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章遇到了社会人
    时悦然跑出了时家,跑得很快很快,中间没有停歇过。

    只有这样,只有不停奔跑才不会让她的脑子胡乱多想,也不会让她的心这么的难受。

    她难受得要命。

    张了张嘴,想要跟时家解释些什么。可话到嘴边,她却什么都不能说。

    一边是项权御的威胁,一边是时家人和周戈恒的不知道真相而曲解她。

    为了保住时家和周家的人,她不得不选择项权御!她不得不当起时家人口中的‘忤逆女、不孝女’。

    时悦然逐渐的冷静下,挂在脸颊边的眼泪也已经流干。

    妈妈的生(日ri)没有庆祝成,时悦然也不想立刻回到项权御那里。

    项权御说她要是要回来,就跟他说,他会来接她。

    发生这种事(情qing),她心里更恨项权御了。

    要不是项权御,她根本不会和时家闹成这样,也不会任时家的人和周戈恒这么看她。

    就算要面对他,要回到他那里,也不想现在看到他。

    她找了一间甜品店。

    还是上次的那间甜品店。

    她选择了一张靠近窗边的桌子,点了一份芒果绵绵冰。

    当一勺接一勺甜腻腻的绵绵冰融化进嘴边,她的心(情qing)也才跟着稍稍好些。

    “那余总,我们后天就过来,和您办理交接手续。”

    甜品店处最里面的一间房间走出了三道男人的(身shen)影。

    走在中间的男人如君王般降临一样,浑(身shen)散发出矜贵气息。眸子轻轻一扫,带着一道清冷。他不同他左边的那个男人,左边的那个男人穿得斯文,还拿着一个公文包,与他右边的男人谈着什么事(情qing)。

    男人右边的男人看样子是对他们(挺ting)恭敬的,一直点头哈腰的附言着他们。

    那个中间的男人正是当今道上赫赫有名的顾漠易,则他左边的人自然是他的手下楠北。

    右边的男人是余总,这个连锁甜品店的老板。

    这个余总是个好赌的人。这两个月来,他在顾漠易开的场子输得倾家((荡dang)dang)产,赔得不能再赔,也把整间甜品店赔进来了。

    今天,顾漠易和楠北就是来洽谈接手的事(情qing)。

    “好的,顾少,楠先生,那我们后天见。”

    余总半弯着腰,恭送顾漠易。

    顾漠易和楠北刚跨出一步。

    忽然,砰的一声——

    是玻璃门被子弹穿了一个洞的声音!玻璃门被打出了一个洞,溅出玻璃渣。

    “所有的人都给我蹲下!”

    忽然,闯进来了一帮穿着黑衣服戴着黑墨镜的男人,他们手持枪,凶神恶煞的。

    忽然闯进来了这帮人,还打枪,这把甜品店里的客人都吓坏了。

    一群男人拿着枪,枪口正对着在惬意享受美好午时光的客人们。

    他们的忽然闯进来给甜品店制造起了恐慌,所有人,包括时悦然在内跟着蹲下(身shen)体。

    甜品店尖叫畏惧成一团。

    时悦然缓缓蹲着(身shen)子,瞧着闯进来的一群男人——

    最近倒霉透了,怎么尽遇到这种事(情qing)?

    来吃个甜品治愈下心(情qing)还能碰到社会人?

    比起甜品店没见过这种场面的每一个人,顾漠易和楠北显得镇定。

    冷冷的扫过来者,又扫了一眼客人。

    这一扫,忽然扫到了时悦然。

    她怎么也在这儿?

    “顾少……”楠北刚想靠在顾漠易耳边说些什么,转头看他时,他看到他的眼睛在盯着窗外一个点看。

    他跟着移了过去视线。

    这一看,吓了一跳。

    他勒个去,他的另外一个爷,项权御,项少的女人怎么也在这里?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