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章:温室花朵,雪山孤松
    因为楚溪的一句“我喜欢她”,南关娜娜得以留下。她和楚溪一样,也被要求写检查。她只用写一篇。

    楚溪离开大厅,来到了九号别院。

    这是一处很荒凉的地方。院墙陈旧,屋顶还是使用古老的青瓦。在院子的大门口,立着一块饱经沧桑的石碑,上面雕刻着三个字:明鉴堂。

    明鉴堂拥有很长的历史。在海一松的公馆还没有建成之前,这座院子就已经存在。后来海一松为东涡立了大功,东涡皇帝就为他修建了现在的公馆,并将明鉴堂划入公馆的范围内。这座别院的名称叫做明鉴,是说这个地方可以像一面镜子一样,让那些迷失自我的人更好地看清楚自己。

    楚溪抚摸着古老的石碑,心想:“原来九号别院真正的名字,叫做明鉴堂。”

    楚溪推开了门,走进了院落。木门在他身后合上。

    这座别院的上空,也修建了一个能量护罩,进来容易,出去却很难。

    院子里更加地荒凉。地面是古老的水泥地板,裂缝中间长满了杂草。

    在院子的正中间,还有一棵很高大的银杏树。树的年龄也很大了,自打明鉴堂建成,它就一直伫立在这里。

    院门的正对面,是一间小小的房子。房子不仅小,还很破旧。

    房子没有门,风还可以从窗户和墙缝中灌进去。它只有两间房间,最前面的一间中,有一张木桌子,桌子上有纸笔,在桌子后面,铺了不少稻草;后面一间房间是茅房。

    楚溪站在台阶上,看着门上方的牌匾。上面写了四个字:寒而知暖。

    他收回目光,看向了那张破败不堪的木桌,走了过去,坐在稻草上开始反思,然后动笔写检查。

    他觉得自己错的地方有:

    一、逾期不归,无视校规;

    二、没有保护好南关娜娜,她是为了自己才受伤的;

    三、撒谎骗人;

    四、自残;

    五、出远门却不预先告诉自己的父母,令他们担心;

    六、让自己的老师和同学担心;

    但是他也觉得自己有做对的地方。他救了娜娜,并为她守住了身份的秘密。

    楚溪整整写了一夜,第二天又写了一天,直到这天晚上他才停笔。厚厚的一叠纸,已经有四万多字了。

    明鉴堂中没有电灯,只有一盏昏黄的松油灯。这里的生活相当艰苦。

    这一天早上,南关娜娜带着做好的饭菜来到明鉴堂。她想把自己做得最好的几个菜带给楚溪。

    可她没能进去。海一松坐在别院大门口的台阶上,不动、也不说话。

    南关娜娜再怎么央求,他都坐在那里。

    最后的最后,饭菜凉了,她只能带着食盒回去。

    在前一天夜里,碧叶水琼也来过。她给楚溪带来了毛毯和厚衣服。

    海一松还是坐在今天的这个位置上,不动、也不说话。

    碧叶水琼站在那里,丝毫不妥协。两老口对峙了一个晚上,谁也没有先走。到了天亮的时候,碧叶水琼终究是服软,将毛毯放在海一松的身边,转身默默离开。

    海一松知道这两个人要来,所以在这里等了一个晚上。同时他也准备看看楚溪在这段时间中会干什么。

    楚溪写完了四万字的检查,就趴在稻草中睡着了。他很累,但是这里没有床。

    海一松走进了别院,看着楚溪写的那一摞厚厚的检查,沉默了一会儿后,便是拿起,在桌面上留了一张纸条后,转身离开。

    在检查中,楚溪说了实情。他相信

    他,因为他是自己的父亲。既然他留下了南关娜娜,那么他就不会把娜娜身世的秘密说出去。

    而这一切,自然被海一松给看到了。他小心地将楚溪的检查放在自己的次空间中。这简简单单的四万字,让他重新认识了楚溪,对他有了一个新的了解。这些年来他一直在跟踪楚溪,他知道他的很多秘密,却不知道他的性格。

    他再次看向了楚溪,心中终于是下了一个很大很大的决定。楚溪这个孩子可以成事,那么有一些东西势必要交给他。

    海一松走出别院,在门口他又看到了南关娜娜。

    南关娜娜带着食盒,还抱着一床很厚的毯子。

    他在心中叹了一口气。眼前的这个女孩,让他突然想起了曾经的一个人,一个穷其一生也忘记不了的人……因为她已经死了,他不愿意忘记,也不可能忘记。

    站在台阶上,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南关娜娜,语气波澜不惊地道:“都拿回去。我自会让人给他送吃的。”

    的确有人来给楚溪送吃的。吃的也很简单:馒头加清水,馒头还是那种带糠的面做成的,很粗!

    这样的吃住,对那些锦衣玉食的富家子弟来说,的确很难受,的确是一种让人印象深刻的惩罚。

    “家主……”南关娜娜看着海一松,哽咽道,“公子……公子他……他没有错。你就……你就放过他吧。都是娜娜不好,是娜娜……都是娜娜不好。娜娜……娜娜用了公子的剑,这才引出了他的仇人。”

    海一松低头看着她,问道:“他不让你说,你为什么要说?”

    “因为娜娜觉得这不完全是公子的错。他……他是为了救娜娜。”

    “错了就是错了。没有理由。”海一松负手离开,道,“如果因为他救人他就可以犯错的话,那么所有杀人的人是不是都可以说自己是为了拯救整个世界?这个世界资源不多,人却很多,人少了,人均资源是不是就多呢?”

    “家主……”南关娜娜央求道,“他……他是您的公子。难道您就忍心他在里面忍冻挨饿?”

    海一松不紧不慢地消失在拐角,道:“我需要的不是温室里的花朵,而是雪山上的孤松。”

    南关娜娜心中很难过,呆呆地站在那里,低头看着食盒,几滴泪水落在地上,迅速被地上的石板吸收。

    远远地,海一松的声音突然传来:“接下来的几天,送给公子的馒头,就由你来做。”

    南关娜娜呆住,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大声笑道:“谢谢家主!”

    让她来做馒头,这就相当于已经宽恕了楚溪。

    她抹了抹泪水,拿着地上的食盒和毯子兴冲冲地离开。别院有能量护罩,就算海一松不在这里,她也进不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