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章不是人的东西
    时悦然的高烧持续退下。

    他现在抱着终于没有昨晚时那么烫手。

    天刚蒙蒙亮时,项权御已经醒过来了。

    醒来时还用手摸了摸她的额头。

    低烧。

    她还是睡得沉。项权御不忍吵醒她,轻手蹑脚的下了(床chuang)。

    下(床chuang)后为她拉高了被子,亲了亲她额头离开病房。

    这一系列的动作时悦然浑然不知道。

    “项少,时小姐现在怎么样了?”东锡早已经站在距离时悦然病房处不远的走廊等待着项权御了。

    得知时悦然又被推下水了,他整个人是震惊的。

    又被推下水了……

    无奈是推她下水的人是项真心。念在项峰的面子上,他们家的爷才一直忍着。

    要不是看在他的面子上,恐怕项真心死十次都还不够。

    “好多了。”

    “那就好那就好那就好。”东锡在心里心疼过他们的爷几秒钟,他们的爷这么待时悦然,寸步不离的守着,她权当没良心一样,也不领他的心。不过,这是他主子的事(情qing),他也不好说太多。“对了,项少。你上次不是让我确定推时小姐下江边的人是不是时悦希么?我已经确定好几次了,的确是她。是时悦希推时小姐下江水的。”

    闻言,项权御整个眉毛都皱起来了。

    “当真查清了?”他还是不相信。

    时家一家人关系看起来很好的,为什么时悦希会推她下江?想她死?

    “说出来,可能连项少您也觉得不可置信。”

    “说。”

    东锡神神秘秘的望着走廊内走动的人群和时悦然的病房,确定没问题后,才道:“这时悦希也喜欢周戈恒……表面上周戈恒是时小姐的男朋友。可暗地里,这男的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他背着时小姐和时悦希交往。两人关系亲密。我也查过了,这个周戈恒喜欢的人其实是时悦希。”

    忽然,项权御的眼眸像是覆上了一层冰霜似的,冷得不像话。

    敢(情qing),时悦然这些年来付出的感(情qing)都给了狗?

    这个狗东西的还不知道给时悦然戴了多少绿帽子?

    说通了,就能窜通了。

    只要是女人在感(情qing)方面上都是很小气的。不服就这么失去喜欢的男人,更何况是真心相(爱ai)的两人。

    周戈恒和时悦然是公认的一对,他们是时家和周家最看好的。如果周戈恒为了时悦希而抛弃时悦然,放弃婚礼,那么势必会遭到外界的议论和唾口水。

    他无可奈何,选择和时悦然结婚。

    但时悦希不服,所以在他们婚礼的前一天晚上,想推时悦然下江,让她溺水(身shen)亡。

    这样,世上再也没有时悦然这人,他们可以光明正大的在一起!

    东锡被项权御(身shen)上发出的气氛冻得(身shen)子僵硬,又补充道:“这件事(情qing)时小姐一直不知道。所以,她一直觉得愧疚于周戈恒。认为是你的横刀夺(爱ai)而让她不能和周戈恒在一起,甚至结婚……”

    他越是说着,他的眼眸越是冷下一分,他再也不敢多说下去。

    时悦然一直是项权御的宝贝,在他心里至关重要。

    现在,她却这样被人对待,周戈恒和时悦希又理所当然的出现在她面前没有任何罪恶感让她更愧疚。

    他想,项权御会冷静不了。

    “……”

    他没有说话,东锡又小心翼翼的问道:“项少,这件事(情qing)需不需要跟时小姐说?”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