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9章不想你结婚
    项权御真的很霸道,也不讲理。

    时悦然只觉得他这次的霸道不讲理直戳她心窝,触碰了她的泪腺,再也抵制不住的大哭出来。

    项权御抱着她,一下一下的抚摸着她的后脊,任由她哭,发泄的大哭出来。

    只有哭出来了,她才会好受。

    他吻了吻她,心疼的要命。“哭吧我的宝贝,哭出来就好受多了。”

    任由眼泪沾湿了他的衬衫。

    “悦然,我能理解你现在的感受。我也是以一个外人的(身shen)份住在项家。相比起我,你真的幸福得太多了。至少时家的人是真心地待你,而我呢?爹妈算(爱ai)的,但两个哥哥排斥我排斥得明显。你现在遇到的这些比起我所经历过的根本不算什么,时间会治疗你的伤口。你要让自己变得更好,才能让那些想看你笑话的人跪着向你道歉。”

    项权御的眼眸寒冷得佷。

    有股恨意在他心里燃起过。

    时悦然逐渐平静下来,也把项权御的话听了进去。

    是啊,她比起他来,她所经历的根本不算什么。

    他有的只是他自己,为了引起家人的注意,样样沾染臭名远扬。表面上的风光隐藏的却是他不堪的童年回忆。

    想到以前的项权御和现在的项权御,时悦然隐隐的心里也有一个位子为他难受起来。

    平静后,她才仔细想着刚才时父和时母所说的话。

    既然她不是时父和时母的亲生女儿,对于她的亲生父母,她也无从知晓。

    无论怎样,都要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

    时悦然趴在项权御的怀里,一句话也不说的。

    (情qing)绪终于稳定下,她才说道:“原来那天推我下江水的人不是你……”她一直误以为是他,又没有证据的。

    闻言,项权御咧嘴笑了起来,道:“为什么你会一直认为是我把你推下江水的呢?就因为我((逼))你留在我(身shen)边,所以才误以为是我把你推下去的?”

    时悦然努努嘴,不满他的辩词。

    “因为你当时出现的真的太巧合了。那要不然,你说说为什么你那天会在那里?又第一时间把我救起来了?还是说,你跟踪我?”

    “那是我不想你死啊……”他捏了捏她的鼻子,道:“我还没得到你呢,你当时连认识都还不认识我,我怎么可能让你就这样死去了呢?”

    时悦然觉得不对。

    项权御一直对她说着土(情qing)话,说他会要她一辈子,也对她十分宠溺。

    他的出现出现得那么巧合。时悦然想,那天项权御出现在江边的客栈一定是有目的的。

    绝对不是偷偷跟踪她那么简单。

    如果时悦希没有把她推下水的话,那么他想干些什么?

    “你出现在那里一定有目的。”她十分肯定的说。

    “我能有什么目的?只是路过。”他不承认。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吗?我看你是潜伏已久,一直在监视着我的一举一动!如果我没被姐姐推下,你打算怎么做?”她想问出他的目的。

    “我说我想在你结婚前再看你一眼,你信吗?”项权御朝她眨了眼睛,有些不正经。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