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章他很在乎这个女人
    无论怎样,时悦然觉得自己横竖都是死。

    要是她不跟他们走,她的下场就会流落在这群社会人的手上。

    要是她跟他们走了,她又不知道他们是谁,会发生什么事(情qing)。

    时悦然闭上眼睛。

    自从碰到项权御后,时悦然觉得自己一天比一天倒霉。

    现在,连混偏的那一道也想把她给带走?

    下意识的,时悦然想到了魅蝶。

    找项权御复仇的魅蝶。

    魅蝶要复仇他,是想通过她置死他。

    难道,这群人也是项权御的仇家?他们也想通过她,置死项权御?

    最后时悦然还是跟楠北走了。

    反正都是死,她只是想知道自己会是怎么死的而已。如果能通过她置死项权御,她又何乐不为呢?

    她死了也要拉着他垫背!

    要不是他,她现在才不会过得这么惨呢。

    但是,为什么这个男人对她温柔得很?

    “时小姐,请小心脚下的阶梯。”

    楠北又领她到前面路边的一辆奔驰车的面前,亲手为她打开了车门。

    她坐进去后,他体贴的为她关上车门才绕到主驾驶的车座坐下,开车。

    这时,时悦然才发现车内除了他们两个之外还有另一个男人。

    那个男人是他刚才在甜品店看到的那一个男人,顾漠易。

    他正头仰靠在座椅上闭目眼神。

    他清晰的轮廓俊美绝伦,又透着一丝成熟稳重。

    就连他闭目眼神时,(身shen)上也发着丝丝锐气。如同隐藏在深处,势力待发的黑豹子一样,气势很足。

    “人接来了?”

    混这一行的人警惕(性xing)当然高。

    楠北带着时悦然上车后,顾漠易就有所警觉了。只是在闭目眼神休息,没有睁开眼看。

    “是的,我已经把时小姐安全的接来了。”

    顾漠易的声音是陌生人那般的冷酷,也听得时悦然忍不住浑(身shen)打了个颤抖。

    她咽了咽口水,问他:“你……你是谁。”真的是顾漠易?

    越是瞧着顾漠易,她越是从他的(身shen)上瞧出项权御的影子。

    她觉得他们两个很相似。开口说话时总是让她畏惧的,不愿意多说,一多说却仿佛想将她置于死境一样冰冷凶残。

    都是一副冷冰冰的面孔。

    不过,顾漠易看起来是沉稳多了。

    不容易暴躁发脾气。不像项权御……动不动的就像火山爆发了似的。

    顾漠易忽然睁眼,看着她,看得她害怕。“顾漠易。”

    他真的是顾漠易!

    “你……你让你的手下把我带来这里做什么?你们想把我带到哪里去?”

    顾漠易没有多说,唇角边若有若无的勾起了一缕弧度,回答她的话:“带你去还给一个人。”再多的话他也没多说了。

    什么?带她去见一个人?

    时悦然木纳住,追着问:“带我去见一个人?你要带我去见谁?你认识我吗?”据她所知,她(身shen)边没有一个人能认识到像顾漠易这么大的一个人物啊。

    项权御吗?得了吧……他这种人,怎么可能认识到他?

    就算认识,也是仇人关系吧?

    既然是仇人关系,他也才不会把她带去还他呢。

    时悦然追问个不停,顾漠易和楠北再也没有回答她的话了。

    “顾少,我已经通知了,他们马上赶到,我们约好了老地方见。”

    “恩。”

    顾漠易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qing),眸中闪烁着光芒。

    项权御真的很在乎这个女人。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