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章一如既往的对她好
    项权御高大的(身shen)影将她(娇jiao)软的(身shen)影笼罩住了,她的(身shen)影在他的笼罩下显得渺小极了。

    他望着她,眼眸逐渐折(射she)出了柔和。

    “项少……”佣人喊了喊项权御,然后识相的转(身shen)离开。

    佣人走后,只剩下他们两人。

    时悦然没有看他,低着头。

    小脸依然苍白,没任何脸色,也没有笑意。

    项权御又走了走近几步,伸手再次大掌覆盖上她的小手。“醒了?昨晚没吃饭,又哭了那么久,没体力,饿了吧?我吩咐了管家买了些你(爱ai)吃的小笼包油条豆浆什么的,我现在带你下去吃。”他好像忘记了昨天的事(情qing),还是对她那般的温柔、疼(爱ai)有加。

    可是,时悦然觉得很虚伪。

    他是怎么做到可以忽视昨天那样的事(情qing)。

    他是怎么知道她(爱ai)吃小笼包油条豆浆之类的?

    细细想着,时悦然发现他知道许多她喜欢的东西。比如菜……

    在他这儿住下后,几乎每一顿的菜式都是她最(爱ai)的。

    还有她房间的装潢,都是她的风格。

    他怎么会了解她那么多?他调查过她?

    这些,时悦然不觉得感动,只觉得一阵阵的惊悚。

    他把她留在(身shen)边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时悦然还是不愿意和他说话。

    一路保持着沉默,任他跟她说着些什么,她都不回应。

    她觉得她的闹对他来说一点都不管用。她越是闹,他越是不放在心上。

    甚至,他还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一如既往的对她好,把她捉得更紧。

    她想要的不是他对她更好,也不是把她捉得更紧。

    她也不闹了。只是不愿意和他说一句话,一直保持着沉默,和他冷战。

    餐桌上真的是她(爱ai)吃的早点,早点在空气中窜出香味,油条金灿灿的发着金色光芒。

    “我记得你喜欢把一条油条撕一半,一半拿来吃,一半浸泡在豆浆里,我弄给你吃。”他夹起一条豆浆,撕成了两半。

    一半放在盘子上,一半一小块一小块撕出来,浸泡在她的豆浆里。

    时悦然在这一点上没有客气。

    饭还是要吃,饿死了自己可不值得。不吃点饭,不补充点体力,怎么跟他冷战((逼))他放过她?

    无论项权御怎么做,她就是不愿意告诉他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qing)。

    项权御细细端详着时悦然看。

    一觉醒来,她整个人变得跟昨晚不一样。虽然不和他闹了,但是她却不说话。

    她终于冷静下来了……他心平气和的问着她:“悦然,跟我说说,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离开的时候还是好好的,回来后却是这样。

    昨晚好几次他没忍住要跑去时家。

    这冲动最后被压制住。

    因为,他知道要是他跑去时家,让时悦然知道了,她只会更加不谅解他,更加和他闹。

    他要的不是她跟他闹。

    哪怕她现在不把他当恋人对待,当朋友,当普通朋友也好啊……

    她这样实在让他揪心。

    “……”时悦然没理他,他也不觉得尴尬。

    甚至,料到了。

    尽管她垂着眼帘在跟他生气的样子也是让他着迷的。

    他伸了伸手,揉了揉她的脸颊。

    时悦然测过脸,不让他碰。

    项权御也不觉得尴尬,依然动起筷子给她夹油条,撕油条。

    他对她一向很有耐(性xing),哪怕她闹得要把屋子给拆了……

    他什么都不在乎,也视而不见。

    时悦然心里也难受,更是绝望。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