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章反正不想活了
    项权御这些年不是在外面白混的,一个拳头差点没有把周戈恒打趴下。

    周戈恒承受不住他的拳头,忽然往后倒。

    “项少!”

    周戈恒被打,时悦然担心的大喊出来。

    她这一喊更是彻底的喊起了项权御的愤怒。

    这么多天,她都不搭理他,不和他说话。今天,他打了周戈恒,她却主动喊他了!

    他觉得可笑。

    打了一拳不过瘾,项权御从后背掏出了一把银白色的枪支,枪口完整无误的对上周戈恒的脑门。

    食指摸在扳扣上,面无表(情qing)。

    一支枪支枪口正对准着他,周戈恒吓得额头上的青汗冒下。

    时悦然知道项权御现在在气头上。

    要是他生起气来,他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的!包括一枪崩了周戈恒……

    时悦然吓得抱住了项权御腰间,向他屈软求饶:“项少……不要……不要。你放过他,求求你放过他。只要你放了他,我再也不会和你闹,我会乖乖听你的话。求你……求你放了他好吗?”

    她放软了语气,也哭了出来。

    眼泪滴滴灼(热re),湿透了项权御的衬衫。

    她的眼泪一直是他最致命的地方。

    刚想按下扳扣的手动了动。

    她为了一个男人,跟他求饶,也为他流下眼泪。

    这该死的眼泪!

    这么多天,他无论怎么哄她迁就她都没用。

    她还是跟他冷战。今天,为了周戈恒,她求他,居然求他!

    眉毛狠狠颤抖着,气得厉害。

    最后,垂下手臂,一手捉起时悦然的手,往屋里带。

    这样发怒的项权御周戈恒第一次见到,特别是那支充满冰冷锋利的枪口对上他脑门的时候,那一刻,他是吓得快要死。

    忽然,(身shen)子一软,整个人瘫软在了地面上。

    ***

    时悦然被项权御带回到房间里。

    他再也对她温柔不了,狠狠地将她往(床chuang)上扯去。

    时悦然整个人倒在柔软的大(床chuang)上,她也哭了。

    “时悦然,你为了一个不相干的男人你居然求我!还为他流眼泪!还想和他私奔!你该死!现在我就一枪毙了你,成全你!”他气得枪口真的对准了时悦然的脑门。

    他放心不下家里的女人。

    很早的处理完事赶回来。

    赶到大门口时,却看到了他们两人抱在一起!

    那一刻,他真的忍不住了。

    想杀了周戈恒,也想杀了时悦然!

    “你开枪,现在就杀死我!反正我也不想活了!”说着说着她眼泪流得更多了,声音也更哽咽。“我爸爸妈妈不要我了,把我赶出时家了,我还有什么可留恋的,倒不如一了百了,你开枪你开枪啊!”

    在这么一刻,时悦然的(情qing)绪也跟着彻底奔溃了起来。

    时家的人都不谅解她,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她真的做出一副等待死亡的样子。

    (身shen)子颤了颤,眼睫毛也颤着,还沾染过泪珠。

    忽然,他也跟着(身shen)体一颤。

    她说什么?

    她被赶出时家了?怎么被赶出时家了?

    逐渐的,他才有了理智。

    垂下举枪的手臂,收回了枪支,问着她。“为什么会被赶出时家?什么时候的事(情qing)?”又为什么不曾和他提起过!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