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章一次性让你恨个够
    顾漠易看向楠北,示意要他跟项权御说。

    “是这样的,项少……”楠北又一字不差的把所有事(情qing)都跟项权御讲了一遍。

    他的眼眸越来越(阴yin)沉下,散发出冷气。

    冷气似能够冻僵空气。

    “哪帮不长眼睛的?我现在就去灭了他们!”还眼睛瞎了,连他的女人都敢劫下?

    要是顾漠易不在场呢,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qing)?

    不过,她不是应该这个时候在时家吗?怎么会出现在甜品店?

    “这件事(情qing)就交给我处理。”顾漠易拿起笔记本电脑,站起(身shen)子。那修长的(身shen)影挡住了侧面朝他们投掷过来的阳光,他说:“好好照顾她,我们有事先走了。”他看时悦然的(情qing)绪不太妙啊……

    不是受到惊吓的那种不太妙。

    而是看到项权御的出现,那不太妙的(情qing)绪。

    东锡也察觉有不太对劲的气氛冒出,他先溜为敬。

    等到他们都走光后,项权御再次覆上她的小手。

    她的小手冰凉得厉害,也颤抖得厉害。

    “你不是在时家吗?怎么跑去甜品店了?怎么不打电话给我?让我去接你回来?”

    他不知道她在时家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她好不容易治愈起来的心(情qing)在再见到他后又俨然被触灭。

    想到时家人和周戈恒对她的误解,她(身shen)子颤得更厉害,(情qing)绪彻底爆发而出:“项权御,我现在不想看到你,给我滚!给我滚!滚啊!”

    时父那一巴掌打在她脸上还让她疼着。

    那一巴掌时时刻刻的提醒着她,项权御是个大恶魔!他是个让她被全世界的人误解,还被时家人赶出时家的最大罪魁祸首!

    她因为他而有家不能回!

    她因为他,时家的人都想和她断绝任何关系!

    毫无预兆的,时悦然整个人像火山爆发似的忽然爆发了出来。

    “时悦然!你让我滚?你用这种口气对我说话?冲着我发脾气?谁给你的胆子!”

    项权御也动怒了,紧紧捏着她的下巴。力度很重,重得要把她的下巴捏碎。

    时悦然被捏得下巴要不行,望着他的眼眸还是慢慢的不屈服、倔强、恨。“我恨你!我讨厌你!我不想看到你!你给我滚!彻底滚出我的世界!你快滚!快滚啊!”她整张脸都憋红了起来,发自内心的叫喊着。

    项权御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知道她只是去了一趟时家,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子。

    他也理智不下来。

    她要他滚,她说她恨他,再也不想见到他……

    一字一语,就像她在拿着打火机,逐渐点燃他内心最后的极限!

    当极限完全被点燃,他再也忍受不了。

    他眼眸布满了她从未见过的凶煞,眼底下更是他恕不可遏的怒火。猛地,松开了她,站起(身shen)子从后背掏出了枪支,往外走。

    “既然你这么恨我,那我就让你一次(性xing)恨我恨个够!”他连声音都是凶残的。

    时悦然知道他要去干嘛。

    这次,她再也不害怕。她大吼:“你有本事全杀光他们!你去啊!你去啊!只要是你高兴的事(情qing)我都不会阻止你!杀光他们了,我就会永远在你(身shen)边了,你去啊!”

    她不再像之前一样,他说他要杀他们,她会害怕的求饶。

    这次,一点求饶屈软的态度都没有。

    项权御渐渐被理智拉了回来,使自己大脑冷静下几分,想着时悦然的不对劲。

    早上他送她到时家的时候还好好的,现在她像变了一个人,连时家的人和周家的人的安全她都不顾了。

    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qing)!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