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章:离开学院
    “那我们回公寓,我去资源帮你拿药。”

    南关娜娜摇头,随后又点头。脸庞让终于是出现了一丝放松的神色。

    楚溪以备用为由,买了不少伤药。他以前都是独来独往,在生死间徘徊,难免会遇到受伤的日子,因此他懂得如何处理伤口,如何用药。

    东涡皇家学院中的药,比他以前用的那些伤药要好。

    刚回到飞车上,他先给南关娜娜注射了麻醉,这才处理她背上的伤口。

    他的手法很娴熟,可当他将南关娜娜的伤口清洗干净,缝合并上药包扎之后,南关娜娜还是痛得晕了过去。

    等回到公寓之时,南关娜娜才醒了过来。她的脸色很苍白,却已经能开口说话了。

    楚溪问道:“刚才为什么不进去医院?”

    南关娜娜趴在自己的床上,很虚弱地道:“会被人发现……”

    楚溪皱眉,他知道东涡皇家学院的管理一向很严格。南关娜娜受了这么重的伤被送进医院,校方一定会追查原因,难不成在这个过程中会将什么南关娜娜并不想泄露出来的东西给牵扯出来?

    他想一定是这样的。

    “我不会说出去的。”楚溪将她额头上的汗水擦干净,很认真地道。

    南关娜娜盯着他的侧脸,很开心地笑了。可她的眼神深处,却是多了一抹黯然。

    “谢谢……公子,如果我死了,公子能不能帮娜娜照顾一个人……?”

    楚溪沉默。

    南关娜娜亮起来的眼睛又暗淡了下去:“我知道这样很唐突,很冒昧……”

    楚溪低头看着她,问道:“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要这么说?”

    “因为……因为……因为……”她什么也说不出来。

    “因为你会死?是不是?娜娜!我不会让你死。”

    “可是……公子……”南关娜娜哭了出来,“我真的会死,我……我……”她突然又害怕起来。

    楚溪握着她微凉的手,柔声道:“能告诉我原因吗?”

    “我……我的血止不住。所以……所以我……我会死。我身体比较特殊。一受伤就会血流不止。伤口小还好,伤口大的话……我只会死去。鲜血流尽而死。我们这一族,都是这样的体质。”

    楚溪看着她,思考了很久,问道:“我不相信你们会没有治疗方法。”

    “有……那是一种草,在我的家乡……”

    楚溪知道她想表达什么。就算有方法可以救治,他们现在也出不去。就算要出去,南关娜娜想隐瞒的东西也一定会暴露。

    他们现在要出去,就只能请假。可学院对请假一事有极其严格的审查制度、流程,一般的理由还真请不了假。如果真的请假,南关娜娜受伤的事就会牵扯出来,紧跟着就会将她想隐瞒的事情给牵扯出来。

    “我会帮你。”楚溪看着她背上已经被鲜血打湿的绷带,陷入了沉思,看来她的血还真的止不住。

    他只能再缠绷带,可血就是止不住。他咬了咬牙,问道:“娜娜……你怕不怕疼?我打算把你的伤口烧焦。”

    楚溪实在是想不出什么办法,任何止血药对她都无用。

    “我……我……我怕……”南关娜娜哭了起来,“就算这样能止血,我的内伤也永远好不了。”

    “先……止血再说。”

    楚溪在厨房中找到了锅铲,又在火上烧红。他必须要乘着麻醉的效果还没有消失将南关娜娜的血止住。

    南关娜娜趴在床上,看着烧红的锅铲,本能地后缩。她又哭了起来,她是真的害怕。

    楚溪用手遮住她的眼睛,柔声道:“娜娜别怕,很快的。如果你受不了,你就咬我。”

    楚溪说完,一咬牙,将锅铲放在了她的伤口上,白烟冒起,焦羽味弥漫了整个房间,血水在高温下迅速干枯凝结。

    南关娜娜紧紧地咬着牙关,却也还是忍不住痛呼出声,脸色瞬间苍白,嘴一张,一口咬在楚溪的手腕上。

    楚溪忍住了。南关娜娜却也因为虚脱而晕了过去。

    烧焦的血肉终于是堵住了她不断流血的伤口。

    楚溪抚摸着她皱着的眉毛,轻轻地道:“娜娜,对不起了。我知道很痛。”

    他小心翼翼地将南关娜娜抱起,走出公寓,又将她放在自己的飞车上。整个过程中,他都害怕自己会再次撕裂她的伤口。

    将南关娜娜安置在飞车的后排后,楚溪看着夜空深吸了一口气,猛地抽出短剑,一剑刺在自己的大腿上。

    短剑拔出,血流如注!

    他割掉自己的上衣,勉强包扎了伤口,这才给校医院打电话。

    听说海司令的公子因练剑而出了事,校医院的人立刻就慌了,第一时间就赶了过来。经过一番抢救之后,楚溪终于是脱离了险情。随后,他的病假申请也批下来了。看着那张印得有二维码的请假条,楚溪开心地笑了。

    从他刺伤自己开始算起,时间已经去了两个小时。

    学校已经通知了楚溪的家里,碧叶水琼会亲自来接楚溪。

    碧叶水琼还没有到。楚溪好不容易才说服了学校里的一帮老头,这才开着车子穿过大门,离开了学院。

    识别系统并没有拦截楚溪。

    飞车上,南关娜娜已经醒转,她看着楚溪,怔怔地道:“公子……刚才去什么地方去了?”

    她醒来的时候,车上就只有她一个人,她好害怕,却又不好呼喊。孤寂和黑暗让她觉得更害怕了。有那么一会儿,她真的以为楚溪是不要自己了。

    楚溪回头看着她,笑了笑,道:“我拿到了请假条,十天的假期。应该够了吧?嗯!我什么都没有说,是他们自己批假条给我的,”

    娜娜哭了,她没有想到楚溪竟然会为了自己请假。

    “公子……”

    “什么都别说了。”楚溪问道,“你家在什么地方?或者说,那种能把你治好的草在什么地方?”

    南关娜娜抹了抹泪水,小声地道:“韩冰道,空山城北面的万里大山。”

    “道”是相当于大兴“州”的一种行政单位。韩冰道在东涡的最北边,与极北地域接壤,是东涡乃自整个星球最荒僻的地方。

    空山城北面的万里大山,为不毛之地,其中一部分属于东涡,一部分属于极北地域。但是这分界线却不是特别明显。那地方本就荒凉,人们也就懒得去争这一条分界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