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章金盆洗手
    他有了她这是他抗拒项家为他所订的婚事和闹翻的其中一个原因。

    另一个原因是他觉得项家不公平。

    凭什么他二哥不要的事(情qing)一定要沦落到他头上,让他替他承受?

    时悦然还是不(禁jin)的想着项权御在项家活得真没尊严。

    “我当然知道。”时悦然仰了仰高下巴,得意的说道:“因为要是有了婚事,你就不能像现在一样这么自由,想出去鬼混就出去鬼混。想这样欺负一个女人就欺负一个女人的。”

    “啊!”

    时悦然刚说完话,项权御忽然像一只大恶魔附(身shen)一样猛地将她压在(身shen)下。

    他看着心神未定的她,看着看着唇角边翘起了一缕邪佞腹黑的弧度。

    一只手挑起了她的下巴,指腹轻轻的摩擦着,道:“我怎样欺负一个女人了?这样?这样?还是这样?”

    他啃咬着她的耳垂,又啃咬着她的锁骨,又一只手游离在她柔滑的肌肤中,肆意嚣张狂妄的占着她便宜。

    时悦然气得就想当即抬起脚踹他。

    “项权御,你能不能别总是耍流氓对我亲亲摸摸的?我们之间就不能好好说话吗?不能动口吗?非得动手动脚的?”当个普通朋友多好啊……

    亏她还在可怜他有个灰暗色的童年呢。

    现在看来……一点都不值得同(情qing)可怜!

    项权御更加嚣张的亲着她的肌肤,亲完后又轻轻的咬了咬。

    这才满意的抬头看向她,得意的说:“现在不就是在动口了吗?”

    “……”时悦然真的被气死了!

    任他在她(身shen)上占了便宜。

    她一动不动的,抗拒也抗拒过,但一点用都没有。

    干脆躺在那儿,他想怎么占她便宜,只要不过过分,她也依了他。

    项权御觉得这样没意思。

    时悦然没有迎合着他,他自己一个人在主动着,跟单机有什么区别?一点刺激感都没有……

    最后一吻轻轻盖在她的唇瓣上,才从她的(身shen)上下来重新将她柔软的(身shen)躯搂在怀里,信心十足的道:“悦然,总有一天,我一定会让你心甘(情qing)愿的给我的。”他相信,他的等待和在她(身shen)上花的时间是值得的。

    她假装没听到他这话,转移着话题。“所以,就是因为你的大哥和二哥这么排挤挤兑你,你才在叛逆的路上一去不复返了么?最后,加入了同顾漠易一样的组织,替他办事?是他手下?”项权御的(身shen)上像是有探不完的谜底一样。

    一直深深地吸引着她。

    有趣又令人同(情qing)心疼。

    项权御讶异,低头看着她,满满的宠意。“怎么对我的事(情qing)那么关心了?”每一次时悦然对他的关心对他来说都是一件值得放鞭炮庆祝的事(情qing)。

    因为,这说明了时悦然逐渐开始心里有了他。因为有了他,才会越来越关心、好奇。

    “要是你不想说就算了……”她拽了拽他的衣角,显得有些委屈。

    “你真聪明,宝贝。谁年轻时还没个叛逆期……”他一句话带过了所有。

    也不想解释他是不是加入了同顾漠易是同个组织的事(情qing)。

    理论上是这样的,和他同个组织。

    但实际上又有区别。

    一个管黑一个管白的……

    时悦然在为她的准确猜测感到得意洋洋的,“但是跟着他太危险了,你不打算金盆洗手吗?”

    想想项权御也不简单。

    他是项家最不起眼的养子为了不让两个哥哥排挤他而走上了歪道,又背负着仇家的仇恨。

    时时刻刻的,都要提防被杀的风险。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