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章:冰焰
    “是吗?”雨归还是微笑,似乎菲璃刚才的一击,并没有对她造成多大的伤害。

    “她动不了了!”一个东涡人冷笑着说了一句,抢先朝雨归冲过来。

    雨归的凝梦伞陡然变化,伞面迅速折叠,再度变成了一把寒光闪闪的长剑!

    她对着那个东涡人,轻轻一挥剑。

    雪亮的剑光,变成了强横的能量波束……这不是激光,这是伞上强劲的能量场被压缩成一股细线所形成的能量波束。

    菲璃骇然,原来那把普通的纸伞,不仅仅只是一把能折叠变形的武器,它同四代机甲一样,能产生能量场……比四代机甲还高级的能量场。

    那个冲过来的东涡人也没有想到,那把纸伞会如此强横。往后急退的瞬间,召唤出第五代组合式机甲!

    强大的能量轰击在了机甲上,五代机甲的能量护罩瞬间破碎。锋锐的能量波束摧枯拉朽地切开了机甲上坚硬的钢铁!

    东涡人被冲击力远远地抛出,落在了地上,机甲的外层钢铁顿时凹陷下去,组合式机甲散落一地。

    能量波束余势未尽,落在一艘锈迹斑斑的战舰上。那艘经历了无数岁月的战舰顿时土崩瓦解,尘土飞扬中,变成了地上的一堆铁渣子。

    雨归是真的生气了。她很少催动凝梦的能量属性,一般的敌人,她只用凝梦的锋锐、幻境、加上自身的实力就可以很轻松地战胜对方。

    “一起上!”剩下的东涡人怎么也没有想到,雨归会强大到这种程度,就算受伤,依旧可以很轻松地将自己的一个敌人重创。

    菲璃呆呆地站在后面,看着五个人冲了上去。她不知道该干什么,她很想雨归死,可现在她……也不想连同这些东涡人一起对付雨归。如果这件事情被传了出去,不仅她自己以后的日子不好过,他的父亲也一定会受到牵连。

    她看向孤零零的雨归,眼神有些复杂。她想:她是被东涡人杀死的。和自己没有什么关系,和自己没有什么关系。东涡人多,实力又强,我没有办法帮助她。所以……所以我只能逃跑了,给大家报信。如果我也死了,那就不会有人知道天才少女雨归是死在东涡人的手里了……

    这是一个很好的理由。至少这样想不会让菲璃觉得太过于难堪,太过于难受。

    轰隆!

    震耳欲聋的声音再次传遍了整个赤幽峡谷,犹如陨星落地!

    雨归将凝梦伞插在地面上,更加强大的能量波动自凝梦伞上发出。一圈圈,犹如水波,不断朝四周扩散。她周围一百米之内,被场力夷为平地。往上的场力,直接撞上了天空中的护罩。晴朗的天空,也在这个时候泛起了涟漪。这样剧烈的碰撞,已经产生了极其强大的电磁干扰,严重影响了大阵的根基。

    能量场是看不见的,可它们终究得建立在看得见的物体上。

    雨归再次激活了凝梦伞的能力。凝梦伞释放出来的能量,已经快要让早已脆弱不堪的护罩支撑不住。赤幽峡谷的护罩,其能力已经远远不如以前,那一场大战,已经毁掉了不少大阵的根基。

    当年,荷静玉将凝梦伞的部分能力封印,让它回到了自己女儿身边。那时的雨归还小,根本就没有能力驱使强大的凝梦。因此,荷静玉设置了这道障碍,只有当雨归自身的能力不断突破变强之时,才能激活凝梦伞相应的能力。

    面对四个117的特种战士,就算雨归是一个天才,她也没有能力战胜这几个同等级的杀手,所以,她只能再度激活凝梦伞的能力:铃歌归凤!

    这是一个更加高级的能量场,拥有极端复杂的变化轨迹,让被锁定的人避无可避。

    但是,雨归也要为此付出代价。变化越复杂,她就会消耗更多的精力去进行运算!

    绚丽的七彩光芒,紧紧地将雨归护在伞下,任由那几个人怎么攻击也无法将之击破。

    雨归跪坐在那里,闭着眼睛,她受的伤很重,她要休息一会儿,哪怕只是十分钟。

    菲璃看着伞下安之若泰的雨归,脸色更加苍白,妒意更深。

    ……

    凝梦伞与赤幽峡谷护罩碰撞产生的那一声巨响,让城市废墟中的楚溪抖了一下。那一声巨响,似乎是来自于灵魂深处,让他的心不由自主地颤抖。

    楚溪手中的短剑随着他这一抖而落在了地上,铿锵一声插入坚硬的地面。

    短剑很锋利,凭借自身下坠的力量就可以插入坚硬的地面。楚溪愣住,笑着摇了摇头,暗骂自己的大惊小怪。弯腰准备将短剑拔出。

    在雨归将凝梦伞插入地上的瞬间,城市的废墟中,血红色的短剑也几乎同时落地。这是很不可思议的小概率事件,然而就是这样几乎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偏生就在这个时候出现了。

    楚溪手中的血红色短剑与雨归手中的凝梦伞同时落地。

    嗡……

    轻微的震动自地上传来,一股晦涩的信息迅速充斥了整个赤幽峡谷,那是一种古老、却又充满灵智的气息,就像是一个饱读诗书的智者。

    血红色短剑刚一落地,立刻变得通红,炽热的气息混合着冰冷的阴寒之气,犹如两条相互缠绕的神龙,刺破云雾,冲天而起。

    凝梦伞也在那一瞬间发生了剧烈的变化,伞面不断旋转,放出数十种绚丽光彩。伞骨下的银铃钉钉作响,略微显得狂躁,失去了平日里的温和之气。这一道绚丽的光柱,冲上云霄数公里,和远处的血红短剑遥遥相应,两道光柱之间,似乎有一种玄妙的联系。

    所有人都看到了这罕见的一幕……无论是峡谷中的人还是峡谷外面的人。有人喃喃出声,看来赤幽峡谷中发生了一些不同寻常的事情。

    楚溪震惊莫名,看着两道直上云霄的光柱。

    雨归抬头看天,秀眉微蹙。她知道自己手中的伞是凝梦伞。能和凝梦遥相呼应的东西,还会有什么?

    宿命的轮盘在这一瞬间运转!可是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宿命吗?如果有,那么宿命终究是什么?

    “冰焰、凝梦!居然是冰焰和凝梦!这两样消失了多年的绝世武器,同时出现在了赤幽峡谷中。”楚溪的脑海中,又出现了那个女孩不可思议的笑声。

    冰焰,原来楚溪一直拿着的短剑,竟然就是五件绝世武器中的冰焰。

    楚溪有一点儿反应不过来。

    短剑中,红色的是火,透明的是冰。原来,冰焰一词是这么得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