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章:天下大势
    楚溪一向是一个很较真的人,所以他现在需要梦之雪槐给自己一个理由。

    “现在的你,才是真实的你。”梦之雪槐道,“以前是我影响了你的思维,不让你考好。所以无论你怎么检查,你都是错的。

    以前的你,太弱小,根本就没有保护自己的能力,所以还是别太显眼的好。而现在,你已经拥有了保护自己的能力,我自然不会再影响你的思维了。你本是一个天才,无论别人怎么压制你,你始终是一个天才。现在,只是这块金子到了发光的时候而已。”

    楚溪沉默了,隔了很久,才问道:“你到底是谁?是谁让你来我的身边的?”

    楚溪现在知道了,这个梦之雪槐虽然可恶,可她是真的在帮助自己。

    “我不会回答这个问题。”

    “为什么?”

    “和之前一样。等时间到了,我自然会告诉你真相。现在还不是时候。有些事情,你知道得越早就会越痛苦。”

    话说到此,楚溪突然觉得:梦之雪槐会出现在自己的身上,绝对不是偶然。

    紧接着,他又想起了那个青衣女子说的话:“有人不想你死。”

    是谁不让自己死?难道是这个人将梦之雪槐和自己的生命联系在了一起?他为什么又要这么做?

    这一夜,楚溪想了很长时间。他隐隐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可到底是什么地方不对,他又说不上来。

    楚溪没有想通这个问题,学习却得继续。

    这是有史以来他最安心的一段时间了。他的进步很大,整个初级学堂的文化课,对于他来说基本上没有了什么难度。他想学习一些其他的东西。

    他想制造一套属于自己的机甲!

    这看上去很不可思议,因为他只是一个十四岁的少年。

    可对楚溪来说,没有什么是不可思议的事情。既然赤幽主人能够成为一个武器制造师,那他为什么就不能呢?更何况他还有现成的资源。次元空间中,这一方面的书籍很多。

    楚溪的日子,也就在一边修习一边学习制造机甲的日子中度过。

    时间转眼之间就过去了很多。距离那个小测试越来越近了。

    楚溪沉浸在了学习制造机甲当中,对兰溪的那种朦朦胧胧的思念也就淡了,对小测试的名次也就不怎么看重。

    他的确很想见见兰溪。可现在的他,想要回大兴一趟,却是说不出的麻烦。光是手续就得准备好几天。所以,楚溪还是决定暑假再去寻找兰溪。

    他不能耽误了学习,更不能耽误了修习。

    那一天是小测试前的第三天,也是楚溪最难忘的一个日子。

    那天的天空很晴朗,楚溪坐在图书馆门口的樱花树下的长椅上,抬头看着头顶呼啸而过的战机,心情很是复杂。

    战争终于是爆发了。

    他没有去关注新闻,他也没有去问其他的同学,他知道这场战争爆发在什么地方,参战双方是谁。

    朱州码头,朱州战役!参战双方自然是大兴和东涡。这场仗还是打起来了。一旦东涡拿下朱州码头,便可以长驱直入,一举拿下东南雪岭以西数千里的土地。

    那片土地是沙漠,非常贫瘠,可就在那贫瘠的沙漠下,却是埋藏着非常丰富的石油。那片沙漠,原本是一片沼泽,后来两大板块相互挤压,在板块边缘形成了褶皱山脉……也就是今天的东南雪岭。此后沧海桑田,那片沼泽逐渐变成了沙漠。

    还在大兴的时候,楚溪就经常听婉云的父亲史杰说起当下大兴和东涡的形式。

    两个国家中,大兴国力微弱,却占据相当丰富的资源和大面积的适合人类居住的土地;东涡国土面积也不小,可资源却是很匮乏,适合人类居住的地方更是少之又人,国力却是很强盛。两个国家,迟早有一场为争夺资源而拉开的战争。

    在这场战争中,东涡是一个强壮的、贫穷的少年;大兴却是一个富有的病夫。

    史杰当时还说,如果两国交战,势必是东涡先发动进攻,而大兴多半不会应战。交战的地点,只可能在两个地方。一处是朱州码头,另外一处则是东边的日内湾。这场战争如果真的爆发了,那么战场不在朱州就在日内湾。

    现在,史杰的话应验了。战争于朱州码头爆发!

    楚溪现在才醒悟:原来那位看上去不怎么起眼的叔叔,竟是一位深藏不露的高人。他蜗居于东南雪岭之下,却是对这天下大势了如指掌。他到底是谁呢?

    南关娜娜就坐在楚溪的身边,她看着皱眉不语的楚溪,柔声问道:“公子似乎不是很高兴?”

    楚溪回过神来,叹息一声,道:“战火一烧起来,就会死很多人。你说这仗……真的值得打吗?”

    “我不知道!”南关娜娜摇头,“为什么非要打仗呢?为什么非要相互仇视呢?”

    “我也不知道!”楚溪的心情很沉重。他已经知道这场战争中,谁是赢家了。但是他不知道这场战争的策划人就是自己现在的父亲海一松。如果他知道了,不知他又会作何感想。

    楚溪听到了其他同学愤怒的咒骂声,他们都在咒骂大兴的无耻,大兴的卑鄙。大兴的军人杀死了东涡的军人,却反过来诬陷东涡军人越境,这不是无耻是什么?

    楚溪摇摇头,他没有心情再呆在这里了。他的心情很复杂,他自己都说不清楚:在他的心中他究竟是希望哪一边赢得这场战争。

    如果在以前,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支持大兴,可现在的情况和当日的情况已然不同。或者说,现在的他更希望这场战争别打起来。

    南关娜娜跟在他的后面,小声地问道:“公子似乎对即将爆发的大战没有丝毫的兴趣,难道公子已经知道这场战争迟早会到来?”

    楚溪点点头,什么都没有说。

    南关娜娜紧扣着十指,很哀伤地道:“我也不希望这战争打起来。因为这样会有许多孩子失去父母,成为孤儿。”她没有去想这场战争中会有多少人死亡,她只知道会有许多孩子成为孤儿。因为她自己也是一个孤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