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3章:意外出现的肾脏
    “你说。.。”

    雨归觉得眼前这个人真的是一个难得的好人。不仅遵守了之前的两个人之间的诺言,还放弃了对专属冠军的争夺。

    楚溪张了张嘴,却不知从何说起。他其实想说,日后如果你真的去了极北地域,能不能帮助我注意一个人,她的名字叫兰溪。

    他很想说这句话。可面对一个不认识的人,他要如何将这件事情给说清楚?

    “算了!”他道,“我还是不麻烦你了。”

    “到底是什么事情?”雨归问道。

    “如果……如果……你去极北地域的话,我想让你注意一个人。”

    “找人?”雨归笑道,“这简单。你能不能先给我她的照片。”

    “照片?”楚溪愣住了,他怎么可能有兰溪的照片?

    想到这里,他只能黯然摇头。

    雨归似乎明白了什么,问道:“那……她叫什么名字?”她知道是“她”,这完全是一种直觉,

    “他叫……”楚溪还没有说完,一道白光便是闪过,将两个人传送出了战场。

    生存战场结束,存活下来的人就只有四个人,其中三个人主动弃权。专属冠军直接产生。

    这位冠军,自然就是“暮雨潇潇”!

    当系统通报雨归获得了专属冠军之时,她已经找到了楚溪,笑着道:“要不……我们加一个好友。以后上线打游戏,记得叫上我。”

    “好!”楚溪也笑道,“那我们两个,横扫整个姊乌行!”

    “一定!”雨归笑了笑,在面前的光幕上将“璃儿”拉进了好友名单,而楚溪也同意了她的请求。

    他看着她离去,还是没有说出那个名字。

    那是他的秘密。

    也就在这个时候,楚溪收到另外一个玩家发来的消息:璃儿,加一个好友吧。

    后面是一个憨笑的表情。

    楚溪有一瞬间的纳闷,看向这个玩家的昵称。

    对方的昵称是:归雨娜扎乌。

    好奇怪的名字。楚溪又觉得又些熟悉,他反反复复地看了好几遍。终于明白了这是这么一回事。

    这是:乌扎娜雨归!

    众所周知,乌扎娜是雨归的姓氏。她的全名就叫“乌扎娜雨归”!

    “雨归?”楚溪皱眉,他觉得对方不可能是雨归。雨归的行踪一直很隐秘,不可能在姊乌行中使用如此显眼的名字。这很容易让别人将这个昵称和她本人的名字联系起来。

    于是,他回复道:“为什么用这个名字?”

    给楚溪发消息的人,其实就是折天慕徳。

    看到楚溪的回复,折天慕徳忍不住笑了,看来自己用的这个昵称果真引起了对方的注意。

    他回答道:“知道‘阴’阳鱼吗?”

    楚溪道:“知道一点点。”

    折天慕徳道:“‘阴’阳鱼是两条,一顺一逆,相互缠绕。这名字一顺一逆,这人也是一‘阴’一阳,这中间,自然有联系咯。”

    楚溪明白了一点点,却也不是很明白。

    折天慕徳的年龄比他大,知道的东西自然也就多了些。而楚溪还在处在懵懵懂懂的年纪,在加上他以往的生活比较艰苦,他根本就没有机会接触这一类东西。

    折天慕徳这一句话,带着一种暗示。

    看到了对方的回复,楚溪“哦”了一声,不是很感冒。他就觉得对方莫名其妙。

    折天慕徳等了一会儿,见楚溪没有回复,就又道:“你去过诚兴国的绿洲市?”

    “去过!”楚溪刚说完这句话,顿时就警惕起来,问道,“你是谁?”

    折天慕徳说的其实是雨归,雨归去过绿洲市,可是很不巧的是,楚溪也去过绿洲市。

    折天慕徳呵呵而笑,直接道:“我们见个面吧。你来定时间和地点。”

    楚溪陷入了沉思,大脑在疯狂地检索记忆中的信息,他在分析这个人会是谁。想了很久,他只回了对方四个字:“你的名字。”

    折天慕徳道:“折天慕徳。”

    楚溪心想:“原来是九公主的二哥,只是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就找到了自己。”他“哦”了一声,问道,“有什么事情吗?”

    “有几个学习上的问题想请教你。”

    “不敢当。”

    折天慕徳傻傻地笑了起来,果然是皇天不负有心人。找了这么多年,终于被他给找到了。

    他在想:既然对方今天晚上来了赛场,那么必然是为了冠军而来。而现在傲游杯即将进入半决赛。自己就是选手之一,待会儿只要自己战胜自己的对手,就可以和她一起出现在总决赛上。届时只需自己假装输给她,她一定会感‘激’自己吧?

    折天慕徳倒是想得美,浑然没有注意到之前系统的通报:专属冠军是暮雨潇潇,而不是璃儿。

    而他今晚要战胜的那个对手,却是真正的雨归!

    折天慕徳继续给楚溪发消息:“你今天也是来拿冠军的?”

    这一次,楚溪没有再回复他。他下线了。

    折天慕徳问了几次,这才注意到对方已经下线,他想:她应该是临时断线,半决赛马上就要开始了,她不可能在这个时候离开姊乌行。

    楚溪不是临时断线,而是真的下线了。他听到了南关娜娜的哭声。

    哭声不在姊乌行这个虚拟世界里,而是在现实世界中!

    所有的事情都得从十分钟前说起。

    南关娜娜被踢出生存战场之后,她其实一直在外面等着楚溪。

    十分钟前,就在楚溪和雨归即将离开生存战场之时,她离开虚拟机去厕所小解。

    虚拟机,其实也就是虚拟力场发生机和游戏战服的总称。这两样的名字都太长,人们习惯叫它们为虚拟机。且在一般情况下,模拟机和虚拟机是不加以区分的,只有在做学术研究之时才加以区分。

    厕所距离大厅有一段不短的距离,这是一条灯光不是很明亮的过道。厕所的‘门’前,灯光也同样不足。

    南关娜娜小解之后,刚从厕所出来,就在厕所‘门’前看见了一个人。

    光线昏暗,那个人背对着她,诡异地站在墙角。

    南关娜娜作为一个‘女’生,她在第一时间里就产生了警惕。

    她放慢了脚步,右手握成了拳头,中指指腹落在了戴在手腕上的一个手环之上。

    那是一个报警器,只要她按下上面的按钮,楚溪、还有司令府的人就会收到消息。

    墙角的那个人缓缓转身,正对着南关娜娜,他并没有做出什么过‘激’的行动,只是拿出了一个还带着鲜血的肾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