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章早有一腿
    平时动不动的就亲她,就算她抗议,他也充当没看见没听见。

    现在要亲她,还向她请示?

    别以为她不知道他是故意的!他就是向周戈恒炫耀。

    偏偏,她又拗不过他,只能让他再次占便宜了。

    “等着我,我去给你买粥。”他又凑在她的耳边,轻轻咬了咬她耳垂,显得亲密。“什么该做的事(情qing),什么不该做,我相信你比我还清楚……”

    时悦然被咬得耳根麻麻的。

    项权御收了收脸上调侃着时悦然时所露出的多(情qing)的模样,恢复一贯冷冽的面孔。手插裤兜,嚣张跋扈的从时悦希和周戈恒(身shen)旁擦肩而过。

    出了病房门后,项权御跟病房外守着的保镖交代着,不能让时悦然踏出病房半步。

    他能料到,她是故意支走他去买早餐的。

    他没有戳破她,而是顺了她的意。

    只是不想把她((逼))得太紧,况且凭他们三人的小把戏,根本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项权御走后,时悦然才轻轻的松了一口气。

    刚才她让项权御亲她的时候,周戈恒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她也惭愧到了极点。

    项权御走后,病房终于不再那么严肃了。

    时悦希捉着她的手,说:“你怎么还没跟他分开?你打算什么时候跟他分开?再拖下去,你就别想爸爸妈妈会原谅你!他们真的会不要你这个女儿的!”不但没有分开,反而更加亲密……

    时悦希长叹了一口气,脸上尽流露出关心时悦然的神色。

    时悦希的语音刚落下后,周戈恒也接话了。“悦然,他到底有什么好的?值得推迟我们的婚礼,也值得你这么不孝?跟他在一起,你不会有幸福的!”

    他们不知道她和项权御两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才这么一直((逼))着她。

    每每当她想张嘴解释,却又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如鲠在喉的,很艰难。

    她垂着眼帘,愧疚道:“对不起。姐姐,我知道我这次又让你们担心了,我也知道爸爸妈妈虽然表面不认我这个女儿,但他们还是很关心我的。你代我向他们道歉,我会回去的,我一定会回去的……”

    “回去?那是什么时候?悦然,你还要不要我们这一段感(情qing)了!你还要不要你的家人了?”

    周戈恒的一段话霎时间让时悦然的脸苍白下来不少。

    这段话犹如一把铁锤一样,在一点点敲击她的心头,敲击着她最后坚强的脆弱。

    ***

    项权御买完早餐后重新回到病房内。

    刚走出电梯,他便扫到了时悦希和周戈恒从病房内走出来。

    他们是往另外的一条电梯走去,背对着他的两个(身shen)影越来越远。

    周戈恒的手搭在时悦希的腰间上,时悦希也贴着他(身shen)躯贴得紧。两人交头接耳的,时不时的发出笑声,尽显亲密无间。

    周戈恒又亲了她。

    项权御面露冷笑。

    这么光明正大的偷(情qing),也不怕时悦然忽然跑出来看到……

    看来,东锡调查得没错。

    他们早就有一腿,早就瞒着时悦然在一起了。项权御往病房内走去。

    还没走到病房,他倒是听到了一个令他感到熟悉无比的声音。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