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章发烧
    “唔……”

    还有能撩他的嘤咛声音时不时的在他耳边绕响起来。

    那团似火的温度是从时悦然(身shen)上发出来的。

    感觉到她(身shen)上的温度不对劲,他又睁开了眼睛。“悦然,你怎么了?哪儿不舒服了?跟我说说。”

    她在他的怀里动弹个不停,好似很难受。

    他也摸到了她的手臂,烫得跟什么似的。

    “我好(热re),头也好沉……”她打出来的气也是(热re)的。

    项权御立即起(身shen),走到门边开了灯。

    白色的灯光驱散了黑夜的黑暗。

    白色灯光下的时悦然脸颊一片彤红,她的样子看起来也很难受。

    她发烧了?

    这是他下意识的反应。

    又走到她跟前,伸手一只手掌覆盖上她的额头。

    额头的烫度即刻侵来,下意识的想让人即刻收回手。

    “你发烧了。”他断定又心疼的出声。看着她这么难受,他心里也不比她好受。“在这儿等着我,盖上被子不许踹被子,我去把医生给叫来给你看看。”

    她想踹掉被子又被项权御死死捉住肩膀,不让她踹掉。

    “等着我,不许踹被子。”

    项权御转(身shen),步伐飞快的跑到值班室叫来了主治医生。

    主治医生在给时悦然检查的时候,项权御坐立不安的在一旁焦急等待着。

    替时悦然检查完(身shen)子后,主治医生才转(身shen)对项权御说道:“项少,时小姐是因为掉进了冰凉的溪水里而引起了发烧的症状。只要让她退烧了,就会平安无事。”

    他不要听这些!“要怎么办才能让她退烧,不这么难受!”看她这么钻来钻去的,他也难受。恨不得替她发烧,替她病。

    “自然的是吃退烧药还有多闷厚被子了……”

    “你赶紧去开些退烧药来,还有拿一(套tao)厚被子过来!”项权御命令道。

    主治医生出去后,项权御又爬上(床chuang),抱起了难受得跟什么似的时悦然,心疼的抱了抱紧,又亲了亲。

    时悦然想推开他,但她现在的力气就像是软软的棉花一样,推不动他,这力度就连饶痒痒也不算的。“你放开我……不要碰我!都是你的错!”

    她把一切的错都怪罪在他头上来了。

    要不是他坚持一定要带她到项家的话,她也不会遭项真心羡慕嫉妒恨推下溪水,引起发烧。

    项权御没让她推开,也抱得更紧。“好,是我的错我的错我的错。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先把你的烧退下去,等退下去后,要怎么跟我算账就怎么跟我算账,好吗?”他惯着她,把一切的错都揽在了(身shen)上。

    “就是你的错!你离我远点,跟你在一起我就只有倒霉的份!”

    她还推着他,整张脸颊涨红,像一根火辣辣的红辣椒似的。

    她让项权御(爱ai)不释手,连发着烧还这么火辣。“胡说什么呢?先把药吃了,吃完药睡一觉,明天就好了。”

    时悦然看着他手心中的几颗药和一杯白开水,瞬间小嘴瘪了起来。

    撇过脸,说:“我不吃药。”

    他就知道!“不吃药哪能好?乖乖的,把药吃了。”

    “项权御,你知道我最讨厌也最怕的两件事(情qing)是什么吗?”她忽然转头看着他,异常地认真。

    项权御想都不想的,即刻回答:“住院和吃药。”

    时悦然惊。

    他是怎么知道的?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