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章 乙木神针
    清晨,天刚亮,隋戈就赶去了温室棚。

    因为灵壤、灵雨的滋润,药田里面的药草幼苗长势极好,温室棚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药香味。

    嗖!

    一道银光从药田中飞射而出,落在了隋戈手掌中。

    这条银音蛐蟮,已经开始视隋戈为主人,并且开始主动讨好起来。没办法,这条蚯蚓大概也明白了一个道理,只有跟着隋戈,它才可能有灵草吃,才能快速提升修为。

    隋戈轻轻弹了一下这条银音蛐蟮,将其放入药田之中,随后将一根九叶悬针松取了出来,拈在指间。

    嗤!嗤!嗤!嗤!

    隋戈用松针以极快的速度在一株药草的茎秆上连刺几下,每刺一次,那株药草的枝叶都会轻微颤栗一下,就像是人被扎针一样,总会因为疼痛而轻微颤抖一下。

    给药草扎针,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即便是隋戈自己,也觉得匪夷所思。虽然之前隋戈就知道灵草四诊术当中有这么一套“乙木神针”的针法,可以通过刺激草木经络来激发药草的药性、灵性,但是他从未尝试过。因为这套针法需要很快的速度和精准度,至少要淬体期修为才能够施展,而且这套针法的效果,会随着施针者的修为提升而提升。

    另外还有一点,草木都是木属性,五行之中,金克木,所以施展乙木神针绝对不能用钢针、银针,只能用木属性的“针”。但木属性的针,哪有那么细而硬的,如果不是因为侥幸得到了九叶悬针松,隋戈也没办法施展乙木神针的。

    几针过后,那株药草的叶片顶尖处渗出了一两滴黄褐色的液体,然后落入药田当中。这几滴黄褐色液体,便是这株药草体内的杂质。祛除了杂质之后,这株药草的药性自然会提高一筹的。

    见这乙木神针大有效果,隋戈信心大增,开始继续对其它药草进行“针灸”。

    “针灸”结束之后,隋戈再次开启**阵法,用灵雨催生药田中的药草和人参。

    随后,隋戈抄起锄头,快速地铲掉了药田中的野草。

    接受了灵雨滋润之后,这些该死的野草,也比以往长得更加茂盛而顽强。幸好,神农仙草诀中居然还有一套锄草的套路,叫做“震灵锄法”,用来锄草倒是极其容易。

    银音灵蟮也没有闲着,开始快速穿梭于药田之中,尽力改变着药田土壤的品质。

    这一趟劳动结束之后,隋戈居然累出了一身的汗水。

    沉浸在种植乐趣之中,转眼间一周时间过去了。

    温室棚中的药香味越来越浓,之前种下的药草幼苗,长大长高了好一截,变成了成熟的药草。

    至于那些野人参,茎秆已经长到了一尺多高,枝繁叶茂,而且已经有开花的迹象了。看到这样的状况,隋戈信心大增,因为人参一般要三年才会开花。这就足以说明,这些野山参在一周之内,已经吸收到在野外三年才能够吸收到的天地灵气,甚至更多!

    而以后,随着药田土壤品质的提升,再增加“针灸”和**大阵开启的次数,这些野山参成长的周期还会继续缩短,看来用不了多久,隋戈就能够催生出一批真正的野山参!

    以野山参的精贵价格,隋戈同学成为百万富翁,应该不是一件难事呢。

    “哇哈哈!”

    想到这些,隋戈同学得意而畅快地笑了起来。

    银音蛐蟮从药田里面钻了出来,望着隋戈,不知道主人为何如此高兴。

    下午没课,隋戈打算去拜访一下许衡山,顺便为他去除病根,彻底解决腰痛的老毛病。

    许衡山对隋戈的印象很不错,尤其因为隋戈在花草种植、养护方面的天赋,许衡山一旦遇到问题,就会跟隋戈联系,询问应对的方法,而隋戈也会欣然帮忙,所以这一老一少虽然认识不久,但彼此已经很熟识了,俨然忘年之交一般。

    这一次隋戈种植了许多药草,其主要目的也是为了替许衡山治愈他的老毛病。

    隋戈拧着一塑料袋子的药草从植物培育基地出来,正要前往许衡山的别墅,这时候一辆宝石蓝跑车停在了旁边,里面的美女冲着隋戈说道:“上车!”

    车上的美女自然是唐雨溪,隋戈赶忙屁颠屁颠地钻进了跑车。

    附近路过的学生见状,鄙夷地冲着车上的隋戈低声骂了一声,“小白脸!”

    隋戈同学不知道自己成了千夫所指的小白脸,上车之后,目光就一直停留在唐雨溪身上,片刻都没有移开过。

    有一类女人,每一次见面,都能够给你带来新鲜的感觉,百看不厌。

    唐雨溪,毫无疑问就是这类女人。

    今天的唐雨溪, 上身穿一件灰色v领七分袖休闲衬衫,下身配搭一条黑色修身七分裤,再加一双淡紫色的复古印花高跟鞋,光洁的脖子、耳朵上没有任何的配饰,也不着妆彩,显得异常的简单、干练,却又有一种难以描述的风味。

    尽管已经适应了隋戈的“色狼之眼”,但是被他这么一直盯着,唐雨溪还是有些受不了,不满道:“隋戈同学,注意素质!”

    “素质,什么素质?”隋戈不解道,“我的素质应该很过硬吧。”

    “你的那双贼眼!”

    唐雨溪只能点明道,“你这样看人,会让人觉得很不礼貌。”

    “噢,原来是这样。”隋戈叹道,“我这双眼睛就是这样,一看到美女就转不动了。不过,长得漂亮也不是你的错。”

    唐雨溪简直无语,心说这厮的脸皮当真不是一般的厚呢。

    “唐小姐,你怎么经常在东大附近溜达呢,难道你也是东大学生?”隋戈有些好奇道。

    “你觉得呢?”唐雨溪反问道。

    “应该是吧,大三还是大四?”隋戈说道,“应该是大三吧?”

    瞧唐雨溪的年龄,隋戈觉得她应该是大三的师姐才对。

    “嗯。”唐雨溪淡淡一笑。

    “天可怜见,我总算见证了一点:东大的确是有美女的。”隋戈欣慰地说道。

    “难道你读大学,就是为了欣赏美女吗?”唐雨溪的语气微微有些不屑。

    隋戈却不在意,义正言辞地说道:“对于大多数男生来说,读大学的确只为了两样东西:美女和工作。而且,前者的比重远大于后者。”

    “果然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唐雨溪哼道,“你呢?”

    “我当然也喜欢美女。”隋戈说道,“不过,我读大学还为了一件事——种草。”

    “种草?”唐雨溪疑惑道,“种什么草?”

    “可以治病的草。”隋戈说道,“能够治愈一切疾病的药草、仙草。你忘了吗,我们曾经打过一个赌。”

    “什么赌?我不记得这回事。”唐雨溪故作糊涂。

    “是吗,那我就再提醒你一下。”隋戈说道,“你说如果我能够让天下人都看得起病的话——”

    “那是你说的!”唐雨溪打断了隋戈的话,然后说道,“下车吧,到了。”

    隋戈无奈,只得拧着塑料袋从车里面钻了出来。

    这时候,隋戈才发现旁边停着一辆黑色奥迪,心想:“难道许老今天有客人在家?”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