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章:他,没能出来
    赤幽小镇中,大难不死的学子终于是和自己的亲属团聚。

    那是笑声,那也是泪水。

    他们很开心,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一直在帮助他们的那两个少年还没有出来。司教司的首席执行官姜郃老泪纵横。真的是谢天谢地……虽然在这么多人的面前流泪有点儿不合体统,可现在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当司教司的老师在清点完人数给他汇报伤亡情况时,他只说了一句话:“这就够了!”

    不错!这就够了!原本他还以为所有的人都要出不来了,现在却出来了不少人。这已经够了。

    那个老师看着他,欲言又止。

    姜郃今天很高兴,他道:“有什么事情,你就说吧。别这么吞吞吐吐。”

    “溪水……没有出来……”

    “溪水?”姜郃有一刹那的惊愕,他并不知道溪水来了赤幽峡谷。他是司教司的首席执行官,这种小事他多半也不会管。

    那个老师道:“是他和另外一个叫做兰溪的少年组织大家撤退的。现在……大多数学生都出来了。他和那个叫做兰溪的少年却还留在峡谷中,只怕永远也出不来了。”

    “溪水……竟然是溪水……又损失了一个人才……”姜郃刚刚好起来的心情,立刻就沉入了谷底。溪水虽然不在大兴正常的教育体制之内,可他却是不少学子心中的标杆。

    “他……没能出来?”青水一初的学监也在这里,他的儿子白竹来了这里,他自然也来了这里。他并不知道楚溪就是溪水。他现在只知道,是溪水救了自己的儿子。

    ……

    人群中,有一个人正在焦急的跑着,大声地喊着:“楚溪哥哥……楚溪哥哥……”

    她的声音很大,很焦急,带着哭腔。

    人群渐渐安静了下来,大家一起看着这个少女。

    少女是婉云。她一见到人就问:“你们有没有看到楚溪?”情急之下,她已经忘了楚溪已经变成了溪水。

    没有人回答她,人们只是摇头。他们并不知道楚溪是谁。

    这动静,吸引了青水一初的师生。这边的人很清楚,楚溪是谁。

    总教和华修老师也在。他们两个人是一定要出现在这里的。华修老师是辅导老师,他必须出现。总教掌管所有与教学相关的事宜,赤幽峡谷的历练,他也会出现。

    “楚溪这孩子……也来了赤幽峡谷?”华修老师有意外。

    “他应该来!”总教慢吞吞地说道,“他不来就不是楚溪了……”

    “可是……这个小女孩为什么在找他?难道他没有出来?”华修老师的心顿时就是一沉,走到婉云身边,问道:“同学,你在找楚溪?”

    “嗯!”婉云含泪点头,问道,“老师,你有没有看到他。整个小镇……整个小镇我都找遍了,就是没有看到他。”

    “他也来了?”华修老师继续问道。

    “来了……”婉云刚说道这里,立刻意识到不对,话锋一转,又道,“他来了小镇,但是没有进入的资格,他没有进入。老师,你到底有没有看到他……”

    “没有!”华修老师摇头。

    “谢谢老师……”婉云走开了。

    华修老师看着总教,摇了摇头。摇头的意思就只有两个人能明白。

    婉云这个时候也清醒过来了。她知道不应该问楚溪在什么地方,而是要问溪水在什么地方。

    溪水和那个叫做兰溪的少年没有能出来,这是大家都已经知道的话题,可人们却拒绝讨论这个话题。他们心里都很清楚,这两个人为什么没有能出来。

    婉云也想到了这一点儿,可她就是不愿意承认。

    她看着完全崩塌的大阵,还有冲上天空几公里的尘埃,心中难受得要命。还是有人死在里面了吗?

    她又抓住旁边的一个学生,问道:“你有没有看到溪水?”

    “溪水,他没能出来……还有那个少年,也没有出来……”

    这就是变相地说:“他们死了……”

    婉云瞬间崩溃,一下子跌坐在地上,看着赤幽峡谷的方向,一言不发,只是流泪。

    周围的人们都傻眼了,问道:“同学,你这是怎么啦?”

    婉云不回答。她不想回答这种没有意义的问题。

    这一幕,被不远处的总教和华修老师看到了。总教是何等聪明之人,他立刻明白了什么,看着华修老师,轻声道:“是他……”

    华修老师也明白了。

    在场的人,就只有这两个人明白了。其他的人,要么是不明就里,要么就是没有注意到婉云的反应。

    华修老师再次走到婉云的身边,问道:“同学,你叫什么名字?”

    婉云隔了很长时间,才道:“我叫婉云……”

    华修老师轻声道:“已经发生了的事情,是没办法改变的。”

    “我知道……”

    婉云回头,认出了华修老师,也认出了青水一初的师生。

    她现在很难受,她很想说:“溪水就是楚溪!你们对他这么不公平,他现在为了救你们而牺牲了自己。现在他死了,你们高兴了……没有人再碍你们的眼睛了……你们是不是很高兴?”

    可她不能说!她知道楚溪是什么身份,她知道溪水又是什么身份。

    她……什么都不能说。只是默默地从地上站起,背着自己的挎包,往小镇外走去。路过青水一初师生的面前的时候,她停住脚步,看了一眼这些自私自利的学生和老师。

    只是一个眼神,一个凄然、绝望、愤恨的眼神。

    青水一初的师生全部愣住,除了华修老师和总教,没有人明白她为什么会用这样的眼神看自己。

    在青水一初的师生中,有一个人为婉云的一个眼神而驻足、而痴望、而失神。这是一个怎样的女孩子,又是什么样的事情让她流露出如此情绪?

    白竹的心脏,一阵乱跳,这一个眼神,已经让他终身难忘。

    那个女孩子走了,很缓慢,孤零零地走了。她只留给他一个忘不了的眼神。

    白竹低下了头。

    婉云很伤心,却是没有失控。她一直在尽力地压制着自己。她很明白自己将来要干什么,所以她要学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坦然面对生离死别!在未来,还有众多的告别会落在她的身上。

    可是……嘴上说着容易,真要做起来,怎么能用一个“困难”来形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