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章后悔没把她带来
    项权御没有瞒着她,直接说:“我们一大家子的回老家。”

    时悦然想起来了,他那天跟她说过他回项家的时候,项峰喊他过几天和他们回一趟老家祭拜祖先。

    她还听说那天他到项家去,跟他的大哥有几句口角发声。

    听家里的佣人在偷偷议论,项权御并不把项家当一家人,项家也不把他当一家人。

    想想也释然了。

    毕竟再怎么亲,他和他们又没有血缘关系。

    没有那层关系,自然也变得不一样。

    “那……你要去几天?”她问道。

    “这个还不确定。我会尽早赶回来,你乖乖的待在家里,要是有事就给我打一个电话知不知道?要是让我发现你不安分,回来我就把你吊起来收拾,听没听到?”

    把时悦然放在家里其实项权御(挺ting)不舍的。奈何项家的人都不喜欢她,项权昊对她又有非分之想的,他不敢把她一起带来。

    时悦然缩了缩脖子,“你这么凶!还想把我吊起来收拾,你变态!”她隔着电话大喊着。

    “你要是乖乖的听我的话,在家里待着,我就疼你,把世上最好的都给你。”

    时悦然努了努嘴,小声的说:“我才不要。”

    项权御也不生气,“行行行,你骨气的很,你不要。早点休息,不早了。”

    “你们还没到吗?”

    其实她可以就此终止话题,挂断电话的。

    可她,却不想挂断电话。

    项权御讶异。

    这要是在平时,她不是早就想迫不及待的挂断电话吗?现在能早点挂断电话,她怎么不挂断了?

    “才上高速一个小时,到老家至少还要两个小时……到的话,目测差不多要一点多钟了。”

    “你们怎么这么晚了才去?”所以他一大中午的就离开,是去哪儿了?“这两天你为了照顾我也没怎么睡,到了的话,你早点睡吧。”

    项权御越是听出了不对劲,眸中闪烁的光芒更璀璨。

    忽然低声的发出了笑声,道:“我的悦然,你是在关心我,对么?”

    他开心。

    时悦然在他(身shen)边两个多月了,多余的话从不跟他说一下,更何况是像现在这样的关心?

    他不管,他就是认为这样是时悦然在关心他。

    因为高兴,也不顾车内还有许多人,直接出声。

    时悦然被说得窘迫。

    她这是在关心他吗?不,不是的!“才不是!”她张了张嘴,想解释,却又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干脆不解释了,又冲着他发脾气。“算了,不和你这种人多说一句话了,我要睡了!不要再来打扰我了!”

    项权御唇角边的笑意很浓。

    他觉得她在说出这话的时候,流露出的样子肯定也是迷他的。

    可惜他看不到。

    他跟着她道晚安。“晚安,我的宝贝。”

    时悦然觉得恶心的很,再也不没搭理他了。

    嘟嘟嘟的,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的声音还在他耳边不断响起。项权御笑着收起了手机,唇角边笑意更浓。

    怎么办,已经开始想她了。

    而要见到她,还要多忍几天……

    “……”后悔没把她带过来。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