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章你很甜
    时悦然惊讶震惊极了,一直看着他。很想问他是她肚子里的蛔虫吗?怎么知道她喜欢的一切和不喜欢害怕的一切?

    明明她就从来没和他讲过。

    看着时悦然惊讶得说不出话来,项权御着实觉得好笑,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尖。“你的所有一切我都清楚也了解的很……”

    时悦然揪着被子,忍住想问他为什么知道她的一切的冲动,低着头,说:“既然知道,你还让我面临了这两件害怕的事(情qing)……项权御,你是存心的吧?”

    他觉得她心里还在意着项真心把她推下溪水这件事(情qing)。

    要是没有项真心,她也不会面临这两件让她害怕的事(情qing)。

    为了哄她高兴,项权御又说:“行,要是你心里不服的话。等你出院了,我就把她捉起来扔到海里喂鲨鱼,行了吧?”

    时悦然依然闷闷不乐的,觉得他在敷衍她。“把她捉起来扔海里喂鲨鱼?我才不相信你的胡话呢……”

    “哈哈——”项权御忽然在她耳边笑得开怀,醇厚的笑声有一下没一下撞击着她的心险些让她的心跳漏了一拍。“别不高兴了,快点吃药,吃完睡一觉。”

    “不吃!”

    这次项权御的声音也有些严肃了,威胁着她说:“要是不吃的话,也不是不可以,顶多我辛苦点,喂你吃……”

    喂……

    听到这个字,时悦然满(身shen)子的惊悚。

    她知道他口中这个所谓的喂是怎么样的,甚至她能脑补出画面来。

    她没少在电视里看男主喂女主吃药的……

    画面太美,她不敢想象。

    “不用了!我吃就是了!”她怕他真的会喂她,又立即夺去他手掌心中的几颗药忙着塞进嘴里,又仰头喝了几口水。

    咕噜的几声,白开水连带药的被她吞进了腹部中。

    这样的时悦然让项权御有些喜也有些悲的的。

    喜的是她终于肯吃药了。

    悲的是,她还是很介意他……

    项权御的脸颊边蔓延出了一个苦涩的笑容。

    药片吞进去后,她又喊着:“好苦!好……唔!”

    最后一个字被硬生生的憋回到了腹部中去。

    她的美眸倏然放大起来。

    项权御毫没预兆的吻住了她被水浸湿过的唇瓣。麻麻的啃咬着,又趁机攻占她的芳香,一扫而进,触碰着她极为羞涩的舌头。

    她的舌头被他触碰到敏感的很,总是躲闪。

    他又勾了勾住。

    吻完后,他唇角边残留着方才才形成的窃喜弧度。“这样就不苦了……你很甜。”

    时悦然气得想扑过去打他,但她现在正在发烧,浑(身shen)没力气的。

    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项权御又把她抱住,潜进被窝内。“不闹你了,赶紧睡吧……睡一觉,把汗给闷出来,明天起来就能退烧了。”

    时悦然还是很不服气的打了他一下!

    退烧药含有一点让人昏昏(欲yu)睡的成分,时悦然越来越困,整个人被困意来袭困住,慢慢地闭上眼睛入睡。

    刚开始怀里的女人的体温还是很烫。

    他抱着她,哪怕像是在抱着一团火,他也没撒手。

    只是她睡得安稳,苦了他点。几乎一个晚上他都不敢真正的入睡,睡一下醒一下的照顾着她,生怕她烧还没退或者更严重。

    小女人睡得成熟……

    项权御忍不住伸手弹了弹她脑袋,满眼宠溺。“小家伙,你倒是睡得(挺ting)安稳的……”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