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章 警告处分
    第二天,关于隋戈的处分决定就下来了。

    当处分决定下来的时候,所有人都不禁傻眼了,校园论坛上也是一片哗然。

    警告处分。

    居然只是一个不痛不痒的警告处分,外加一点劳动处罚。

    这样的结果,实在是太令人意外了。公然殴打学校辅导员,这种事情最次都会挨一个记大过的处分,何况被打的还是周处一这样的关系户。不过,处罚的结果虽然出人意料,但无疑也是很解气的。周处一偷抢狗尾草的视频,早已经传到了校园网上,尽管后来被教导处的人给和谐了,但相当一部分人都知道事情是怎么一回事。

    在许多人看来,周处一这样的人,那就是欠揍。

    这一个处分决定,让隋戈自己都有些惊讶。

    “隋戈,你不会真是什么太子党吧?”江涛问道。

    “别听论坛上的那些人瞎说。”隋戈说道,他心头也很纳闷。要知道,他家在东大压根儿就没什么关系,那么照理说也不会有人替他说情才是。但是,如果没有人帮忙的话,殴打辅导员这种事情,落在任何学生身上,恐怕至少都是一个记大过的处分。警告处分,根本就算不上什么处分嘛。

    现在,校园论坛上面许多人怀疑隋戈是太子党、富二代,而且还是那种无心正事、寄情于花花草草的低调太子党。对于这些言论,隋戈也懒得去澄清,不过他也有些奇怪,为何这件事情居然大事化小了。

    一个警告处分,加上一点劳动惩罚,完全就是不痛不痒嘛。

    隋戈原本已经做好了退学的打算,但事情既然峰回路转,他当然也没有必要非要离开学校。大隐隐于市,以他目前的情况,呆在学校当中修行,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如今,隋戈已经取到了狗尾草的草籽,只待冬去春来,惊蛰时节,便可以将这些草籽撒入土壤中,借助这些草籽的元气来淬炼皮肉、洗筋伐髓。

    只是,要等到惊蛰的话,那还要好几个月时间呢。

    正在纳闷之际,隋戈看到桌子上面给自己的那份处分决定,脑子当中灵光一闪,目光紧盯着五个字:

    温室棚锄草。

    这真是一个体贴的处罚!

    隋戈忽地笑了起来,心头豁然开朗。

    而此时,躺在校医院当中的周处一,却是另外一番光景了。当周处一得知农学院给隋戈的处分仅仅是一个警告的时候,气得他一把扯掉了身上的绷带和纱布。周处一其实只受了点皮肉之伤,但是为了将隋戈搞出东大,他才故意装得受伤很严重,并且死皮赖脸地要住院治疗。

    但现在,处分决定已经下来,周处一再装病也没什么意思了。而且,这医药费,估计还得自己付一部分,因为农学院的处分决定中,竟然没有提及让隋戈支付医药费。

    “许衡山这老东西,真是个老不死!”得知是有人左右了农学院对隋戈的处分决定,周处一恨得咬牙切齿,但又无可奈何,毕竟连他舅舅,也不敢不给那人面子。但是他实在不明白,那人为何会帮隋戈这个乡下小子。

    出了医院,周处一在一个僻静的地方掏出手机,然后拨通了一个号码,说道:“铁龙哥吗,我是周处一啊……对,在东大当辅导员呢……这两天,有个不长眼的学生惹火了我,但是我现在为人师表、教书育人,不好亲自动手啊,麻烦铁龙哥你叫几个兄弟教训他一顿,下手狠点,凭铁龙哥你和我的交情,这点事情应该没问题吧--什么,五千块?那我等会儿转到您帐上,打折他一只手就可以了,我到时候联系您。”

    挂了电话,周处一顿时觉得心情好了不少,脑子当中已经开始想着隋戈跪地求饶的场面了。

    农学院的植物培育基地,坐落在栖霞山下面,占地约莫二十亩。

    这个植物培育基地,见证了农学院的荒废和没落。

    整个植物培育基地,建在一个陈旧的院落当中,破旧的火砖围墙,锈迹斑斑的铁门,平时只有一个耳朵不太灵光的老大爷在守门。

    基地里面,有许多珍稀树木,但好像已经长期无人管理的样子,长得要死不活。

    里面的温室棚,一共有六个,因为农学院课程需要,还勉强能够使用的样子,但棚子外面的钢筋,似乎也在铁锈的侵犯中悲惨地呻吟。

    劳动处罚,原本只是一种象征性的处罚而已,但是隋戈却没有想到,教导处居然派了一个“监工”过来。这人叫赵东健,是东大教导处的一个员工,被周处一叫过来“督促”隋戈劳动。

    赵东健明白周处一的意思,是要让隋戈在劳动处罚上面吃点苦头。

    骨头里面挑刺的事情,谁不会做。

    所以,赵东健特意为隋戈挑选了一个空间最大、杂草最多的温室棚。

    这个温室棚的内部空间足足有一间大教室那么大,高约四米,一走进去,便闻到一股怪味,似乎这地方已经很久没有人光顾似的。而事实上,这里的确是无人光顾,棚子四周花架上的花盆里面的泥土都已经干裂了,里面种的植物更是早就干死了。而温室棚的里面,更是异常的干燥、板结,长满了各种杂草,五花八门的。很显然,这里至少已经有一个暑假无人打理了。

    赵东健耸了耸鼻孔,似乎不想在这里久呆,向隋戈说道:“呐……就是这个温室棚了。隋戈同学,今天你就把这个温室棚里面的杂草全部连根拔掉吧,一颗活着的杂草都不能留下,当然也不能找人来帮忙。这是学校给你的处罚,所以你一定要认真对待,希望今天的劳动,能够让你思想觉悟有所提高,以后不会再犯类似的错误,做一个遵纪守法的好学生。好了,放学的时候我再来检查验收。”

    隋戈往温室棚里面瞅了瞅,心想这个家伙八成就是周处一那个傻逼找来刁难自己的。这个温室棚里面全他妈是杂草,别说一天,就是两三天也不一定能够拔完。

    赵东健看见隋戈脸色不爽,心道:“没错,老子就是来刁难你小子的,谁让你得罪了教导处处长的外甥呢。今天你小子要是拔不完这些草,我就说你小子故意逃避学校处罚,到那时候,你就等着额外的处罚吧。就算是你能够拔完这些草,也会把你小子累成死狗一样!”

    “那啥……赵老师,放学之后麻烦你早点来验收,我今天事多,过时不候哦。”隋戈淡淡地说道。

    “放心,我一定会准时、严格地验收。”赵东健将“严格”二字说得很重,心想这小子果然是一个刺头,但是你再刺头,今天也注定了要被老子收拾得服服帖帖。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