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章为什么会这么恨我
    时悦然摔在阶梯上,膝盖处被摩擦破皮了起来。

    还有手心处,红红的一块,也破皮了。

    有少许的沙子跑进了**内。

    “摔哪了?我看看。”

    他捉起她的手想检查,时悦然又气得推开他。“给我滚!”重新站起来后,又往大厅内跑进去。

    项权御被她这么一推险些被推倒,两只手心靠地,等蹲稳后,又追了上去。

    她在前面跑,跑得很快。

    项权御在后面追着。

    快要追到她时她已经进了房门。

    刚想跟进去。

    砰的一声——

    房门被她狠狠关上,他吃了个闭门羹。

    时悦然跑回到(床chuang)上后大哭了一场,把在时家所受的委屈都痛痛苦苦的哭了出来。

    整张被子闷住了她全(身shen),她的哭声给遮盖住,发出呜呜的哽咽声。

    房间处传来了她的哭声。房间外的项权御心猛地揪成了一团,眉毛紧拧。

    她这样他也心疼。

    其实他是有钥匙的,就算她锁上门他也可以进去的。

    但……

    时悦然现在需要冷静。她现在这么激动,她也不想看到他。如果他现在出现,不但不会好转她的(情qing)绪,还会更加恶化她的(情qing)绪。

    等她冷静下来后他再去看看她,再问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qing)。

    项权御转(身shen)到楼下的沙发等待着。

    连公司都不去了,就坐在客厅里干等着时悦然。

    什么事(情qing)都没心思做,一心只扑在让他担心的时悦然(身shen)上。

    时不时的,看了楼上一眼。

    楼上没有任何动作……

    这样僵硬的气氛持续到了晚上。

    今晚的夜色似能衬托他此时的心(情qing),黑压压,黑沉沉的,见不到一丝明亮的光。

    项权御抬头望了一眼时钟。

    八点多钟了……

    她晚饭还没吃,也都没有出来过。

    他给了她这么长的时间,她该冷静下来了吧?

    这下,项权御才起(身shen)往楼上,往她的房间走去。

    他拿了备用钥匙,开了她的房间门。

    她的房间是黑漆漆的一片。借助着外面投掷进来的灯光,项权御更加看清楚了那令他心疼得快要窒息的小(身shen)影。

    她横倒在大(床chuang)上,已经睡了。

    踩着地板的步伐就像是在踩着棉花糖一样,轻手蹑脚的靠近她,又点亮旁边的(床chuang)壁灯。

    (床chuang)壁灯被点亮,橘黄色的灯光驱散了黑暗。

    那一缕柔光打在那小(身shen)影的(身shen)上。她哭得眼泪都干在了脸颊上,几缕发丝凌乱的贴在了她苍白的小脸前。

    但她睡得沉熟,是累的。

    项权御将她整个人抱好,伸手理了理她的发丝。

    入睡的她是他最(爱ai)的她。

    不跟他闹,很安静……

    项权御心疼的牵起她的手,放在嘴边吻了吻。

    时悦然还是没有醒来的痕迹。

    他想到她回来时摔了一跤,膝盖处破皮了,伤口处没来得及处理。

    他又找来了一个医药箱,细心的帮她消毒上药。

    疼痛她感觉得到,动了动大腿,又时而紧拧眉毛。

    他知道她疼,又放轻了力度。

    轻轻的擦着,吹着。如同在呵护一个世间最珍贵最无价之宝的宝物。

    上完药后她还是没有醒来。

    大概,她是真的累了,累到不想醒来。

    项权御一手牵着她,一手摸了摸令他心疼的脸,喃喃自语着:“悦然,你到底在跟我生什么气。为什么会这么恨我……”他的声线只有无尽的惆怅和受伤。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