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章项权御的愤怒
    “难道你想留在他(身shen)边?他是个什么样的人我相信你比我还清楚!你留在他(身shen)边,将会是你人生中最大的一个污点!跟着他,你就是在丢你们时家的脸!”

    “……”时悦然低着头不语。

    周戈恒说得对。

    但是,他的实力也不容小瞧啊。

    他是顾漠易的人,顾漠易那帮人惹不起。

    万一她和周戈恒真的私奔了,他和顾漠易那帮人跑去把时家把他们时家踩平了怎么办?如果是这样,她就成了时家的千古罪人啊!

    她不知道为什么项权御这么执着一直要她。

    他对一个女人的保质期她已经超出很长时间了啊,为什么,为什么他还要一直留着她在(身shen)边?

    她每天这么闹,不和他说话,像个木偶人,他也无动于衷。

    知道时悦然在犹豫,周戈恒又捧起她的脸,食指轻轻摩擦着,耐心哄着:“悦然……我知道你在顾及时家。但是,你也得为自己着想不是吗?难道你真的想留在他(身shen)边吗?难道你想放弃我们的感(情qing)吗?我相信时叔叔和时阿姨也想你离开他。你忘了那天,时叔叔气得要和你断绝关系了么……”

    那天在时家发生的一幕幕她当然没有忘记。

    她永远无法忘记时父打她的那一巴掌……

    知道时悦然有动摇,但是不坚决。

    他又哄着她:“不要犹豫,跟我走,现在就跟我走好吗?只要你走,我会劝说时叔叔和时阿姨,和我们一起搬走。项权御的名声也只在约翡市管用,只要我们离开约翡市,离开约翡市就好了。恩?”

    周戈恒一语惊醒梦中人。

    她怎么就没想到这一点?只要她和时家的人一起搬出约翡市不就是没事了?

    项权御是项家三少爷的(身shen)份只在约翡市管用,只要她远离了,他还能满世界的翻找她不成?

    不过是一个女人。对他来说,丢了就丢了,他也不会大费周章的去找。

    时悦然刚想答应周戈恒。

    还没说出口,倏然远处的两处耀眼灯光离他们越来越近,刺眼的打着她眼睛。

    车灯照得他们地上的(身shen)影越来越小。

    一辆车子稳稳停在他们面前,车灯闪闪的打着他们

    气氛在这一刻像是冻住一样。

    只见车内的男人浑(身shen)散发出(阴yin)冷,(阴yin)冷得他们离他这么远都能感受得到!

    他目光幽深的像是一道见不到底的悬崖,深得要把他们吸进去,把他们摔个粉(身shen)碎骨。

    是项权御。

    是项权御回来了。

    他正死死的盯着他们看,眼睛倏然迸发出怒火,狠狠烧向他们!

    他捉着方向盘的手越来越紧……

    看到项权御,时悦然吓得把周戈恒推开,一脸惶恐。

    周戈恒一时没有悟过来是项权御回来了。

    只见他下了车,猛地关上车门,迎着车灯,从黑暗中走出来。

    他像黑夜里的大恶魔,(身shen)影从黑暗走出融入到月色下,后面打着白的车灯是衬着他的冷戾寒烈。满眼燃起愤怒的火花,脸部线条僵硬,一步步地步伐((逼))近都像是在预告着他们死亡气息的到来。

    砰的一声——

    项权御上来后一语也不发的,一个拳头就是往周戈恒的脸上招呼过去!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