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1章:柯瑶集团
    希垭倒在甲板上,浑身是血,狼狈的样子,像坨屎。

    荆梦淘沙盯着他,说的那句话是:“北漂号,隶属于柯瑶集团,星运物流有限责任公司,北方大陆海洋运输分公司!”

    希垭吓得虚脱。他当时看上这艘货船,完全就是因为船上有自己想要的阵枢,却说什么也没有想到这艘货船会有如此深厚的背景。就算是他的老大,也不敢轻易得罪柯瑶集团,而自己现在却杀了他们的人,还抢了他们的货物。这个世界上,谁都保不住他了。

    柯瑶集团,是姊乌系中一个庞然大物,一个大财团。它很少涉及政治斗争,却没有任何一个野心家和政治家敢轻易对这个庞大的经济组织动刀子。原因很简单,柯瑶集团太有钱!用大兴前任宪会主席韵卓的一句话来形容:如果将整个姊乌系的财产分为一百份,那么光是柯瑶集团就占据了五十份。

    一个集团,就这样占据了姊乌系一半的资源。几乎所有的行业都能见到柯瑶集团的影子。他们不仅有钱,还有自己的武装部队和保安公司。希垭所在的星盗集团——七星门在柯瑶集团的面前,就像是一个小孩站在一个壮汉的面前。

    当然,这些都还不足以让希垭心惊胆战。最让他绝望的事情,是这艘船的船长、副船长都姓荆梦!

    荆梦家族,正是柯瑶集团的实际掌权者。其前任总裁就是荆梦落柯,也就是人们通常说的落柯亲王。落柯原本是诚兴国的皇族,后来从那蓝色的叫做“地球”的行星回来之后,就避政从商,创立了今天庞大的柯瑶集团。

    荆梦淘沙说完这句话之后,再次低头看向希垭,恶狠狠的道:“现在——你也别指望谁来救你了。你——杀了我大哥,又……玷污了我妹妹……我……我要将你碎尸万段。”他的脸上全是狠戾和愤怒,眼眶中却充满了泪水。手中的菜刀突然落下,将希垭身上的肉割下一块。

    太血腥!

    在希垭的惨叫声中,南关娜娜闭上了眼睛。身子不断地发抖,上下齿相互碰撞,发出咯咯之声。

    她抓住了楚溪的胳膊,紧紧地抱住楚溪。眼前的场景,突然又让她想起了南关和。不是因为希垭的模样想起,而是因为荆梦淘沙的那句话响起。

    希垭身上的肥肉被一块块割下。他不停地惨叫,最后爬到楚溪的面前,哀嚎道:“你杀了我……你杀了我……求求你……杀了我……”声音嘶哑,犹如来自地狱的恶鬼。

    楚溪不为所动,低头看着血淋淋的他,冰冷地道:“荆梦之海就是这样死的。”

    荆梦之海,就是淘沙的大哥,北漂号的正船长。

    希垭身上的血溅在了南关娜娜的裙摆上,她下意识地退后一步。

    希垭又爬了过来,虚弱地道:“求求你……杀了我……杀了我吧……”他知道求荆梦淘沙没有用,就只能央求楚溪,而楚溪是淘沙的救命恩人,只要他开口,淘沙就算心里面不愿意,也不好拒绝。再说了,他觉得楚溪不是一个虐待狂,从刚才的战斗中他就看出来了。他杀人,就只是一剑,没有痛苦的一剑。在痛楚的折磨下,希垭竟希望自己早一点儿死在楚溪的剑下。

    果然,希垭这么一折腾,淘沙果真住手,含泪看着楚溪,用菜刀指着希垭,道:“他……他就是一个畜牲!他肢解了我大哥……还……还玷污了我妹妹……他就是一个畜牲……一个王八蛋!”他的意思,是让楚溪别拦着自己。

    楚溪叹了一口气,心中是说不出的为难。道:“这里面……我想有我的错。如果我早一点儿来,就不会这样了。”

    “不!”南关娜娜连忙摇头,道,“这也不能怪公子。他要面对如此强大的敌人,必须要做好准备。”

    “这和你们没有关系。这天杀的畜牲……”荆梦淘沙咬牙切齿,一刀挥下,又从希垭身上割下一块肉。“我要他千刀万剐,杀了他!”

    希垭终于是忍受不了这样地痛楚,奄奄一息。

    楚溪心中也有些不忍,他杀人,从来都是很爽快的一剑。可眼下,这希垭……算是遭报应了。

    也就在此时,那个老机械师拄着拐杖从舱门走出,来到甲板上,叹道:“淘沙,适可而止吧。你现在杀了他,除了解恨,就什么都做不了了。”

    “那……那该怎么办?”淘沙摸了摸泪水。

    “这个人……是一定要杀的。但是在杀他之前,得让七星门流血!”老机械师的语气很平稳,人老了,就不会像年轻人一样冲动了,他们想的,是如何在事后将利益最大化。

    “可是这样太便宜这畜牲了……”希垭握着血淋淋的菜刀,回头瞪着地上的希垭。

    楚溪道:“我觉得……也差不多了……”

    淘沙咬了咬牙,哼了一声:“既然恩人都说话了。那就是这畜牲好运!”

    “谢谢……谢谢……”希垭虚弱地道,“人在江湖混,哪有不挨刀?你……你也收手吧……”他,这是在提醒楚溪。

    楚溪没说话,选择了沉默。

    他抬头看向西边,心道:“真的就能不挨刀吗?似乎不能……”

    空气安静了几秒。

    明亮的灯光下,突然见一个船员慌慌张张地从后船舷跑来,大声喊道:“少爷,不好了,秋画小姐……跳海自尽了……”

    “什么?”荆梦淘沙呆在当地,悲痛欲绝,吼道:“还不快点救人……快点救人……”回头瞪着希垭,森然道,“她若出事,就算忍着恶心,我也要生吃了你!”

    话一说完,转身跑向后船舷。

    “过去看看!”楚溪小声地对南关娜娜说道。

    南关娜娜乖巧地点了点头,依旧抓着楚溪的胳膊,两个人一起往后船舷跑去。

    荆梦秋画已经被人捞了上来,却已是奄奄一息。

    在场的几个大男人一个看一个,却是谁都没有拿出什么好的办法。

    淘沙咬了咬牙,道:“我来!”大步上前,就准备给自己的妹妹进行人工呼吸。

    “还是我来吧!”南关娜娜放开楚溪,举步上前,轻声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