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3章只有我最疼爱你
    金盆洗手……

    谈何容易。

    在选择跨出的第一步开始,就再也没有回头这么一说了。

    “我现在不是金盆洗手了么?哪儿也不去的,整天和你腻在一起……”他不正经的说着,故意避开她这话题。

    “你这算是哪门子的金盆洗手?跟你在一起真的太危险了,又每天有这么多女人想自己送上门来。你还是想想什么时候不要了我吧……”

    “已经收不回来了。已经收回来了,悦然……我整颗心都掏出来给你了,就算全世界不要你,我也不会不要你。”

    “……”时悦然觉得项权御忽如其来的(情qing)话是他脑子又发抽了。

    她一点都感觉不到这话带给他的甜甜蜜蜜。

    项权御又趁机说,“悦然。无论发生什么事(情qing),你要记得你(身shen)边还有一个我。谁背叛你,我也不会背叛你的。全世界,只有我最珍惜你,最疼(爱ai)你……你不喜欢我没关系,但要记得你的背后永远有一个我。”

    时悦然还是觉得项权御的脑子是发抽了。

    “你要是真的疼(爱ai)我,就应该祝我找到幸福,过自己想要的生活。你明明知道,我不想和你在一起……”

    她还在想着周戈恒。

    她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勇气在项权御的面前说这些的。当说出口的时候,她才意识到晚了,已经说出口了。

    项权御呼吸一顿。

    脖子上有一双无形的绳子在狠狠的勒住他,勒得他差点要断气。

    许久,都没听到任何的动静。

    时悦然悄悄抬头的看着项权御。

    项权御动了动眸子,极力掩盖着些什么。

    她知道,那是她这话伤害到他,他所呈现出的难受。

    项权御一直在心里劝说着自己没关系,再给时悦然点时间。至少,她现在已经不是也不吵不闹的一直在他(身shen)边待着了吗?

    项权御不停抚摸着她的秀发,耐心的说:“悦然,不是所有事(情qing)都像你所想象中那样认为的美好。人同(情qing)有两面,而这两面在明着面对人和暗着面对人是不一样的。或许你会觉得某个人对你很好,但内心早已背叛了你。恨不得你死于火海之中……”他这话暗藏着些什么呢。

    他的话又让时悦希想起了周戈恒和时悦希。

    周戈恒和时悦希像极了项权御所说的那种人。

    现在不是她愿不愿意相信周戈恒和时悦希是清白的时候,而是事实摆在面前,不得不由得她选择相信还是不相信。

    她想找真相,填补心里的疑惑。

    她斗胆的向他祈求:“项少,明天让我回一趟时家好吗?”她坦白的说:“我想找我姐姐,也想找周戈恒。”

    她以为他会拒绝,会动怒。

    但是,他没有。“好,但是必须我陪你一起去。”他能猜到她要回时家的目的是什么。

    就是猜到了才要跟她一起去。

    至少,不让她受到他们的欺负。

    时悦然知道自己没有选择的余地。

    她不答应,她就别想回时家。

    这种事(情qing),也没什么见不得人的。“好,你陪我一起去。”她一定要回时家,问个清楚,她不能像个二百五一样被他们紧紧拽在手心玩着到头来还自责得要死。

    项权御低头亲了亲她。

    (爱ai)惨了她。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