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6章替代品
    仿佛这才像时悦希真正的一面。

    平时她所见到的时悦希是她伪装起来的。

    伪装起来的真姐妹(情qing)谊。

    时悦然又想起项权御组昨天晚上说过的话。

    他说,有的人有两面。而她往往看到的是他们伪装起来的一面,并认为他们是对她最好的人。

    “只有你死了,我才能和戈恒真正的在一起,你懂吗,悦然!今天被你撞见了也好,也省得我们以后怎么费尽心思的和你说这件事(情qing)。”

    这一刻迟早会到来,只是他们没想到会这么快而已。

    “姐姐,我们相处了二十多年。难道,这二十多年来,你对我一点姐妹之(情qing)都没有吗?”

    “悦希!你不是我的妹妹!”时悦希勾起一缕红唇艳笑,望着她绝望的面孔,有一股得意感在心中((荡dang)dang)漾。“有件事(情qing)你可能还一直不知道。那就是,你不是我们的时家的小女儿。我们时家的小女儿早就在出生时去世了,你只不过是爸怕妈伤心,思女过度才抱回来养,当真正我妹妹的替代品而已!”

    “不……不可能!”

    时悦然不相信自己不是时家的女儿,时家一家人对她那么好,怎么可能她不是他们真正的女儿!

    时悦然承受不了,猛地后退。

    项权御见状上前一步,将她拥进怀里。

    望着那一张憔悴的面孔,他的心疼得就像被针孔给狠狠扎到一样,搅拌着空气也疼得厉害。

    “你不相信?你不相信等爸妈回来后问爸妈就知道咯。”时悦希耸了耸肩膀,依旧得意。

    时悦希说她不是时家真正的女儿。如此一细想,她又想到有时候时家的不对劲。

    比如她被推下江水后第一天晚上回来。

    她本以为时家的人在不知道她还存活的(情qing)况下得知她的死讯,会伤心。可是,他们没有。倒是她回来后,她发现整个时家的气氛和之前没什么不同。

    没有痛苦的哭声,没有悲伤地气氛。

    还有,他们那时那么坚决的把她赶出时家。

    过后,也不过问她的生死……

    “这还没到大门口呢就听到你们在争吵,在吵些什么!”末音刚落下不久,时父和时母已经在后面进门了,他们只听到时悦然的声音,并断定她来了,只是还没看到项权御,他们又责骂道着:“不是让你永远别回我们时家来吗?一天没跟那个项三少断更定,你就别想回我们时家来!”

    时父严厉的斥喝声一字不差的绕响在了项权御的耳边。

    闻言,项权御的面色更加(阴yin)沉,又勾起一缕冷冷笑。

    骤然,有冰冷的气息从他(身shen)上散发出包裹着他们。

    “怎么,现在悦然已经是你们说要就要说不要就不要的女儿?”他们对时悦然不客气,他也不必对他们客气。

    项权御浑(身shen)散发着(阴yin)冷,冷不丁的说出来这话足以把他们吓得浑(身shen)发颤。

    他的眼神是厉冷般的寒冷,仿佛把他们(禁jin)闭在冰川的世界之中。

    “项……项三少?”时父这才看到了他,骤然脸色大变起来。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