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章没有谁比我再珍惜你了
    她的手被项权御捉得紧,丝毫不让她有半分逃离的机会。

    她一醒来就骂他,项权御没有动怒。反倒是笑容挂在了嘴边,轻笑着道:“知道骂人,那就说明没事了。”

    时悦然气得甩掉他的手,气鼓鼓的道:“以后去你们项家少把我给拉上。去了看人脸色不说,还差点送了(性xing)命。你不想珍惜我,还有很多人想珍惜我呢。”

    她总结了一下这两次去项家的结论。

    第一次被项真心险些绊倒。

    第二次直接被她推下溪水。

    这项家都跟她犯冲的吧?

    项权御依然笑着将她掉落在脸颊前的发丝收拢进耳际后。“这世上没有谁比我再珍惜你了。”他的目光又柔(情qing),又低头吻了吻她光洁额头。“我的悦然……”

    “项少的女人那么多,怎么会比任何人还再关心我呢……要是关心我的话,你就把推我下水的项真心给捉来给我道歉啊。”她实在是不服就这样被项真心推下水了。

    项权御的表(情qing)有些微微变化。“悦然,真心那边我自然会去给她警告。她要是再这样对你不友善的话,我就真把她((逼))来给你道歉好不好?”看他的意思,好像没有想要让项真心来给她道歉。

    时悦然或许能料到,心里头酸酸的,话语也酸酸的。“看吧,都说了项少不珍惜我。要是真珍惜我,知道谁推我下水的,就会替我出气了。算了,我在项少心里的位子就是比不上她……”

    项权御也郁闷得慌。

    不是时悦然所想的那样,他要护着项真心。

    而是她看在了项峰和素芳的面,不和她计较。

    但是该凶就凶,该给警告的还是要给。

    若是她下次在这么冒犯时悦然,也别怪他不客气了。

    他可以理解时悦然这话就是在跟他撒(娇jiao)么?

    他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尖,说:“别说这种酸溜溜的话。我就不信你看不出来,我对你是怎样的。”

    其实仔细一想,时悦然觉得项权御对她还算是(挺ting)包容和忍让的。

    她一直冒犯他,还时不时地骂他,冲他发脾气,也没少和周戈恒和项权昊有接触。虽然他动怒过,但是却未真正对她怎样过。

    反倒是对她发了好大的一通气后,他还转过头来抱着她哄她。

    平时相处没摩擦时,他会宠着她,像是把她当成掌心宠那样也不舍得累着她。

    有时候她能察觉他看她的目光都是不一样的。

    总之,这样的项权御跟外面所说的,他对一个女人保质期很短的说法不一样。

    就是这样她才觉得奇怪。

    项权御为什么能对她保持那么久的保质期?一直这么宠(爱ai)包容着她,她(身shen)上又没有什么地方值得他去争夺的……

    时悦然想不通。

    有事想张嘴问他,但话到嘴边又咽下了。

    她觉得问这个问题会让自己陷入窘迫的境界内。

    时悦然在想着些什么,项权御也琢磨不透。

    只是抱着她,空气中划过一股股静谧。就算不说话,她只躺在他的怀中,他也满足。

    只要让他能感觉到她就在他(身shen)边就足够了。

    时悦然需要住院观察一天,等明天后再做一次检查。

    入夜时,项权御爬上她的病(床chuang),不要脸的搂着她一起入睡。

    踹又踹不下去了,只能让他爬起来。

    时悦然睡了,但是睡得不安稳,一直在乱动。

    这样的她让警惕(性xing)极高的项权御忽然醒了过来。

    他感到有一团东西在他怀里(热re)烘烘的发(热re)着,有点像火一点点在烤。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