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章又掉进溪水了
    这就是让项权御敬佩也尊敬项峰的地方。

    他对他们三兄弟一视同仁,不存在什么偏心。

    倒是不像项权培一样,这么小肚鸡肠,对他充满恶意。

    当时项峰把项氏集团交给他们时,他还提出要让项权御去帮忙。

    那时项权培的意见也很大。

    项权御也有自知之明。去帮忙了,指不定被项权培怎么奚落。

    又不是他亲生父亲的产业,自然的他也放弃。

    没了他,项权培和项权昊照样也把项氏财阀带得风生水起的。

    不过是这样的项权培只会让他多一分看不起他。

    ***

    时悦然不想知道他们项家一家子在大厅内谈着什么事(情qing)。

    项家的人不喜欢她,她当然不会去碍他们的眼。她就当出来散散步,欣赏风景。

    时悦然大概扫了一眼项家。

    她发觉整个项家不如项权御自己的家那么大。

    她也奇怪了,为什么项权御靠赌博为生,还能比项家有钱?好歹项家一天生意资金出入也不少的啊……

    夏(日ri)的风带着燥(热re)。

    时悦然停留在一条小溪面前。溪水清澈见底,她透过溪水能见到最底层的卵鹅石头。灿烂阳光照得溪水波光粼粼的,洒在溪水上,落下圈圈小光圈。

    溪岸边的杨柳树弯低着它婀娜多姿的(身shen)材,俯在池内享受着溪水的滋润。

    溪水又倒映出了一片翠绿的溪水影子。

    她站在小溪前,想着事(情qing)。

    到现在,把她推下江边的那个人她还没有查到,到底会是谁。

    砰——

    时悦然想得入迷,根本没有防范后面忽然有人窜出来。窜出来后,又伸出一只手狠狠将她推见溪水中。

    她一个站不稳又被推进了溪水中内,溅起大水花。

    毫无预料的掉水,时悦然下意识的扑腾着。

    她的(身shen)体一步步往下沉。

    “卧槽!”又掉水了!这次是谁推她入水的?她还就这两个月不宜近水的地方了?

    “时悦然,你赶紧去死吧……只有你死了,我小叔才不会和你在一起!”她听到岸边有一阵狂妄的笑声响起,笑看着她(身shen)子一步步往下沉。

    时悦然看清了,推她入水的人是项真心!

    时悦然想骂她,可她自(身shen)难保,又不会游泳,难道上次老天让她溺江死不成,这次想让她再次溺水死了?

    骂不成项真心,她只能在心里又骂了一遍项权御。

    她即将快要死亡,依然跟他逃不了关系!

    “悦然!”

    就在她以为自己真的快要死亡的时候,一道急促的声音响起。

    扑通的一声,是有人跳水的声音。

    “小叔!”项真心忽然吓得脸色都发白了起来。

    她根本没料到在这个时候项权御会忽然出现,毫不犹豫的跳下水去打捞时悦然。

    她吓得仓皇逃跑。

    小叔没有看见她,没有,没有!

    项权御顾不及把时悦然推下水的项真心,一心都扑在了在水中挣扎的时悦然。

    时悦然只感觉她被打捞的时候很熟悉。

    还是那样的,那个救她的人很着急、担心。

    把她捞上后喊着她,按着她(胸xiong)口,又给她做人工呼吸。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