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章 剪短了长发
    第79章 剪短了长发

    “麻痹的!”

    隋戈捏着曾铁鸥脖子破口大骂道,“别他妈开口闭口就什么少林寺、少林寺,你不觉得害臊,我他妈都觉得耳朵不舒服。 飞速中文网这年头,少林寺怎么了?菜市场门口摆摊卖膏『药』的和尚,说他们是少林寺的,搞得城管不敢管;杂技团搞杂耍的,也说是少林寺的,不用交税;还有董九这样混黑道的,也说他妈是少林寺的,让别人不要跟他们抢地盘。你们少林寺究竟怎么了,好像什么死猫烂狗的人都往里面收呢!”

    “你……不准你侮辱少林!”曾铁鸥冷喝道。

    “我他妈就侮辱了又怎样?”隋戈直接豁出去了,“麻痹的。瞧瞧你们两个少林俗家弟子的德行。董九,你既然要混黑道,就应该有被人抢地盘、被人弄死的觉悟,别他妈一张口就说你是少林俗家弟子!还有你,曾铁鸥,我听说你是武警部队教官,本来敬重你是一个汉子。谁知道,你他妈跟董九一个德行!怎么,输不起吗?输不起的话,你就别上擂台丢人现眼啊!”

    痛快地骂了一通之后,隋戈松开了卡住曾铁鸥脖子的手。

    尽管隋戈没有动用真气,但是五根指头依然在曾铁鸥的脖子上留下了清晰的痕迹。

    对于曾铁鸥来说,这已经是奇耻大辱了。

    不过,隋戈骂完之后,却是看也不看曾铁鸥和董九两人,大步流星地离开了甲板。

    这时候既然已经撕破了脸面,山熊也在乎什么少林俗家弟子了,向董九和曾铁鸥说道:“别忘记了之前的约定。以后,东江市的地盘,你们绕着走!”

    董九冷哼了一声,却没有出言反驳。

    反正,这一场比试已经输了。按照规矩,天狗帮和董九,都不能再染指东江市的黑道生意了。如果董九敢背信弃义,便会被明海省的黑道人士群起而攻之。

    山熊和眼镜正要离开,却听见一旁的赵三爷说道:“山熊,这甲板上江风这么大,你这个地头蛇,难道不请我这老头子到下面避避风、喝喝酒?”

    赵三爷这话一出,山熊和董九一齐诧异。

    要知道,赵三爷毕竟是董九和曾铁鸥请过来,现在却公然跟山熊示好,那也就等于是打董九和曾铁鸥的脸面呢。

    其实,赵三爷倒不是想结交山熊,而是希望结交一下隋戈。

    这个少年的身手和为人,给赵三爷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

    要知道,近些年来,少林寺的势力的确扩张得很厉害,广收门人,导致门下良莠不齐,否则也不会有董九这样的败类人物出现。而诸如武当、八卦门、形意门等门派,对少林寺的一些做法已经很有些不满了,只是碍于少林寺如今门人众多,门下高手如云,所以也只能敢怒不敢言。

    隋戈先前骂曾铁鸥的一席话,但是骂出了赵三爷等人的心声。

    山熊愣了一下之后,意识到这可是一件好事,连忙笑道:“就怕三爷不肯赏脸呢。”

    “山熊,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谦虚了。”赵三爷边走边说道,“现在的东江市黑道,你差不多已经一手遮天了呢。”

    “天那么大,我哪能遮得了。”山熊陪笑道,“况且,东江市不是还有一个毒蛟么?”

    赵三爷微微错愕,然后笑道:“没错。玉蛟这丫头,的确有些本事。对了山熊,你从哪里请来这么一位年青高手……”

    看着赵三爷跟山熊两人又说又笑地离开,董九低声骂了一句“老东西”,然后向曾铁鸥说道:“曾师兄,今天我们师兄弟算是栽在这里了。这事儿,你打算怎么办?”

    曾铁鸥冷冷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等我打通奇经八脉,真气修为达至化劲之后,自然会找他一雪今日之耻!”

    董九心想,等你打通奇经八脉,只怕十年时间都不一定够,那时候黄花菜都凉了。不过,董九嘴上却说道:“师兄打通奇经八脉,那是迟早的事情。不过,总不能就让他们这么逍遥快活下去吧?”

