来,但是声音和体形都似乎很眼熟呢。

    仔细一看,隋戈总算是认出来了,这位彪悍的奇女子居然是现任校长夫人——宁蓓!

    既然是她的话,那么刘忠海恐怕是白挨一巴掌了。

    本来,宁蓓一般不会做出这么出格的暴力举动,但是她心里面火气大啊!从昨天半夜到前一刻钟,宁蓓一直都在电脑面前查阅海量的学生档案,看得她眼花缭『乱』、疲惫不堪。没办法,如今东大学生太多了,当年她上东大的时候,一个学校都不到上万人,如今一年就招几万人,海量的学生档案,一时半会儿哪里看得完。所以,宁蓓又是喝咖啡又是抽烟的,就是为了提起精神,早点找到“小神医”,给老公调离好身体。

    就在宁蓓都快要熬不住的时候,却看到数据中心系统上发布了一个新的开除学生的决定。鬼使神差地,宁蓓就点开了这个决定。谁知道当她点开这个被开除的学生的资料时,顿时火气腾腾地就上来了:刘忠海这个王八蛋,开除谁他妈不好,非得要开除“小神医”,那不是存心要让她老公以后改名叫“杨萎”么,那不是存心要让她后半生守活寡么?

    于是,宁蓓连衣服、鞋子都来不及换,自然更谈不上化妆了,掐灭手中的烟头,就火急火燎地开车赶到了学校,在半途中还电话通知了正在开会的杨振声。她赶到教室的时候,正看到刘忠海要宣布开除隋戈的决定,于是怒从心来,再加上因为没休息好而内分泌失调,火气就更加旺盛,于是上前就是一巴掌扇在了刘忠海脸上。

    打了人之后,宁蓓才意识到被打的人好歹也是农学院的院系主任,总不能白白打人家一耳光吧。于是,宁蓓随便胡掐了一个“尾随、偷窥”的理由,甭管是真是假,先占了先机再说。

    刘忠海果然也不是省油的灯,平时当官了颐气指使的领导,这时候众目睽睽之下被人扇了耳光,肯定不会罢休,冲着宁蓓骂道:“你这个疯女人、丑女人,也不照照镜子,我会去尾随你、偷窥你么?我宁愿去偷窥罗玉凤,我也不偷窥你啊!”

    宁蓓最恨别人说她是“丑女人”,应该说任何女人都不喜欢被人说这三个字,所以这时候她立即就要冲上去再扇刘忠海的耳光。

    但刘忠海虽然是养尊处优的小官僚,但毕竟是一个男人,这时候有了防备,自然不会被宁蓓给扇着,而且他避开了宁蓓的巴掌之后,反手就是一耳光,往宁蓓的脸上扇了过去。

    眼看这一巴掌就要扇到宁蓓的脸上,谁知道隋戈一伸手,轻描淡写就抓住了刘忠海的手腕。

    不过,隋戈并没有用上真气,否则十个刘忠海也交待在这里了。何况,事情发展成这样,正是有趣的时候,他也希望呈现出一部好戏给同学们呢。

    “放手!”刘忠海威严而冷漠地看着隋戈,“如果你不想因为报复学校领导而进监狱的话!”

    “刘主任,你还真是‘刘猪人’啊。你不知道我这是为你好么?”隋戈嘲讽地说道,“你睁大眼睛仔细看看,你要打的这位是谁。”

    说完,隋戈便松开了刘忠海的手腕。

    这时候,先前那位教授带着两个保安进了教室。

    “你们两个,把这个疯女子给我带出去!”刘忠海颐气指使地说道。

    “谁敢!你们不想干了么!”宁蓓冲着两个保安冷喝道。她好歹也是东大的“第一夫人”,尽管仪容不整的,但是威势却还在。

    “你……你是宁……夫人!”不得不说,保安的眼神就是好,一下子就认出了宁蓓。

    教室里面议论纷纷,毕竟讲台上的这位“疯女人”,可是东大的“第一夫人”啊。男生们更是拼命地擦亮眼睛,想看清楚这位传说中的校长夫人的尊荣,可惜今天的宁蓓,注定只能让这些男生们失望了。

    “宁夫人!”刘忠海心头猛地一惊,“难道是杨校长的‘小老婆’?妈的,我什么时候得罪了她?得罪了这个女人,她以后在杨校长旁边吹枕边风,我不是什么前途都没了!”

    刘忠海仔细一看,可不是吗,眼前这个蓬着头发、穿着拖鞋的“疯女人”还真是宁蓓。

    其实这也不怪刘忠海,以前宁蓓出现在刘忠海面前的时候,那是一身名牌服装、首饰,艳光超人,风『骚』尤物,那种场合上的宁蓓,的确让刘忠海有一种想要将她压在身下狠狠蹂躏的冲动。

    但是现在,整出这样的事情,刘忠海知道自己肯定已经彻底得罪了宁蓓,形势已经是骑虎难下。想到这里,刘忠海一咬牙,决定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先将隋戈这小子弄出去再说。反正,宁蓓虽然是校长夫人,但是也没有权利公然干涉院系决定的!

    于是,刘忠海强忍着怒气向宁蓓说道:“宁夫人,我不知道您对我有什么误会,但是现在,请您不要干涉我们院系的决定,好吗?”

    宁蓓也知道,她虽然是校长夫人,但是明着却不能影响到院系做出的决定。所以,他来这里,也只是打算先搅『乱』场子,让刘忠海暂时没办法开除隋戈。另外,最重要的一点,她是希望能够获得隋戈的好感,这样给她丈夫治病的事情才能顺理成章。只是,没想到刘忠海老『奸』巨滑,一下子看到了她的软肋,准备行使他院系主任的生杀大权,对隋戈来一个先斩后奏。此时,刘忠海将一切的怨恨都算在了隋戈的头上。

    “现在,我宣布——”刘忠海又一次拿起了处分决定,朗声宣读。

    “刘忠海!你这个院系主任好威风啊!”这时候,一个雄浑、威严的声音在教室门口响了起来。

    “oh my god !校长居然来了!”“校长?什么东东?”“宁蓓的男人!”“观望……”

    教室里面再次响起了一片惊呼之声。

    传说中四年只能见到两面的校长大人,今天居然近距离地出现在了同学们面前,不想轰动都不行呢。并且,校长大人的旁边,还站着两个管事的副校长。

    叮铃!

    眼看好戏就要上演,但此时下课铃声却不合适地响了起来。

    在平时这个时候,等铃声响完的时候,教室的里面的人也差不多走了一半,但是今天,教室里面居然一个人都没有离开。

    这只能算是一个奇迹,但是它就是发生了。

    不仅如此,教室里面的人反而增加了一些。

    很显然,一些酷爱八卦的同学们,已经得到了消息,趁着下课的时候悄然溜进了教室。

    铃声响着的时候,讲台前面的领导们谁都没有说话,但是剑拔弩张的气氛却越来越明显。

    那位讲课的教授,已经悄然退后了几步,显然是不想被殃及池鱼。

    谁都知道,铃声停止的时候,便是校长大人发飙的时候。

    www.778.com 飞速中文网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