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0章熬过来了
    “你从十几岁开始就一直在败坏项家的名声。其实,这不是你的本质,你只不过想要引起他们的注意,对吗?”

    原来,项权御不是本来就本质坏,而是看着坏而已。

    “悦然,有些事(情qing)不能表现得太明显,太刻意。要是表现得明显、刻意,反倒没意思。你想要些什么,想得到些什么,只需要默默去做。我也没打算在他们项家得到些什么,要些什么,更没有项权培那意思,他们项家我还看不上呢……”

    项权御这番话说得她云里来雾里去的。

    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你的那个大哥针对你不喜欢你也针对得不喜欢得明显。他一直在找你的辫子,为什么你还露出那么辫子等他捉?”

    她在指他在外面胡来的事(情qing)。

    项权御低声笑了出来,醇厚的笑声一点一点的撞击着她的小(胸xiong)膛。

    项权御笑着揉了揉她的头发,说道:“我不这样的话,怎么让他掉以轻心?”怎么躲在暗处,等有朝一(日ri),洗刷过往所积压的怨恨。就在时悦然不理解他这话意思的时候,他继续说:“大哥我倒是不担心,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必定会吃亏。倒是我那二哥,沉默寡言的,笑起来像(奸jian)诈的老狐狸似的,比较难下手。”

    他的两个哥哥。

    一个做事高调自我夸大膨胀。

    一个低调行事有一(套tao)也很有手段。

    自然是做事高调的那个必定先吃到亏。

    大哥容易下手,二哥很难。

    时悦然硬生生的听出了他这话隐藏着浓浓的(阴yin)谋味道。“你想干什么?想除掉他们?”不,或许说是他想除掉整个项家?

    通过和项权御相处的这段时间。她发现了,项权御是个有仇必报,也绝对不容得人欺压的人。

    白天在医院听到他怼他两个哥哥的狠话,她就能听出他对他们充满了很大的敌意。

    如果他不报复,恐怕难以解他的心头之恨。

    “你在胡说些什么……悦然,我的事(情qing)你还是不要知道得太多的好。知道得太多,你恐怕不像现在一样过得那么清闲自得了。”

    时悦然不能理解他这话是什么意思,出口绯腹着他。“你当我想知道?我不知道点,哪天自己怎么死的,我还不知道。”

    “我知道你想知道关于我的事(情qing)不是担忧自己的未来,而是真的想知道我过去是怎样的。”项权御紧紧抱住了她,在她耳边亲昵的说着。“没关系,一切都过去了,一切都熬过来了。现在,没有项家我也能活得很好,能够养活你,给你足够的保护和关心。只要你在我(身shen)边,只要你在我(身shen)边就足够了。”

    他的左脸轮廓蹭了蹭她的右脸颊,享受得闭上眼睛。

    他做了这么多,就是为了今天。

    和喜欢的女人在同一张(床chuang)上在一盏橘黄色的温馨灯光下抱在一起,安逸的享受美好的夜晚。

    “我不知道我到底有哪一点值得你费尽心思去得到的。但是,叔叔和阿姨虽然是你的养父母,项大少爷和项二少对你是有偏见,可他们还是给了你家。在你要沦落街头挨饿受冻的时候,把你带回到了项家,给了你温暖让你成长。今天,你为了我跟他们闹翻,这不好吧?”

    他这样只会让她觉得她自己是个罪过。

    也让外面的人怎么议论她?

    项家辛辛苦苦养的儿子因为一个女人而反目成仇,和项家的人断绝关系?

    不,这样的议论她承受不来。

    项权御不觉得有什么,耸了耸肩膀。“其实,没有今天的事(情qing),只要有那个夏千伊。与其说是夏千伊,不如说是关于我的婚事吧……只要他们干涉到我的婚事,我都会和他们闹翻。”这点是肯定、毋庸置疑的。

    “为什么?”时悦然想不通,又继续问道:“向你们这样的家庭,有婚事不是很正常么?”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