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章时家的人都知道了
    “我……”时悦然停顿了片刻,努力使自己表现得自然。“我去同学家住了……”她有些慌乱得不敢对上他们的眼神。

    “去同学家住?去同学家住,需要住了大半个月还不能搬回家住吗?”时父严厉的声音再次响起来。

    这样的时家人让时悦然心虚得慌。

    他们好像知道了她在撒谎……

    时父的声音刚落下,又听见时母说:“悦然,你到底去哪里了,这半个月?你从小到大是一个好孩子,从不撒谎。”

    “悦然!”时悦希忽然起(身shen),拉住了她,担心害怕道:“你快跟爸爸和妈妈说你这大半个月到底去哪儿住了。你……你知道吗?有人跟我们说,说……”话说了一半,剩下的一半像卡在了喉咙中,再也没出声。

    她的声音是畏怯的,又偷偷瞄了一眼时父时母。

    “说什么?”她也跟着看向时父时母。

    师父师母还是严肃的看着她,看得她罪恶感极深。

    周戈恒也看着她,那有些陌生的目光带着少许的误解。

    “说……”畏畏怯怯的,时悦希鼓起勇气说完全部的话。“有人看到你跟项三少在一起了……你跟他出出进进的,看着关系非一般,很恩(爱ai)……”

    霎时间,时悦然苍白了一张脸,被时悦希握住手的那手心开始冒起了冷汗。

    果然,纸是包不住火的。

    本来想隐瞒时家的人,不让时家的人知道。现在,他们都知道了……

    时父又说话了,质问着时悦然。“这是别人和我们说的,这是真的吗?这大半个月来,你不是跟去同学家住,是和项三少一起住,对么?”时父的话隐隐约约带着暴风雨来临前那燥(热re)的气势。

    “……”时悦然低着头,咬紧唇瓣没有回答。

    听他们的语气,他们果真接受不了项权御。

    “悦然,项三少是什么样的人,你还敢和他在一起?你到底是什么时候和他在一起的?你从小到大都是一个洁(身shen)自(爱ai)的女孩子,怎么堕落到和他在一起?他是怎么把你骗到手的?一条钻石手链,就把你骗到手了?”

    所有人都注意到了她手上戴着的那条钻石手链。

    他们不是瞎子心也不瞎。

    时悦然买不起这么贵重的首饰。唯有是别人送给她的。

    据他们所知,时悦然交的朋友还没有一个人能买得起这么细又镶嵌着这么多闪亮小钻石的手链!

    又有人跟他们说看到了时悦然和项权御进进出出。

    不是项权御送的,会是谁送的?

    就连一向对她疼(爱ai)有加的时母也误会她了……“不,不是这样的。”张了张嘴想解释,但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他们说得没错。

    她最近的确是跟项权御在一起啊……她要怎么洗白?

    “悦然,这就是你为什么要推迟我们婚礼举行的借口吗?”周戈恒终于说话了,一发话却像一把刀狠狠地扎进到她心里去!他的目光(阴yin)冷,连同目光都是带着对她的误会!“你到底是什么时候背叛我们之间的感(情qing)的?你说你之前溺江,被人救起来了。但是我们找了很久,都找不到你。其实,你当时不是溺江,而是躲起来,不想和我举行我们的婚礼,对么?”

    周戈恒每说一句就加重了一分对她的误解。

    “不……不是这样的。我没有逃避我们的婚礼,更没有不和你举行。我真的溺江了,你们找不到我,是因为我被他救起来了……”她解释着,可怎么解释都没用。

    “被他救起来了?那为什么不回来?为什么现在还待在他(身shen)边?你告诉我,你是不是喜欢他……”

    是不是喜欢他……

    这句话给时悦然带来了巨大的打击。

    她一个承受不了,往后倒退了好几步。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