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章我带你私奔
    这两天时悦然还在跟他闹着,她不和他说话,也脾气很大。

    项权御一直迁就着她,一点动怒的痕迹都没有。

    他就是喜欢她这样,又烈又火辣辣的。

    出奇时悦然意料的是,这两天项权御也不出去鬼混,一直在她(身shen)边守着她,寸步不离的。

    晚上睡觉时,他还会死皮不要脸的赖在她房间里,想和她一起睡。

    每当她碰到他的时候,她总会像火山爆发了似的,大喊道:“别碰我!”

    这个时候,他会抱着人开始哄。

    他只是寸步不离的守在她(身shen)边两天。第二天他接到了电话,神神秘秘的,匆匆离去。

    他走了,时悦然也觉得世界清静得多了。

    她没有找他,他也似乎很忙,一个电话都没往别墅打。

    到晚上时他还是没有回来。

    倒是她在晚上的时候接到了一个电话,是周戈恒的电话。

    周戈恒不知道是怎么知道项权御的住址的。他打电话给她的时候,说他就在他的别墅外围门口。

    他在门口等她,他想见她。

    她又何曾不想见他呢?她不想因为项权御这个不相干过不久就会消失在她世界里的人而放弃和他的感(情qing)。

    项权御又不在别墅里……

    时悦然穿上了鞋,出了房间,也出了客厅的大门,往外围的大门口走出去。

    管家赶来的时候见到时悦然离开客厅大门。

    “时小姐,你要去哪里?”

    时悦然没有回应他。

    外面的月色很明亮,洒在天际边落下一道银白色的朗光。

    路灯照得整座别墅发亮。

    时悦然到大门口的时候,果真见到了周戈恒的(身shen)影。

    他正站在栅栏外的地方等她。

    银白色月光下的周戈恒像个会发亮的少年,他望着她,灯光折(射she)下,眼眸柔和。

    “戈恒……”时悦然走了出去,轻轻喊着他的名字。

    看着他修长的(身shen)影,闻着他熟悉的味道,时悦然鼻尖酸酸的,很想哭。

    她真的也哭了,眼角中闪烁过泪珠。

    “你真的在他这里住,对么……”他问着她,语气有隐隐的不舍。

    “我和他没什么……”她解释着,深怕周戈恒误会她。

    她以为周戈恒不会轻易原谅她,以为他不想再见到她,也没想到他会来找她。

    下一秒,她掉入一个宽厚的怀抱里面。

    他抱着她,力道很紧,似要把她整个(身shen)子融入到自己的(身shen)躯内。

    他在她耳边心疼的道:“悦然,跟我走,我带你离开这里,我带你离开他好不好?我们私奔……我们私奔好不好?”

    时悦然讶异,没想到他会出现在项权御的别墅内,说要带她私奔,离开项权御。

    他不怪她,背叛了他们之间的感(情qing)吗?

    “可是,你不怪我……你不怪我背叛了我们的感(情qing),跟项权御在一起吗?”

    那天,她可是清清楚楚的看到项权御误会了她,连看她的目光都充满误解的。

    他的额头抵着她额头,往她脸颊吐出(热re)气。“我相信,我相信你是有苦衷的。我更相信你(爱ai)的永远只有我,只有我……对吗,悦然?”

    他那天只是一时接受不了这个消息才对她充满误会。

    一颗颗灼(热re)的眼泪随着周戈恒这般温柔的话语潸然泪下,她说:“可是,我要是跟你走了。我爸爸妈妈还有姐姐怎么办?”难道,真要眼睁睁的看着项权御杀了他们么?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