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章:一切都是欺骗
    “我觉得每一个人都应该得到尊重。”楚溪看着她,很认真地道,“娜娜,他们说的都是错的。”

    南关娜娜紧紧地抓住楚溪的胳膊,话语凝噎,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公子……我后悔过。可现在……我一点儿都不后悔。就算娜娜……娜娜为公子死了……娜娜也心甘情愿。公子,都是娜娜不好。娜娜是一个罪人。他们说……说娜娜的父亲卖国,是个卖国贼。所以……所以他们杀了父亲和母亲……还有所有……所有的叔叔阿姨们。我们这些未成年的孩子,被送入资源配置局,终身为奴。娜娜……娜娜的确是一个低贱之人……能服侍公子,娜娜真的很开心……娜娜……娜娜还有一个弟弟,他因为病重被送出了资源配置局。就在人们都以为他死了的时候,我……竟然又找到他了,上天对我真的是太好了。可是我不能让人们知道他还活着,否则的话他就会被抓回资源配置局。”

    楚溪看着她,小声地问道:“这就是你不进入校医院的原因?”

    “不……不仅仅是这样。”南关娜娜很虚弱,“我的父母……是被人陷害的。我的父亲根本就不是什么卖国贼。只因为他娶了母亲,母亲是诚兴人,所以人们都认为他是卖国贼。可是父亲他有错吗?他只是……他只是想和喜欢的人在一起罢了。母亲也没有错。她是诚兴人没有错。可是她是一个温柔善良的女子,她从来就没有危害过东涡,我不知道人们为什么要这么仇视她。”娜娜说到这里,泪水已经湿了眼眶。

    “母亲和父亲离开的时候,我还小。我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更不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直到后来我长大了,我才知道他们是被陷害的。而那个陷害他们的人……就在东涡皇家学院里面。我时时刻刻都想着报仇,可是我身体中的本源细胞已经被资源配置局的人用药物杀死,不能再产生异变因子,无法修习。我……想……我报不了仇了。

    后来,夫人来资源配置局给公子找伴读。我趁此机会来到了公子身边。我想……想利用公子来报仇,我想先取悦公子……公子……对不起……娜娜是坏人……可是……可是我什么办法都没有……”她哭了,哭得很伤心,她是觉得真的对不起楚溪。

    楚溪很久都没有说话。南关娜娜以为他是生自己的气,便也哭得更厉害了。

    “你不进校医院,就是不想被自己的仇人发现?”

    南关娜娜点头,又摇头:“不完全是。那个人陷害我的父母,其实只是想找一个东西。而我和我的弟弟都知道这个东西在什么地方。如果他知道我在东涡皇家学院,并且还在公子的身边。那么他一定会警觉,我想报仇也就会更加困难。甚至于……我弟弟他也会有危险。因为我猜测,那个人也知道弟弟还活着。公子,对不起……我从一开始就欺骗了你……娜娜……娜娜是坏人,娜娜在利用你……公子……我……只想在死之前去看一下父亲和母亲……”

    “这不公平。”楚溪的声音带着一些愤怒。

    南关娜娜的手忍不住就是一紧,随后缓缓放开了楚溪,她知道自己没脸再央求他什么了。

    楚溪道:“就算你的父母真的犯了什么错误。可那是他们犯错。为什么还要牵连你们?这不公平!”楚溪心中是说不出的愤怒。如果是孩子犯错,那么作为孩子监护人的父母也是有错的。可父母犯错,为什么就要牵连这些还不懂事的孩子?

    还在大兴的时候,他经常听人们说东涡是一个富强、繁荣、民主、和平的国家。他来到东涡的这些日子,他也一直以为东涡是这样的一个国家,这里的制度的确比大兴的好,可今天南关娜娜这一席话,让他对这个地方好生失望。

    “我帮你报仇!”楚溪道,“这不公平!”

    就在南关娜娜以为楚溪要放弃自己的时候,他却说了这么一句话。

    “公子?……”南关娜娜仰头看着楚溪,呆了很长时间,这才“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公子……我……我……我”她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娜娜,别哭了。”楚溪抱着她的手紧了紧,道,“在这之前,你要先活下去。”

    南关娜娜依偎在他的怀里,一颗心已经被融化,一缕若有若无的情丝也飘到了这个少年的身上,一直漂泊无依的心灵也终于是有了依靠。

    楚溪没有察觉……也不可能察觉一个小女儿内心的变化。他只是觉得自己现在就应该抱着她……这样可以给她受伤的心灵以慰籍。

    ……

    楚溪带着南关娜娜去了她父母的墓地。

    那是一座很大的少,她父母的坟墓就在半山腰,山下有一个小小的村落。

    坟墓的周围,是一片很大的草地,草地上开着不知名的金黄色的小花朵。

    那里还有许多野百合,白色的、红色的都有。

    楚溪搀扶着南关娜娜,在墓碑前祭拜两位死去多年的人。

    随后他又在周围摘了许多野百合,代替南关娜娜将花朵放在了墓碑前。

    南关娜娜跪在墓碑前,低头不语。她跪了很久,直到晕倒在地上。

    楚溪抱着她回到了飞车上。

    他还要找籽芋。不到最后他是不会放弃的。

    在此之前,他都是在苔原上寻找籽芋。现如今,他要改变一下寻找方向。

    他打算去山上找找。山上的季节,来得晚去得也晚,说不准在什么地方,他还能看到籽芋那已经枯萎了的秸秆。

    日升日落,这样的日子,不觉又过去了两日。楚溪的假期已经结束,籽芋却还没有找到。

    他不在乎假期是否已经结束,他只在乎南关娜娜还能撑多久。她的状态越来越糟糕了。

    那是离开星空城的第十一天,楚溪再次深入北原山脉群。

    方圆百里,毫无人烟。楚溪看着浩瀚的星空,又低头看着手中的秸秆,沉默不语。今天他有了一点儿收获……找到了籽芋枯萎的秸秆。可当他顺着秸秆挖下去之时,籽芋的块茎已经腐烂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