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章不想亲,只想咬
    项权御掀了掀眼皮,倒也没有东锡所预料的那样他不能冷静。

    只是,他抽着烟。

    吐出的一圈圈白雾朦胧住他整张脸,让人看不清他的烦躁。

    “说?”他看着他,“说什么?说推她下江的人是她亲姐姐吗?她会相信吗?”

    以他对时悦然的了解,她宁愿相信推她下江的人是他也不愿意相信是她姐姐。

    “……”东锡顿时语塞,项权御这么说也是。毕竟,她现在还是这么想疏离他。“那要怎么办?时小姐现在还被他们蒙在鼓里,每每想起那个狗东西她都愧疚满满的。”真是不甘心。

    这不告诉吧,看到他们的项少这么真心对待她,都把心掏出来给她了,她还不领(情qing),还跟他闹。

    告诉她吧,她伤不伤心先不说。她肯定不相信,并且会以为是他们的项少想挑拨她们姐妹之间的关系。万一,更恨项权御怎么办?

    “唯一的办法自然是让她亲眼见一次在一起偷(情qing)……”项权御冷静地说着,修长的中指弹了弹烟支,弹出烟灰。

    “亲眼让她见一次……项少,你在开玩笑么?他们这关系保密得很,我也是费了很大的功夫才查到的。”

    这谈何容易?

    要不然,时悦然哪会到现在还不知晓这件事(情qing)?

    这点项权御倒是很有把握,冷冷道:“夜路走多了,自然会碰见鬼……”

    ***

    时悦然醒来时,外面已经完全天亮了。

    医院本来就吵杂喧闹,加上项权御一离开,她睡得不安稳,就醒来了。

    醒来时她看不到项权御的(身shen)影。

    “项权御?”她喊了喊他。

    喊完后才悟了过来。

    为什么她要找他?

    时悦然饶了饶后脑勺。这时,病房门也被推开了。

    自然反应的,她往病房门的方向看去。项权御一副笑得(春chun)风得意的面孔朝她靠近,一大早又不正经的说:“怎么了,找不到我睡不着了?专门爬起来找我?”说着说着,他又上了(床chuang),将她搂在怀里,又是亲个不停。

    他可是清清楚楚的在病门外听到时悦然那喊他的声音。

    “你少不要脸了。”她骂他骂得(娇jiao)嗔嗔的,完全没有底气。“我恨不得永远醒来时都见不到你。”

    项权御捏了捏她的鼻子,力道微重。“我昨晚照顾了一个晚上的你,你就是这么报答我的?还有没有良心?给你个机会,亲我一下弥补弥补。”

    说完后。他不要脸的真将脸凑过来了。

    时悦然看得牙痒痒的,这么无赖的样子。不想亲,只想咬!

    但她不敢咬,只能伸手狂揪他脸,揪得变形。

    “亲亲亲亲你个头,揪死你!”她扑了过去,狠狠地揪着。

    项权御稳稳的接过了她的(身shen)影,笑得开怀。

    难得时悦然也跟他打闹了……

    “小家伙,看来是烧退了。”

    “那是,再不退都被你欺负成什么样子了!”

    这样揪似乎还不过瘾,时悦然想整个人扑过去揪。

    刚扑过去,病房门吱的一声,又被推开了!

    下意识的,他们都看向来人——

    时悦希、周戈恒。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