    “那你有什么办法?”曾铁鸥说道。

    “你还记得那小子最开始用指法吧?”董九说道,“是不是有种熟悉的感觉?”

    曾铁鸥一想,立即说道:“听你这么一说,我也有同样的感觉。那小子最开始施展的那套指法,好像很眼熟似的,以前在少林寺好像见过——对了,我想起来了!罗汉堂首座永武师祖曾经施展过,是少林寺的内门绝技拈花指!难道,那小子是我们少林寺的?我呸,他绝对不可能是少林寺的人,否则语气不可能对少林不敬。而且,他那套指法,好像跟我们少林的拈花指有些不一样……总之,这小子有些邪门就是了。”

    “甭管是不是少林的拈花指。”董九阴阴一笑道,“只要我们认为是拈花指就行了。”

    “你的意思是?”论阴谋诡计,曾铁鸥显然就不如董九了。

    “咱们两人一口咬定就是拈花指。然后,将这事禀告少林寺。”董九说道,“那时候,罗汉堂自然会派人来查探情况,毕竟内门绝技外漏,可是不小的事情。以那小子的个『性』,如果少林寺的人来查探,必然会跟他产生冲突,那时候,无论那小子用的指法是不是拈花指,都并不重要了。”

    曾铁鸥虽然不擅长阴谋诡计的,但是脑子却不笨,经董九这么一点,立即就明白了,说道:“没错,那小子不是口出狂言,看不起少林寺吗?那正好,我们对付不了他,罗汉堂的那些武僧,自然有人会对付他的。任何人,胆敢藐视少林,都会付出惨重代价的!”

    说完之后,曾铁鸥『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因为被隋戈用手指卡过,到现在都还觉得不舒服。更恼火的是,上面居然留下指印,这简直就是耻辱的印记,自然不能被外人看到。曾铁鸥盘算着,等游轮靠岸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买一条围巾。

    对于董九和曾铁鸥的阴谋,隋戈无从得知。

    下了甲板之后,隋戈和赵三爷见了一面,探讨了一下武学拳术。赵三爷虽然是黑道名宿,但是却并没多少架子,所以隋戈跟他倒是谈得拢。

    隋戈从山熊口中得知,赵三爷曾经可是明海省第一帮会三江堂的三当家,如今虽然金盆洗手,但是在明海省的黑白两道都颇有影响力,能够跟赵三爷结识,对狂熊帮和华生『药』业公司,都有莫大的好处。不过,隋戈一心只想着医、『药』方面的事业,对黑道却没有多大的野心和志向。

    只是,隋戈虽然志不在黑道,但是黑道上发生的事情,还是对隋戈的事业产生了不小的影响。

    董九认栽的事情,尽管没有大肆渲染,但是却不胫而走,很快已经传遍了整个东江市。山熊和狂熊帮的声威更上一层楼,一些想打华生『药』业公司主意的野心份子,也因为这件事而暂时收敛了爪牙。而帝玉膏的销量,居然也随之水涨船高。

    经过眼镜解释,隋戈这才知道,原来帝玉膏的相当一部分顾客,都是黑道人士。

    其中的原因,其实稍微一想就明白了。

    黑道人士,帮派火并、打架斗殴都是家常便饭,受伤自然也就是免不了的事情了。而现在的黑帮拼斗,真正玩命的时候并不多,所以大多数时候,受伤都是轻伤、皮外伤。这种伤,不治的话,自然不行,但要是去医院的话,太贵、太费事。所以,帝玉膏一出现,立即受到了许多黑道人士的欢迎。

    根据眼镜的说法,自从有了帝玉膏之后,东江市的混混们无论是谁,屁股兜里随时都揣着几张帝玉膏。按照这些黑道人士的说法,帝玉膏当真是好东西。打架的时候,能够提升抗击打能力;打架完事之后,能够快速治愈伤势;就连出去打炮,保不准都有用得着的时候,万一闪着了腰,如果没有帝玉膏,出台的钱就白花了,而贴上膏『药』,分分钟之后就能龙精虎猛,更胜往昔……

