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章在想项三少
    项权御将自己的动作放得很轻。

    似乎他半夜忽然溜回来不想惊扰到时悦然。

    轻轻地关上了房门,借着未完全拉上的窗帘缝隙偷漏进来的光线娴熟的摸上了(床chuang)。

    躺到了(床chuang)上,时悦然似乎没发现她(床chuang)上正忽然出现一个大活人。

    项权御不知道是该哭的好还是该笑的好。

    防范心这么低,要是溜进来别的男人的话,她不是亏大的?

    好不容易回来一趟……

    项权御也没有想太多,掀开被子后,整个修长的(身shen)躯钻了进去。

    在被窝内抱住了她的(身shen)躯,又亲了亲。

    才一(日ri)见不到她。只不过是一(日ri)没见到她,他却尝试到了古人说的那句一如不见如隔三秋这句话的含义。

    怎么亲都亲不够的,又怕惊扰到了她。

    迷迷糊糊睡梦中的时悦然鼻翼间像是闻到了熟悉的清冽的味道。不但这样,还感觉自己好像掉入到了一个熟悉又十分宽敞的怀抱里面。

    那宽敞宽厚的怀抱紧紧包裹住了她,心里油然而生的满足感忽然冒起。

    好像是项权御在自己的(身shen)边,他回来了。

    但是,她又觉得这不真实。

    她肯定是在梦境中,梦到了项权御正在亲她,也正在抱她。

    时悦然忽然往他的这个方向翻了一个(身shen)体。

    项权御惊,他是不是吵到她,她醒过来了?

    再接着,他感到自己的腰间上环绕上了一只手,那柔软的(身shen)躯像只小猫(咪mi)一样,不停地往他(胸xiong)膛中挤了挤,像是要找一个舒服又安稳的位子。

    时悦然再也没有动了。

    项权御再次低头看着她。

    时悦然没有醒来的痕迹,而是吧唧吧唧着嘴,睡得比之前更加沉熟了。

    时悦然的反应出乎他的意料。

    她(身shen)上还带着淡淡的沐浴香味,不但有沐浴香味还有属于她的香味。

    项权御闻了闻,觉得时悦然的肌肤就像牛(奶nai)和豆腐一样白而滑又软,抱得他(爱ai)不释手也很舒服。

    她的发尾尾稍有一下没一下的撩拨着他的肌肤,撩得他喉咙一阵干哑。

    项权御一个没忍住的,一只大掌顺着她的衣摆处伸了进去,低声暗哑道:“小妖精。”

    梦境太过于真实的,真实得好像真的发生过一样。

    时悦然忽然醒了。

    醒来时,已经是翌(日ri)早晨了。

    阳光下的灰尘示意的飞扬着,金灿灿的阳光顺着透明的玻璃窗折(射she)了进来。

    项权御昨晚回来了吗?

    时悦然下意识的反应看向旁边的位子。

    旁边的位子空空的,什么都没有。再放眼望过去看整间房间,房间内也没有项权御的(身shen)影。

    奇怪了?怎么做梦梦见了项权御?

    时悦然到浴室洗漱了一番,换上衣服后走出房间。

    一出房间便撞到了管家。

    她捉住管家,道:“管家伯伯,昨晚项少有回来过吗?”

    昨晚那个不像是在做梦,她也不确定项权御到底有没有回来过。

    如果有的话,她记得她还转了个(身shen)子主动投(情qing)送抱的?

    管家一脸错愕的看向时悦然。

    这时小姐不会睡得那么死,昨晚项权御跟她待了那么长的时间,她一点发觉都没有?

    “时小姐,您这是在想项三少吗?”这完全像是在想他的反应表现啊……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