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章 再见蓝兰
    第37章 再见蓝兰

    一个戴着鸭舌帽,穿着红白相间格子衬衣、牛仔裤、运动鞋的女人走出了人群,她的手里面还拿着一个小型摄像机。 飞速中文网

    “这不是蓝兰吗?”人群当中有人认出了这女人。

    听见“蓝兰”的名字,隋戈耳朵一下子竖了起来,这个名字的主人,让隋戈同学印象极深啊。

    蓝兰今天的穿着很随意、很干练,却是别有风情,显然她是认真在城市中寻找着新闻素材。

    不过,蓝兰的目光,还是那么一如既往的冰凉,能够拒人于千里之外。

    蓝兰没有往隋戈这边看过来,目光直视着救护车中下来的几个人,义正言辞道:“这钱,你们不能收!”

    “蓝主播,我平时也看你的节目,也尊敬你的职业道德。但是,我们医院有我们的规定,出动救护车,就是要收钱,而且这钱也不是我个人得,都是收归医院所有。”青年医生认出了蓝兰,说话语气倒是比之前客气了不少。

    “无论是医院,还是医生,都应该将‘救死扶伤’这四个字视为最高宗旨。如果医院、医生,都只想着向病人谋取利益,那还谈什么医风、医德,还谈什么改善医患关系呢?”蓝兰言词犀利地说道。

    青年医生见蓝兰不给面前,火气也就上去了,说道:“蓝大主播,我们少谈点那些不现实的大口号吧。一个医院如果不盈利,我们医生、护士吃什么?医风、医德能够当饭吃么?规定就是规定,不可能因为我或者你而改变!”

    “好吧,既然你说医院是以牟利为目的,那我们就姑且把医院视为一个做生意的公司吧。”蓝兰说道,“既然是做生意的公司,那么就有亏有赢吧?你们医院出动救护车,这应该算是一种生意投资吧?如果患者上了救护车,去了医院,为你们医院贡献了医疗费,你们就盈利了,对吧?反过来,患者没有上救护车,这说明你们的投资失败了,对吧?既然是投资失败,自然应该你们医院自己承担,凭什么要患者承担?难道医院做生意就只能赚,不能赔?”

    “没错!你们医院真是想赚钱想疯了啊!”“你们开救护车兜风,还要向别人收钱啊?”

    不少人开始声援蓝兰。

    “你……你这是强词夺理啊!”青年医生怒道,“蓝大主播,你不去做律师真是可惜了!”

    蓝兰恍若没有听到青年医生话中的讽刺,继续说道:“如果真是我强词夺理,为什么群众会支持我,而不是支持你们呢?”

    “那是因为你们这些人对医生、医院有偏见!有敌意!”

    “是啊,医者父母心,医生和患者的关系,本来亲如一家,但是现在怎么有了偏见,成了仇人呢?”蓝兰不愧是新闻工作者,善于找到事情的关键进行抨击,“那是因为,你们已经不把自己当医生了,把自己当成了商人!开口闭口盈利、利益、钱!你们再看看这位同学,他是一名中医,见到有人受伤,第一个上前救助,为伤者解除痛苦,并没有首先去谈钱、谈利。他也是医生,为什么我们没有抨击他,没有仇视他呢?因为他身上有医风、医德,医者大爱的精神,有一颗医生应有的仁心!”

    隋戈心头热乎乎的啊,觉得脑门上好像多了一圈光环,整个人忽然都高大许多了呢。蓝大主播,真是太会捧人了,听得人都飘飘然了呢。

    “蓝主播说得好!”

    “没错!这小伙子是好人,比这些势利西医强多了!”

    “还白衣天使呢,我呸!”

    “……”

    蓝兰的一番话,彻底点燃了四周群众的情绪,在众人的强烈谴责之下,救护车终于灰溜溜地开走了。

    这时候,蓝兰将摄像头往隋戈这边调转过来。

    隋戈同学吞了一口唾沫,润了一下嗓子,准备接受采访。

    “请问,老太太您现在有什么想法?”

