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章我还要追你
    “你撒手!你(身shen)子的医院药水味道难闻死了,别碰我!”知道动弹不过他,但时悦然还是想挣扎一下。

    他今天一整天都待在医院里,的确医院的药水味道(挺ting)重的。

    知道他的小人儿怕医院,他又捏了捏她的鼻子,笑着道:“先别睡,等我去洗个澡出来在再一起睡。你这几天想死我了……”

    “快去!”

    项权御又在她(身shen)上占了好几个便宜才肯起(身shen)去洗澡。

    躺在(床chuang)上,时悦然是一点睡意都没有了。

    项权御自己也说了今天都待在医院里。他在医院,回来后对她又是亲又是抱的,她一点都不是他的对手,这不像他是有伤或者生病的人啊……

    如果不是他的话,那会是谁?值得他在医院守了一天,这么晚了才回来?

    时悦然想着。

    想着想着就失了神。

    一失神直到项权御洗完澡出来后她还不知道。

    当浴室门被推开,里面白色的灯光璀璨的打耀出来折(射she)在地板上时悦然才回过神。

    下意识的,潜进被窝内,侧了个(身shen)子,假装自己已经入睡了。

    项权御走了过去,脱掉鞋,洗掉疲惫后全(身shen)轻松的上了(床chuang)从她的后背抱住了她整个人。

    “悦然,我知道你还没睡……”他的手不安分的从她的衣摆处探了进去,嘴上也没闲着的咬着她的耳垂。

    他的手心处有一层薄薄的茧,粗糙的摩擦着她柔软的肌肤。

    时悦然怒了。“把手给我伸出来!说了多少次,不许碰我!”恨不得把他的手给砍了。

    项权御不但没有伸出来,还游离的更上了。

    更加紧的抱住她,按了按她的(身shen)子使她的(身shen)子更往他的(胸xiong)膛处贴。

    恨不得两人能够融为一体。

    项权御蹭了蹭她的后脊,平静却又真实的说:“悦然,你知道吗?我昨晚差点见不到你了,差点死了。”

    时悦然的心脏骤然一跳。

    他说的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差点见不到她,差点死了?

    她眼神乱撇,没良心道:“死了不是更好吗?死了我就可以彻底远离你了。”

    “小没良心。”项权御似乎不会因为她这话而动怒,反倒是惩罚(性xing)的两根手指紧捏她住她的柔软,疼得她大喊才继续说:“要是我死了,你也会很快下去陪我的。到了那里,我还要追你,我还要你当我的女人。”

    “……”他的意思是,无论她是生还是死,他都不打算放过她了?“你想死,我还不想死。”

    “悦然……你是我的女人。只要有心人想调查都调查得到的,我怕我死了,他们会对付你。如果他们真的对付你,没有人能够保护你……所以,我不能死。”

    时悦然觉得项权御莫名其妙。

    莫名其妙的才会和她说这些话。

    “闭上你的乌鸦嘴,说什么死不死的,就不能积点口德吗?”时悦然想骂他。

    “要不是他,我真的死了。”他忧愁的说:“如果我就那样死了,我不甘心。因为,我还未完全得到你……”

    时悦然彻彻底底无视了他后半句。

    她捉住了他的前半句重点:“他?”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