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章 被审讯
    第96章 被审讯

    八字衙门向南开,有理没钱莫进来。 飞速中文网

    这是古时候的说法,在古代王朝,衙门就相当于现在的有关部门。

    警察局,在普通老百姓的心中,仍然还是等同于衙门。

    衙门,有理没钱就不要去。当然,没钱有权也行。如果既没钱也没权,那么就只能将希望寄托在千年出不了几个包青天身上了。

    此时,隋戈同学被“押解”到了公安局。

    因为黄队胸膛上的“野草”还没除掉,所以他们对隋戈倒是客气,连手铐也没有带。

    而隋戈,也没有逃跑的打算。

    说到底,他根本就没有干什么强『奸』的事情,如果一逃,那不真成了逃犯么?更何况,隋戈也想知道,究竟是谁在害他。黄队这些人,显然只是替人跑腿而已,真正的幕后之人,还未现身呢。

    到了警察局之后,黄队摆出一副低姿态,向隋戈说道:“隋先生,你也知道,我这是公事公办,并不是有意针对你。你如果觉得自己是清白的,就应该想办法证明,而不应该为难我。”

    黄队如此说,自然是希望隋戈将他胸膛上的“野草”弄死,然后再想办法慢慢泡制隋戈。

    对于黄队长的打算,隋戈心里也很清楚。不过,这个黄队长只是一个小角『色』,隋戈并不是真想弄死他,而且,隋戈也想知道幕后之人究竟是谁,所以他取掉了『插』在那株三元易经草茎秆上的九叶悬针松,然后冲着那株三元易经草的茎叶连刺数下。

    乙木神针可是专门针对草木的针法,自然是立杆见影。

    很快,黄队长胸前的那株怪草就枯萎了,然后茎叶掉落在地上,只有一个古怪的疤留在他胸前。

    看到怪草被除掉了,黄队长目中闪过一丝狡诈,心想:“这小子毕竟是年青,几句话就将他给糊弄过去了。现在老子已经没有了顾忌,等会儿就可以慢慢地收拾你,然后向陈副局长邀功去。”

    隋戈却是另外的想法,觉得这个黄队长只是个小角『色』而已,他的死活都没什么重要。况且,现在“拔草”,等会儿一样可以再“种草”,要蹂躏这样的小角『色』,实在太容易了。

    毕竟,黄队长不是内家高手,隋戈要将种子“种”在他的身上,易如反掌。

    黄队长这厮确信自己没事之后,果然就变得“威武”起来,向另外两位警察说道:“陈局长还等着审讯报告呢,还不赶紧带疑犯去审讯!”

    黄队长果然『奸』猾,这一次并不亲自对隋戈进行审问,只是在审讯室外面,通过监视仪查看隋戈的一举一动。

    隋戈双手被铐着,带进了审讯室。

    “交待吧!”审讯室里面,一个警察寒着脸向隋戈喝道。

    “交待什么?”隋戈惊讶、不解道。

    “哼!到了这里,你还敢不老实么!”审讯的警察使劲将一份文件摔在隋戈面前,“你强『奸』幼女,猪狗不如!现在被我们警方擒获,还不坦白从宽!”

    隋戈瞅了瞅文件,果然是一件发生在东江市的强『奸』案,上面的案情分析写了很多,然后矛头直指隋戈,于是他就成了警察眼中的头号嫌疑犯了。

    隋戈自然没有去干这种丧心病狂的事情,但是从这份文件上来看,他的嫌疑的确很大。因为在事发的现场,发现了隋戈的衣服,上面还有受害者的血迹,另外还有隋戈的『毛』发等证物。

    所以,单单从这份文件上来看,隋戈那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

    所谓的坦白从宽,大概就是要让隋戈“认罪伏法”吧。

    不得不说,这份文件处理得很“专业”,从外行人来看,几乎是滴水不漏。如果要陷害一个普通人,这已经完全足够了,但是要陷害隋戈,却根本不行。

    “麻子山公园我一次都没去过,昨天我一直都在屋里面。”隋戈开始“交待”。

    “放屁!”另外一个审讯警察骂道,“老子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呢!”

    “老王,冷静点!”另外一个警察说道,“现在提倡文明审讯,不能轻易侵害疑犯的人身权利。当然,除非是极少数情节恶劣的不法分子,我们才能采取‘极端’的审讯方式嘛。小子,你就不要狡辩了,如果你没去过案发现场,怎么会有你的衣服,怎么会有你的『毛』发呢!”

    “前几天,我们寝室失窃,我的衣服都被偷走了。”隋戈说道,“这一点,我们寝室的人可以作证。”

    “是吗?”

    审讯警察“明察秋毫”地说道,“既然是寝室失窃,我们已经调查过了,只有你丢失了东西,你说这是什么原因?更何况,小偷别的东西不偷,为什么只偷你的衣服?你不觉得这解释不过去吗?还有,当时寝室里面有三个人,为什么没有当场发现小偷呢,是否小偷就是你这个‘内贼’呢?”

    “联想丰富啊!”隋戈同学佩服地说道,“警官,您真是名侦探柯南啊。”

    “给我严肃点!”审讯警察怒喝道,“我跟你说,狡辩是毫无用处的。现在铁证如山,只要将你交给法庭,强『奸』罪肯定会成立的。与其说我们现在是审问你,倒不如说是给你一个坦白从宽的机会,你居然还不知道珍惜。看样子,你真是打算将牢底坐穿了啊!”

    “如果我真有罪,坐牢枪毙都没关系。不过,我是无罪的,所以没什么好坦白的了。”隋戈向这审讯官说道,语气显得很是不耐烦。

    “老王,看来只有交给你来审讯了。”这位警察叹道,“我本想给他一个机会的,谁知道他竟然不懂得珍惜,真是执『迷』不悟啊。”

    “我早就说过,这些社会败类,就不应该对他们客气。”叫老王的审讯警官冷哼一声,从腰间『摸』出一串钥匙,“等我把他弄进了小黑屋,他自然就老实了。”

    先前这位审讯警察提醒老王道,“别打他脸,免得被媒体曝光!”

    “放心。”老王嘿嘿一笑,“干这种活儿,我有经验的。”

    于是,很快隋戈就被弄到了一间秘密的“黑屋子”里面。

    黑屋子,其实并不黑,而且灯光很亮,强光灯照得你连眼睛都睁不开。

    老王警官皮笑肉不笑地向隋戈说道:“我是一个粗人,没多少文化,转业之后,就分到了警察局,因为文化低,只能干这种力气活。本来,我对审讯工作没什么兴趣的,但俗话说干一行爱一行,经过了十多年的磨练,我倒是真的喜欢上这工作了。我喜欢听你们这些败类哀嚎,看你们痛哭流涕……对了,你喜欢鞭刑,还是老虎凳呢?别的选择也还有,不过我喜欢从低级的开始玩。”

    “你兴致这么高,那就随便你吧。”隋戈无所谓道。

    “你就是‘自助餐’咯。”老王嘿嘿一笑,将隋戈铐在了一个钢架子上,然后抽出了一根警棍,在手中掂量了几下,忽地狠狠一棍,抽在了隋戈的胸膛上。

    蓬!

    这一棍,力道很大,很猛。

    www.778.com 飞速中文网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