    总之,隋戈同学虽然志向不在江湖,但江湖之上,却已经有了他的传说。

    别的不说,在眼镜看来,隋戈研制出帝玉膏,让狂熊帮一半以上的帮众从混混升级到了五险一金的“公司白领”,已经算是了不起的“功德”了。

    狂熊帮进行了公司化转型,帝玉膏的市场不断开拓扩大,已然走入了正轨。

    隋戈同学向来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所以放任眼镜去管理华生『药』业公司,而他则将精力放在了修行和培育灵草上面了。因为对于隋戈而言,修行和培育灵草才是正途。

    当然,隋戈并没有忘记为小雨母亲治病的事情。

    下午四点的时候,隋戈又去了林小雨家。

    这两天,在隋戈的诊治下,林母的病情好转得很快,一是因为身体内的毒素已经被隋戈用真气和乙木神针针法给『逼』了出来;二是因为林母心头的郁闷和仇恨得到了排解、疏通。因为隋戈已经将冯天明的下场告诉了林母,并且对她开玩笑地说道,等林母身体痊愈之后,可以扔两个硬币到冯天明面前。

    这一次诊治完毕之后,隋戈向林母说道:“阿姨,你这身体内的毒素已经去得差不多了,所以四肢已经能够活动了,之所以还不能下床走动,只是因为常年卧床,伤了元气。这个石匣子里面装着三粒『药』丸子,你每天吃一粒,切记不能多吃,也不能跟别人提起这事。三粒吃完之后,你身体元气就可以恢复,也就可以正常活动了。”

    说着,隋戈取出了一个镶嵌着玉石的“石匣子”,递给了林母。

    林母对隋戈的医术可是有十足的信心,听见再过三天自己就能痊愈,连连道谢。

    隋戈又道:“阿姨,你也不用客气。等你的身体完全康复之后,一定要让小雨返回学校念书。多念点书,多明事理,总是好的。如果有什么困难的话,尽管来找我就是了。”

    “隋先生,这……我都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林母感激涕零道,“总之,下辈子我们就是做牛做马,也要报了你的恩情。”

    “阿姨言重了。”隋戈起身说道,然后又向小雨道,“好好照顾你妈。”

    “隋哥哥,我送送你。”小雨说道,将隋戈送出了门,然后忍不住问道,“我怎么好几天没见到唐老师呢?”

    “这个……我也不知道呢。不过,别担心,她不会有事的。”隋戈说道,眉宇之间有些担忧之『色』。

    不仅小雨好几天没有见到唐雨溪,隋戈也同样没有见到她。就连昨天晚上的外语课,唐雨溪也没去,依稀听说她出了什么事情,但是她的手机却打不通。

    现在,听小雨这么一问,隋戈心头越发有些不安,于是,决定晚上的时候去拜访一下许衡山,顺便向他询问一下唐雨溪的情况。

    隋戈满怀心事,心不在焉地向学校走去。

    “喂——”

    这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隋戈同学,你太过分了吧,居然对老师视而不见!”

    隋戈回转身,只见一个上身穿着黑白格子衬衫,下身穿着一条白『色』瘦身休闲裤,脚上踩着一双黑『色』跑步鞋的美女正撅着嘴巴、佯怒地望着他。

    这个美女,让隋戈有一种熟悉而有陌生的感觉。

    “还看!没见过美女么?”美女冲着隋戈说道。

    “唐雨……老师,真的是你?”本来,隋戈对唐雨溪是极其熟悉的,但这一刻还真有些认不出她来。

    “哼!现在认出来了?”唐雨溪哼了一声,“刚才你可真过分啊。跟我擦肩而过,居然敢视而不见,就好像压根儿不认识我似的。就算不认识吧,这么大一个美女从你旁边走过,你居然都不回一下头,这简直太过分了吧?”

    “这也叫过分?”隋戈说道,“古人有云,目不斜视为君子。”

    “为君子?就你,伪君子还差不多。”不知道为何,今天唐雨溪的语气也比平日更活泼,好像放得更开一些。

    隋戈将目光落在唐雨溪的身上,又仔细看了看,终于发现了唐雨溪今天的不同之处:

    她竟然将那一头灵秀的长发给剪短了!

    www.778.com 飞速中文网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