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8章我这是疼你
    片刻间,时悦然怔在了原地,脚步像是生了根。

    怎么又看到时悦希和周戈恒了?

    他们怎么独处在一块?还显得亲密,抱在一起?

    缓忽的,她忽然想起前两天也在甜品店看到这么亲密恩(爱ai)的他们。

    一次看到他们抱在一起,两次也看到抱在了一起,这说明什么?

    不……不可能的!

    再次,她的美眸中倒映出周戈恒凑过去亲吻时悦希,时悦希又反吻回去的一幕。

    刹那间,时悦然脸色苍白。

    项权御当然也看到了这一幕,只是他一语不发,饶有趣的勾起唇角看着这一幕幕。

    收了收紧搂住时悦然腰间的手。

    不知道怎么了,心里就是有一种快感在沸腾的燃烧着。

    “怎么了?”他故作惊讶的问。

    时悦然收了收回目光,强装没事的道:“没……没什么。”

    “我们走吧。”

    时悦然没提起,项权御自然也当做什么都没看到。

    总之,得来全不费工夫。

    不但跟项家闹翻,推了和夏家的婚事,还让时悦然亲眼见到了这一幕。

    这一下,就算不相信也难了吧?

    ***

    一个早上的所有事(情qing)就像被他((操cao)cao)控得妥妥当当一样,一切都在他的掌握和预料之中。

    该办的事(情qing)办完了,项权御觉得全(身shen)轻。

    一整天在别墅里搂着时悦然耍流氓耍个不停,哪儿也不去的。

    晚上。

    时悦然还在想着白天在医院看到的周戈恒和时悦希的事。

    这一次可能是误会,第二次不可能是误会了吧?

    如果是普通朋友关系的话,怎么会走路走那么近,还搂抱亲吻在一起?

    不仔细想没发现,一仔细想,时悦然觉得很多细节都不对劲。

    比如周戈恒和(热re)心帮时悦希。

    她帮时悦希,这搁在以前她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都是一家人,能帮就帮。但是,他帮她的忙,这就间接地给了他们两人相处机会。

    有时,她忽然闯入,她看到他们都有些慌乱。

    再有时,她看到周戈恒不是在看她,而是在看时悦希。

    而时悦希有时候在面对周戈恒的时候,总会有点像小女人般那样的羞涩惹人怜(爱ai)。

    总之,就是太不对劲极了。

    为什么他们要瞒着她偷偷交往……

    项权御一走进房间内便到了时悦然在抱着抱枕发呆。对于他的靠近,她一点反应都没有。

    直到他双手环绕上了她的腰间,啃咬着她的耳垂,她才反应过来。

    最后咬了咬她,才改成轻轻的一吻落在她的脸上,问道她:“在想什么呢?想得那么入迷。要是心怀不轨的男人爬上你的(床chuang),对你动手动脚的你还不知道……”

    时悦然没好气的回他,“会对我心怀不轨、对我动手动脚,还爬我的(床chuang),除了你还会有谁?”

    “我这是疼你,小家伙。”项权御捏了捏她的鼻尖,宠(爱ai)无比。“跟我说说,你在想什么事(情qing)。”

    不用时悦然说,其实他也知道她在想什么事(情qing)。

    他要的,不就是这个效果?

    还没确定的事(情qing),时悦然也没说。

    她想查个清楚。

    “在想,你怎么会和项家闹翻了。”时悦然顺势倒在他怀里,问出了心里的困惑。

    她觉得项权御就像一个迷宫,勾起了她的好奇,让她想一步步地探索下去。

    忽然,抚摸着她后脊的手指停下,俊逸的脸上也逐渐消失了邪魅的笑,深深地问:“怎么忽然问这个。”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