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章今晚回不回来?
    “你才肤浅呢,全家都肤浅!”时悦然不想搭理他,低头喝粥。

    项权御又坐到了她的(身shen)旁,抱着人开始哄起来。“(娇jiao)气包,又生气了?我来喂你喝粥。”

    那还不是被他给气的?“快点!我饿了!”

    时悦然没有矫(情qing),倒真的把勺子递给项权御了。

    项权御接过手后一勺一勺喂起她来,舀起时还怕烫到她,放在嘴边轻轻的吹了吹。

    吹凉后才喂进她嘴里,喂完后才问道:“烫吗?”

    时悦然摇头。

    一勺子粥又送了过来。

    ***

    说办出院就办出院,项权御是个行动派。

    给时悦然办完出院后,项权御将她重新带回到他个人的别墅里。

    虽说是让她出院了,但他还是找了医生在家里住着随时候命,等到时悦然彻底烧退了,感冒好了才能离开。

    送时悦然回来后项权御哪儿也不去的,就抱着她一直在房间里腻歪着,时不时占她的便宜。

    时悦然被占到没脾气。

    占一半的时候,他接到了一个电话。

    似乎很急,他匆匆忙忙的在她唇瓣上盖上一吻离开。

    离开时他说:“在家等着我回来,要听话。”

    时悦然只想送他三个字:快滚吧。

    她也不想知道他这么急急忙忙的到底想去哪里。

    项权御这一去倒是去了很久,去到了太阳下山月亮爬起还是没有回来。

    电话也没给她打一个的。

    时悦然窝在家里,看看电视,刷刷微博,小(日ri)子过得惬意的很。

    没项权御在她(身shen)边烦着她,她过得清闲。

    晚上十一点钟,时悦然觉得困了,项权御还是没有回来。

    刚想睡下,放在(床chuang)桌上的手机忽然一阵震动。

    她拿过来一看,看到手机屏幕显示的人是项权御后,她沉默了一会儿。

    终于想起她来了么?

    “项少……”她喊了喊她,或许是她在生病的原因,项权御倒是听出了几分柔软、乖顺之意。

    电话那旁的项权御忽然眼前一片柔和,声音也温柔了几分。“睡了么?还在发烧么?有没有吃药?感觉怎样,头还晕不晕?”

    时悦然无视了他这么一大窜的问话,道:“你今晚回不回来?”

    没有别的意思,就是问他回不回来?要是他不回来的话,今晚可以睡一个放心觉了。

    项权御笑得欢,道:“怎么,想我了?想我回来?”

    “才不是呢,你少自作多(情qing)的……指不定你现在在哪个女人的(床chuang)上了……”

    “你怎么老是把我想成那种人?自从有了你之后,我就只有你,没有别的女人。”而且,他也从不在女人(床chuang)上,只在她(床chuang)上……

    别说是在女人(床chuang)上了,就连独处,除了她之外,他都没有和别的女人独处过。

    “我才不相信你的胡话呢。”时悦然揪了揪被子,道。

    不过她倒是听到了他那边很吵。

    不是在酒店内寻欢作乐的那种吵,而是在高速公路的那种吵,偶尔有车开过的声音,也有车笛响声音。

    不但这样,她还听到了有讲话的声音。

    两把男声……

    “你在哪儿?”她问。

    这样子,不像是鬼混去了。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