    隋戈同学孔雀了,因为蓝大主播只是想采访老太太几句。

    “我……我觉得,还是好人多!你们都是好人!”老太太朴实地说道。

    隋戈同学被采访的希望落空,只得准备离开,不过,这老太太腿骨刚正位,这两天是不能多走路了,所以只得找车将她送回去。

    但是,隋戈同学现在身上就揣着两块钱,想打车也不够啊。

    让这老太太出车费,也没什么不好,但关键是隋戈刚被蓝兰加持了荣耀光环,形象这么高大、光辉,如果一转眼就问老太太要车费,光辉影响不是就有瑕疵了吗?

    “蓝主播,借一步说话。”隋戈上前一步,向蓝兰低声说道。

    经过今天的事情,蓝兰对隋戈的印象好像改善了一些,往一旁挪了几步,问道:“什么事?”

    “那个……你身上有没有带三五十零钱啊?”隋戈硬着头皮说道。

    “怎么了?你准备向我收诊金啊?”蓝兰皱眉道。

    “不是。”隋戈连忙解释,“我身上就两块钱了,没办法打车送老太太回家啊……”

    “……”

    蓝兰一阵无语。

    随后,她慷慨地借给隋戈一百块。

    隋戈拿了钱之后,很快招到了一辆出租车。

    老太太姓郭,家在东江市的郊区,是一栋二层小洋楼,从家里面的摆设来看,算是普通人家,不算富足,但也不算贫寒。

    郭老太很热情,应要留着隋戈喝点水,并且还特意给隋戈冲了一杯速溶咖啡,拿了一袋饼干。

    在老太太的眼中,速溶咖啡大概就是最高档的饮料了。

    招待“恩人”,自然要上最高档的。

    隋戈本打算迅速喝完咖啡就闪人,谁知道外面竟然下起了大雨。

    无奈之下,隋戈同学只得继续喝咖啡、吃饼干,然后听郭老太聊聊家常。

    听郭老太说,她老伴多年前就病逝了,家里就一个儿子,她儿子是一个卡车司机,白天多数都在外跑运输,经常到晚上很晚才回家。不过,她儿子很孝顺,每次跑了长途,总会买许多特产孝敬她……

    直到傍晚的时候,这一场大雨才稍微停歇,隋戈借机告辞。

    郭老太又要留下隋戈吃完饭,他费尽唇舌才推辞掉。

    离开的时候,隋戈又送了几贴狗皮膏『药』给郭老太,因为她也有点风湿的老『毛』病。

    大雨初歇,坑洼的公路上积起了不少的水坑,道路两旁的小沟里面水流奔腾。

    天『色』很暗,看来这一场雨并没有完全下透。

    不知道因为大雨的缘故,还是因为这里是郊区,隋戈沿着公路走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才碰到了一辆出租车,上车之后,这位出租车司机居然还不计价,要隋戈直接给三十块车费,不然就拉倒。

    隋戈算是明白了,自己今天真的点背。

    先是落入周处一等人布下的圈套,然后接着就被沈君菱玩至崩溃,再然后又被唐雨溪彻底误会。现在,居然还要被一个出租车司机欺负了,想想就来气啊。

    今天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被蓝兰表扬了两句,但是表扬有什么用啊,能够安抚隋戈同学这一颗失落、受伤的心吗?只要想想唐雨溪从酒店离开时的那双充满杀机的眼睛,隋戈同学就一阵颤栗。

    误会就像是仇恨一样,不会因为时间而褪『色』,只会越积越深,越难化解。

    如果这个误会不澄清的话,只怕好不容易才在唐雨溪心中建立起来的良好印象就要彻底崩塌了。

    “对了,今天晚上有两节外语辅导课,也许可以找个机会给她解释一下。”

    隋戈心想道,开始思索着如何跟唐雨溪解释一番。

    天『色』越来越黑,这时候天空下起了蒙蒙小雨。

    前往发丰镇的山路上,一个行人都没有,过往的车辆也很少。

    道路一旁,是黑幽幽的树林,另外一旁,是一片苹果地。

    嘎吱——

    就在这时候,出租车忽地一个急刹车。

    前方有两道强光照了过来。

    隋戈心头忽地涌起了一种危险的警觉。

    www.778.com 飞速中文网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